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真千金她是花滑女王[重生] > 第87章 第 87 章

第87章 第 87 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半公开训练结束后, 便是开幕式的最后准备时间了。

    开幕式在2月9日的下午20点18分开始,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

    大约9号上午,各国旗手们先是被召集在体育馆前彩排, 下午再是运动员们的彩排。

    每个国家会有几个运动员前来陪他们旗手一同彩排, 而华国则是让冰舞女选手汪娟和双人滑王希文来配苏芙,顺带还让冰球队的几名男球员来撑场面。

    冰球是一种身体冲撞极为激烈的运动,球员们也个个都是体态魁梧的人。

    在球员们的映衬下, 几位女选手显得更加娇小,尤其是个子最矮的徐子茜, 站在里面就像是穿了大人衣服的孩童。

    苏芙抱着旗杆, 裹着羽绒服,莫名的觉得主场馆的风似乎更加刺骨了。

    她看了眼天花板, 自言自语道:“该不会是没有供暖设备吧?”

    其实苏芙猜对了, 现在她所在的体育馆是临时搭建而成。

    平昌是一座只有几万人的海滨城市,他们冬奥会以环保为主题, 就连体育馆都是临时搭建而成, 冬奥会结束后便直接拆除掉。

    体育馆在建设时并未设计供暖设备,但建成后办比赛时冻伤过好几名运动员, 后来才把供暖设备装上去。

    但因时间比较赶的缘故,也可能是之前设计稿并未包含供暖设备, 从而使得整个场馆供暖效果并不算很好, 更是冻得人脑壳疼。

    王希文和王倩一边一个站在苏芙旁边, 冷的发抖:“该不会今天晚上也要挨冻吧 ?”

    开幕式可是要一致开到十点钟的,站在场外的运动员要等着所有表演结束后, 才能开始运动员进场、领导人致辞。

    等于说运动员们要在冰天雪地的室外呆两个小时, 才开始活动起来。

    想到这里, 王希文又有点生无可恋了, 真、真的太冷了。

    “没事,等会贴几个暖、暖宝宝。”王倩提出建议道。

    反正她的暖宝宝就是为了应对开幕式、闭幕式这种情况,从国内拖了整整一箱过来,路上还把自己累得够呛。

    不过话说回来,场馆环境这么恶劣,她们还要在这里住上近一个月,多备点东西还是有备无患。

    她在打包行李的时候,还看到不少后勤人员连方便面都带上了……

    冰球队长人高马大,他挥了挥手让球员们把女选手围在中间,帮她们挡挡冷风。

    “谢谢。”苏芙抬头看了眼对方,礼貌道。

    冰球队长笑了笑,说道:“没事,我们皮糙肉厚。”

    球员们有一下没一下聊起来:

    “你们多大?十六岁了吗?”

    “十五?那跟我妹妹差不多大呢,上高中吧?”

    “明天第一场就是花滑团体赛,紧张吗?”

    花滑团体赛算是第一个比赛项目,所以备受瞩目。

    冰球队员们聊了一下,便聊到其他地方去了。

    “这次是棒子国主场,也不知道赛场会凶残成什么样子。”球员看了眼前方的旗帜,说道。

    “凶残?”苏芙抬头看向说话的人,有点疑惑。

    “看过比赛的都知道,他们爱动手。”球员比划了一下,继续道:“我们冰球还好,你动手我也能动手,大不了就一起被罚下场。”

    “闭嘴,奥运会上冰球是不允许打架。”队长很严肃的说道。

    冰球比赛有可以进行肢体冲突的规定,像是两名球员出现冲突可以进行单挑解决,但是在奥运会是不允许出现打架。

    去年年初时,华国队就已经和棒子国冰球结了仇怨,亚洲联赛时的单挑变成大面积冲突,从而导致赛事中断了。

    这次奥运会上也不知道对方会出什么样的阴招。

    听到队长的话后,球员虽然还有点愤愤不平但是也没有再说些什么了。

    倒是冰球队长叹了口气,继续道:“咱们还算好的,你想想短道速滑队那边……”

    多余的话就算是不说,其他人心里也知道队长的意思了。

    短道速滑队在出发前,还专门就这次比赛给运动员们培训了很久。

    主要是培训如何避开某些国家运动员的黑手,以及怎么样保护自己,避免受到更大的伤害。

    毕竟,某国在短道速滑上的脏手已经是无人不晓的程度了。

    球员们在女选手旁边围成人墙,帮她们当了一部分冷风,这才没有让苏芙等人给冻病了。

    彩排花了两个小时,让彩排的人脾气也跟着升了起来,终于在快要把所有人精力耗尽前,彩排结束了。

    赛委给彩排的选手们准备了专门吃饭的食堂。

    于是,苏芙等人跟着大队人马先去吃了个饭,休息了半个小时后,继续回到原地待命。

    接驳车将不同奥运村的运动员们都接了过来,他们纷纷找到属于自己国家的牌子,然后排队站好。

    人数一多起来后,这里也变得热闹起来,不同语言交织着议论纷纷。

    夜幕降临,室外的温度也渐渐降到零下,不少人都哈着手跺着脚,试图能让自己更加暖和一点。

    运动员们虽然在室外等候,前方的led大屏倒是能同步场馆里的各项表演。

    现在大屏幕正在播放着下午时分的新闻,苏芙抬头一看便能看到各国领导人们抵达平昌的报道。

    姚鑫指着屏幕,说道:“哇,是主席呢!”

    “这次平昌冬奥会,说是邀请了十几个国家领导人。”杨杰对于时事比较了解,继续道:“等会一定要喊的响亮点。”

    华国运动员们全部都穿上了这次冬奥会的国服,全白的长款羽绒服,而女选手们更是在羽绒服里贴了好几片暖宝宝,于是外国运动员跺脚取暖,而华国运动员则是悠然自得。

    在华国侧边方阵是毛国奥林匹克代表队,虽然他们手里的旗帜并不是自己国家的国旗,但是每个人眼里还是满满的憧憬。

    像是他们能参加冬奥会已经是件很不错的事情了,有些战乱国家连来的机会都没有。

    娜塔莎站在方阵的最外圈,她一转头便看到华国方阵前方最为显眼的旗手-苏芙。

    女孩环顾四周一圈,发现并没有人盯秩序便偷偷溜了过去。

    因为距离开场时间还有大半个小时,所以不少运动员都闲聊着,只要你走得不太远就不会有人来管你。

    “苏,你是旗手?”娜塔莎跑到苏芙面前,问道。

    “嗯。”苏芙点点头。

    娜塔莎瞬间羡慕道:“天啊,你真棒。”

    众所周知,能当旗手都是对国家贡献极多的运动员,而苏芙在花滑项目上给华国带来了不少荣誉,所以她当旗手也是很正常的。

    “苏,你们不冷吗?”娜塔莎一边小跳着,一边问道。

    刚她就发现了,华国代表团的女生们像是一点都不冷一样,根本没像她们这样缩头缩脑,直跺脚。

    “我有秘密武器。”苏芙笑了笑,说道。

    她从口袋摸出一个暖身贴,帮娜塔莎贴在手腕内侧。

    毛国女孩感觉到暖意后,瞬间睁大眼睛,惊讶道:“这是什么?”

    “暖宝宝。”苏芙笑了笑,说道。

    站在第一排的冰舞选手王倩连忙摸出几个暖宝宝,递了过去:“来,我这里还有。”

    女孩们靠在一起聊天,顺带还互相推荐一下口红色号,粉底类别什么的。

    娜塔莎长得漂亮,英语也算不错,不少华国男运动员好奇的凑过来,连队伍都有点乱了。

    冰上项目的运动员都是男多女少,又或者说运动员本身就是男多女少的情况,有个长相不错、性格温和的女生出现时,总能引起男运动员们的关注。

    但是,姚鑫觉得这些家伙很丢脸!

    平日里在家里丢丢脸也就算了,今天居然丢脸丢到外面。

    他同队友们互损起来,气氛算是炒到有点火热过头的样子。

    这时,场馆内突然响起沉重、庄严的钟声,而时钟上的时针指向八,分针指向十八。

    姚鑫看了眼时间,感叹道:“818,真好。”

    平昌冬奥会是2018年举办,开幕会挑选了20点18分,而时钟上又能显示是818,真可谓是发了又发。

    各国领导人纷纷出现在观众席,当时钟准时指向20点18分时,钟声缓缓敲响了。

    而这代表着开幕式正式开始。

    洁白的冰面上,五个不同颜色孩子欢快的玩耍着,他们代表着奥运五环。

    而后冬奥吉祥物白虎出现了,带着孩子们来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姚鑫盯着前方转播的屏幕,直接咒骂一声:“四神兽?”

    屏幕里,孩子们的头上出现了星象图,而东、南、西、北都出现一个符号。

    姚鑫曾学过天文,他认出来这明显就是华国四神兽的符号。

    于此同时,华国冰迷们也在观看着平昌冬奥会开幕式,纷纷吐槽:

    【用白虎也就算了,还用我们的四神兽符号?】

    【呵呵,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解说还在说什么凤凰,剽窃我们真的是剽习惯了?】

    【你们还记得上届闭幕式里他们8分钟宣传片里出现的活字印刷术吗?】

    【果然,他们真可谓是无所不作、无所不为。】

    【不过棒子国本来就受我们明清影响很大,所以出现这些元素也不奇怪。】

    【对啊,岛国还不是也有很多华国元素的东西,像是兰陵王、九尾狐。】

    【人家岛国连文字都是我们这边传过去的。】

    【不一样哦,岛国从来没说他们文字里的汉字是自己造出来的。】

    网上的争论有点喋喋不休的样子,而现场的开幕式还在继续中。

    接下来就是五环的升起,上千台无人机展示出来的五环可谓是极为绚丽,就是这是录拍而不是现场升起的。

    后来棒子国解释是因为天气不可控的缘故,才采取录拍的方式。

    不过大伙们都能猜到,之前索契冬奥会未能亮起的五环带来的阴影,让棒子国不想去冒险留下话柄。

    接下来的一系列视频展现出棒子国从古到今以来的变化,算得上是可圈可点。

    沧海桑田,变幻无测的感觉。

    姚鑫盯着屏幕,啧了两声:“我怎么感觉在电视机前看会比较爽呢?”

    他的这句话说的没错,坐在电视机前看视频效果肯定会比较爽。

    屏幕上展现出来的短片不少都是名导演拍出来,尤其是山水的景象更是充满深意。

    像是用老人唱着阿里郎,孩童们伴随着风雨行走在花海中,这一段明显就是表现出经济低迷的现象。

    而花海亮度变化后,萤火虫升至天空起来则是代表着希望。

    再次转场的画面是以门为主,通往未来之境,并根据之前五个孩子长大后的职业,展现出高科技医疗、人工智能、城市规划等等想象。

    而后,这扇led门又变成现场表演的工具,可谓是挺有深意的。

    表演结束后,接下来便是运动员们开始入场。

    第一个出场的是奥林匹克发源地的希腊,他们在解说员的介绍中缓缓走向主席台。

    然后是一队又一队的代表团,挥舞着自己的国旗走了出来。

    最引人瞩目的是汤加某位裸着上半身的肌肉男,他挥着国旗将气氛炒到最高点。

    还有穿着裙子的男选手们,向世人展现着自己民族的特色。

    旗手们个个身怀绝技,像是要把全场观众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因为下届冬奥会是华国举办,所以华国代表队排在倒数第二出场,仅次于东道主。

    苏芙一头乌黑的长发盘了起来,发髻处插着一支很亮眼的发钗,发钗上点缀着白玉石。

    她五官精美,在镜头放大了数百倍的情况下,皮肤光洁无暇。

    观众席里不少棒子国少女,一脸羡慕:

    “天啊,她的皮肤真好!”

    “五官比例真漂亮,我想要整一个微挑的凤眼。”

    “我觉得泪痣好美,淡淡的猩红但却又不是很刺眼。”

    “鼻梁才好看!看上去并不高,但是为什么弧度这么好呢?”

    于此同时,在华国队一出现时,直播平台上边是疯狂的欢呼:

    【啊!小芙蓉好漂亮啊!】

    【咱们的旗手穿那么厚的羽绒服,都这么好看!】

    【这次队服挺好看的,哪里有卖的?想要买一件。】

    【我也想要买一件,感觉设计师用了心思哦。】

    【是因为苏芙穿着好看,要是换个人可能就没有这个效果了。】

    【咦,小芙蓉是不是穿了高跟鞋,感觉她高了不少呢。】

    【没有吧,我看是双平跟运动鞋,不是坡跟的。】

    华国运动员们边走边挥动着手里小国旗,当来到主席台时,大伙都疯狂的冲着上面的华国主席尖叫着。

    姚鑫揽住旁边魏子千肩膀:“啊啊!主席跟我说话了!你看主席对我招手了!”

    “松开!你勒到我了。”魏子千艰难的说道。

    这一届冬奥会最后一个入场的是举着朝鲜半岛旗的朝鲜、韩国代表队。

    当阿里郎的音乐响起时,现场、电视机旁不少人都开始哽咽起来,而当他们看到熟悉的半岛旗,还有同时举着旗帜压轴出场的两国代表队,便开始一边鼓掌一边抹着眼泪。

    这一幕成了平昌冬奥会的经典。

    所有的运动员都登场后,东道主国的领导开始登台发言,他发言简单明了,大约五分钟便结束了。

    接下来的环节,便是最激动人心的火炬传递、以及点燃圣火的时候了。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从场馆外缓缓跑来身着运动服的火炬手们。

    因为这次火炬台是健在场馆外,所以火炬手的传递要在开幕式现场传上一圈,然后再传到最后点燃火把的人手上。

    火炬在一个又一个人手里传递着,有体育圈的老将,也有给国家做过特殊贡献的人,还有年轻的小将们,就像是希望的火焰在世代人的手里传递着。

    最后,火炬传递到棒子国传奇花滑女选手的手里,她冲着镜头招了招手,得到了不少观众的尖叫声。

    她登上高台,点燃了最下面的小火炬台。

    火焰顺着柱子慢慢爬上去,看得人心脏也跟着噗噗噗的跳动。

    最后‘轰’的一声,漆黑的夜幕被点燃了,助燃柱缓缓收了回去,而主火炬台上的火焰在夜幕中熊熊燃烧着。

    主火炬台的点燃代表着平昌冬奥会的正式开始。

    电视机前正在观看开幕式的十几亿的观众,也随着火炬的点燃而尖叫、欢呼着。

    现场观看点燃火炬的运动员们,感受是最为澎湃的。

    徐徐燃烧的圣火,象征着奥运会世代传承的精神。

    而这里聚集着全世界最杰出、最厉害的一群运动员,他们将在剩下的二十天里同世界顶尖远动员们一起竞技,争夺那枚金牌。

    苏芙的眼眸中映出火红的火焰,还有站在最高处的身影。

    奥运会,我来了。

    *

    媒体区里,华国ctv的记者危涛正跺着脚,将正在放在圣火上的镜头收回来,对准华国旗手苏芙。

    他一边看,一边感概道:“苏芙才十五岁就能当旗手,前途无量啊。”

    “花滑运动员的年龄都挺小的。”搭档邱云想了想,继续说道:“不过苏芙确实是匹黑马。”

    刚刚他和危涛一路走过来,听到不少外国记者在讨论华国女单出现的新人-su。

    外媒对于苏芙很感兴趣,尤其是发现对方居然还是开幕式的旗手后,不光是兴趣大增,就连危机感也跟着涨起来了。

    邱云刚刚还听到旁边那组英国记者在讨论,说是这次花滑前三名恐怕要换人了。

    华国女单从来没有想过能在冬奥会上崛起,也没有想过会给其他国家带来强烈的危机感。

    由此看来,苏芙在华国乃至世界上的地位都非常重要。

    开幕式结束后,接驳车便开始将选手们一一送回奥运村,媒体记者有专门的酒店,他们并未住在奥运村里。

    危涛收好器材后,跟着队伍往前走,但却被困在出口处。

    他好奇的看了眼前方,说道:“咦,怎么停下来了?”

    “可能是要等车子吧。”邱云接了句话。

    这次媒体居住的酒店距离奥运村有十公里,距离开幕式的体育馆有近二十公里,算是所有前来参加开幕式的人里最远的一群。

    酒店的居住环境也不算很好,大约和国内经济快捷酒店差不多的规格,就是太远了一点。

    其实记者们对于居住环境倒是没什么意见,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奔波的生活,恶劣的条件。

    像是战地记者,别说环境恶劣了,他们还会有生命安全的问题。

    但是他们不在意居住环境,但却很不喜欢那种交通不便的情况。

    记者的职业病让他们喜欢赶时间,抓紧时间报出新闻。

    这几天,危涛他们前往奥运村做采访时,等接驳车都要等一个多小时,交通极为不方便。

    别说新闻了,他到现在都没法去采访一下花滑国家队那边的选手。

    他听同事说苏芙并不像外表那么清冷,回答记者问题时态度都很好,当然以上这条只针对华国记者。

    “我去抽根烟。”危涛觉得人多挤得难受,于是跟搭档说了一嘴后便找了个空旷地,点燃了香烟。

    徐徐飘起的烟雾,视线透过去看的不太清楚,让人有点大脑放空。

    突然,危涛旁边传来争吵声,他抬头一看愣了愣。

    咦,那不是双人滑选手魏子千和王希文吗?

    这对双人滑选手可是华国最忌于希望夺金的一对,毕竟华国双人滑可是站在世界前列。

    大部分人都知道,这对选手是对感情很深的情侣,但现在听声音像是有人出轨了?

    危涛是体育记者,并不想去挖自家运动员的隐私,他本来准备离开时,转身时却突然撞上了一个人。

    “苏芙?”危涛惊讶的看着对方。

    苏芙应了一声后,指了指另一边角落。

    危涛顺着对方指的方向,看到两名外国记者正在咔咔的拍照,于是连忙轻咳一声提醒着。

    王希文一转头,看到苏芙后便红着眼冲了过去,扯住苏芙的袖子:“陪我回去。”

    “嗯。”苏芙点点头,说道:“教练正好要我来找你。”

    两人离开后,魏子千看了看危涛,问道:“你是华国记者?”

    “嗯。”危涛点点头,欲言又止:“马上比赛了,你们现在的状态还行吗?”

    “行不行都要比赛。”魏子千叹了口气,说道。

    “刚有几个外国记者拍了照,我估计明天就有新闻出来。”危涛很清楚外媒德性,在这种时候估计会大肆宣传华国花滑运动员的情感纠纷,以此来影响选手们的状态。

    某些时候,外媒非常会打这些心理战术,尤其是在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时。

    刚他就发现,那两个外媒正好是意大利记者,而意大利双人滑也恰好跟华国不分上下。

    魏子千摇摇头,说道:“放心吧,我们是专业运动员。”

点击我免费看漫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