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我的婆婆是重生的[七零] > 杀鸡给猴看合一)

杀鸡给猴看合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有一句老话叫做: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但是还有一句话叫做:不能宣传封建迷信。

所以保卫科刘科长一干人等, 最起码刘科长是不相信有鬼的!如此说来,他更是相信有人装神弄鬼,但是其他人么, 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的,但是调查一定是要调查的,这还能不调查?

刘科长这边正问着, 就看街道也来人了,他们街道辖区内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怎么也不可能不过问的。双方会师, 很快决定由厂里负责调查。

说真的,这种事儿, 街道也是不爱沾手的,有别人调查那真是最好不过。

街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简直快的像是一阵风。

刘科长:“……”

看得出来, 你们都是相信真的有鬼。

当然了, 除了调查“装神弄鬼”, 还有就是关于“乱搞男女关系”这个事儿了。

不过因为这件事儿只有一个证人酒蒙子,周群坚决不认, 所以倒是成了各执一词。至于大家相信谁, 这又是另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其实想也知道,大家都是相信酒蒙子的。

按说,周群在群众里的名声比酒蒙子好一点,毕竟酒蒙子好酒, 但是周群还是有个正人君子的名声的。只不过吧,大家仍是不相信他, 毕竟,你让酒蒙子胡诌说醉话, 也说不出那些人名啊。

他压根就不是机械厂的人。

再一个,毒誓也是很有用的。

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了。

赵桂花围观了一会儿,转头儿回家开始裁料子。她家老头儿好几年没做新衣服了,今年高低要做一个的。

“大娘在家呢吧?”门外传来男人的声音,赵桂花起身一看,是一个小伙子,保卫科的。

张三儿进门,笑着说:“大娘,我保卫科的,想问问您昨晚的情况。”

赵桂花:“行,进来说。”

她泡了一杯茶水,说:“来,喝点茶。”

张三儿受宠若惊,赶紧道谢:“哎呦,这怎么好意思,谢谢您了大娘。”

赵桂花:“嗐,谢什么,你们来调查这个事儿,也是为了我们大家伙儿的安全,是好事儿。”

她心里则是感叹,这个时候保卫科管的还真是挺多的,估摸着那些八零后九零后的,都想不到这个时间段保卫科职权有多重要。至于零零后,那就更不用说了。

她说:“小伙子你想问啥,直接问吧。”

张三儿点头:“大娘您叫我小张就行,我叫张三儿。”

赵桂花:“行。”

哎这个名字真常见,之前那个小偷儿也叫张三儿。

张三儿:“昨天晚上,您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赵桂花:“我出去的算是早了,这人岁数大了就睡觉浅,我迷迷糊糊的听到动静儿,立刻就给我老伴儿拽醒了。我老伴儿是厂里的,叫庄老蔫儿,我俩本来以为是闹贼了。我们这一片儿,年后那会儿闹了一次贼。我以为又是这么回事儿。所以我们屏住呼吸听了一会儿,然后就听到关大门的声音。”

“关大门?”

赵桂花点头:“我披着衣服出来,看到是白奋斗正在关门,我就赶紧出去了,紧跟着苏大妈,王香秀,还有后院儿的王大妈一家子,隋家的就都出来了。我们好多人都聚集在了门口。”

“白奋斗是从外面回来关大门?”张三儿赶紧问到了重点,因为周群指认,白奋斗可能是害他的人。所以这个要重点问。

赵桂花摇头,说:“那应该不是的,我出去的时候,白奋斗穿着大背心子大裤衩,还趿拉着拖鞋。虽说现在四月中,天气也暖和了。但是大晚上的就算是出去上公厕都没有这么穿的。还是很冷的。”

赵桂花虽然也不怎么稀罕白奋斗,但是肯定是不会给人泼脏水的,她说:“我们都是听到外面有动静了,外面还有鬼火,这个我确实看见了。白奋斗他们家住在最靠大门的那一间房,他出来得早,看到大雾和鬼火,吓的赶紧关门。这也是为了保证我们大家的安全。”

张三儿点头:“原来是这样。”

他又问:“那你家人当时都出来了?”

赵桂花:“我跟我老伴儿先出来的,后来我小儿子出来了,就是庄志希。也是你们厂子的,在医务室工作。”

“啊,你是小庄他妈啊,我跟小庄可熟了,你看看,这还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我们关系可不错了。”张三儿笑着说:“我们时常聚在一起聊八卦。”

赵桂花:“……”

你们不能聊点什么正经的?

不过她倒是笑着说:“那往后你多来玩儿。”

张三儿:“好。”

他说:“继续继续,您家不止一个儿子吧?”

赵桂花:“对,不过我大儿子不在家,我大儿子是列车员,每个月能有一大半儿的时间不在家。大家陆陆续续出来之后不是让周大妈气的不行吗,很快又散了。”

“那您觉得,周群还有什么仇人吗?”

赵桂花冷笑一声:“周群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他妈周大妈在这一片儿可是人憎狗嫌的,她为人刻薄嘴巴贱,昨天还骂我们断子绝孙呢,得罪的人海了去了。不过要说能专门对付周群的……感觉应该也没到那个份儿上,就算是要对付,也对付周大妈啊!毕竟嘴臭的是她。”

张三儿点头:“了解了解。”

作为保卫科的职工,他可真是见识过这个老太太有多嘴贱多恶毒的。

不过赵大妈这话说得对,厌恶他们家,对付周大妈就成了啊。怎么回去对付周群,其实他心里啊,隐约是觉得,保不齐真的闹鬼……

妈呀,想一想就好可怕。

“那行,大妈我先出去忙,以后咱们回见。”

“好嘞。”

保卫科调查的情况,基本都跟赵桂花说的差不多,虽然周群咬的是有人装神弄鬼。

但是其中难以解释的地方还挺多的,烟雾从哪儿来的,他们检查了整条巷子,完全没有烧过东西的痕迹;鬼火从哪儿来的,这火苗漂浮在半空中,完全不晓得怎么做到的,还有传说中会飘的女鬼。

如果是“飘”,那肯定要借助工具的,可是厕所里的石头是周群自己搬的,也看不出有什么机关。

一时间,刘科长还有点麻爪儿了。

赵桂花是不管别人调查的怎么样的,她让梁美芬看家,自己则是提着篓子和鱼竿,准备出门。

张三儿正在跟刘科长说话,一旁还有王大妈,眼看她出来,张三打招呼:“赵大妈,你这是去钓鱼啊?您这水平可以啊。”

赵桂花:“嗯呐。”

不知道为什么,张三儿感觉赵桂花说这两个字儿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

她骑车出去,王大妈小声:“老赵钓鱼水平奇差,你这提钓鱼两个字儿,都是刺激她。”

张三儿:“不对啊,我记得我刚才过去,看到房梁上还挂了一条鱼啊。”

王大妈:“昨天下午他家老头子钓的,她从买了鱼竿儿到现在,一次也没钓上来。大家一提她就要黑脸的,不过她瘾头倒是挺大,势要一雪前耻的。”

张三儿:“……真是个不服输的老太太啊。”

王大妈笑了出来,说:“可不是,对了,你们还想问啥?咱实话实说啊,我就觉得,这玩意儿不用调查,就是闹鬼了。什么装神弄鬼,就是周群的托词。”

其实这话按理是不该说的,但是王大妈觉得这样大张旗鼓的调查,也挺累的,索性直接说。

刘科长:“胡说,哪有什么鬼?”

他眼神闪了闪,说:“我听说赵大妈的小儿媳身手不错?”

如果真是有人装神弄鬼,总要身手好吧!

王大妈:“你说明美啊,恩,她挺厉害的,都抓了好几次贼了,她可是我们院儿……哎不是,刘科长,你该不会是怀疑她吧?”王大妈狐疑的看着刘科长,无语了:“你想什么呢?怎么可能跟明美有关系啊,她还是身手挺好的,但是她会打架而已。这会打架和会飘可是两回事。再说了,明美嫁过来的时间不长,跟周群家都没有什么太多的牵扯。她吃饱了撑的啊。”

“她外公不是跟周李氏有点矛盾?”

要不说,刘科长能做科长,肯定不是张三儿之类能比的。

他多少还是有些判断的能力的。

王大妈更无语了:“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儿了,我跟你讲,就周大妈跟蓝老爷子的矛盾,在我们院儿都算是小矛盾。周大妈这人啊……你是不了解,她可是特别会得罪人的。再说了,当时她都受到惩罚了,不是你们保卫科关了三天?谁还会找后气儿啊。再说要找也是找周大妈,找周群干什么。”

王大妈觉得,这个刘科长真是想太多了。

刘科长:“那明美出来看热闹了吗?”

王大妈仔细想了想,说:“开始没有,不过后来出来了,她还说要揍周大妈呢。”

刘科长嘴角抽了抽。

既然是人在院子里,那么应该就不是她!

按照大家的说法,白奋斗是关了大门的,那么在院子里的出现的人都不可能是了。

再说,她还要打人……如果真是干了坏事儿,这个时候肯定要降低存在感,躲都来不及,肯定是不乐意出头的。这么看这个明美跟这件事儿应该确实是没关系的。

“她为什么要打人?”

王大妈赶紧解释:“周大妈嘴贱,骂人家断子绝孙呢,大家都想揍她,你看到她的眼睛了吗?白奋斗当时没忍住动手了。”

刘科长的嘴又抽了抽,相当无语了,这周李氏到底是有多讨人嫌啊。能够满院子树敌。

“哇,哇哇……”

正说着,一阵孩子的哭声响起,大家齐刷刷的回头,就看铜来哭的像是一个大傻子,因为昨晚的热闹,他们三兄弟今天都没上学,一个个的都在巷子里玩儿。

“这又怎么了?”

刚说完,就看到赵桂花拎着铜来进来,她高声:“苏大妈,苏大妈赶紧出来,你家铜来拉裤兜子了。”

她这琢磨上个茅房再去钓鱼,刚从厕所出来就看到这小孩儿哥三儿趴在地上斗蛐蛐儿。还不等赵桂花走开,这小子就捂着肚子开始哭……

邻里邻居,总不能不管。

苏大妈匆匆跑出来:“怎么了这是?”

她质问赵桂花:“你把我们家铜来怎么了?”

赵桂花:“哎不是,你要点脸好吗?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家这个肚子疼拉肚子关我屁事儿啊,我还好心给你把人送进来。你倒是想赖我,你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苏大妈:“呃……”

赵桂花:“怎么的?你看我好欺负是吧?”

苏大妈赶紧:“没,不好意思啊老赵,我是让这些破事儿弄得,人都有点糊涂了。你别跟我计较,对不起哈。”她这人能够游刃有余,精明就精明在晓得什么时候说什么话。

现在虽说厂领导走了,但是保卫科都在,她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留下不好印象的。

她赶紧把孩子抱起来,说:“铜来啊,你这是怎么了?别吓唬奶,我我……”

“奶,救命……”银来也跑了回来,身上散发着一股子难以言说的气味儿,而他身后同样味道的是金来,他大一点,倒是还算是有点羞耻心,整个人都怏怏的。

苏大妈:“哎呀,这是吃坏了什么。”

这一下子三个孩子都拉肚子,苏大妈还真是有点扛不住了。她叫着说:“桂花你来帮帮我……”

赵桂花没好气儿:“滚蛋!刚才还想赖我呢,我是疯了才帮你。”

她转头儿就走,可不做那个好人。

钓鱼,今天必须一天全出去钓鱼,不然就得在院子里忍受这个味道了。

苏大妈:“老王,你帮帮我……”

王大妈:“我给你烧水,你赶紧给孩子们换裤子,这好端端的怎么了……”她转头:“刘科长你啊就是瞎想,咱们院的人不会做装神弄鬼这种事儿的。不跟你说了,我去帮忙。”

她小声嘀咕:“就那鬼火,根本不是人为的,分明就是闹鬼了……竟是能瞎怀疑人。”

她说话的同时抬头看向了赵桂花,赵桂花也正好看过来,她无语的撇嘴。

王大妈苦笑一下,随即说:“这吃啥了啊?”

苏大妈红了眼眶:“不知道啊,这怎么还能都拉肚子,你说我家吃的也都一样……”

“好啊!你们家这个小贼!”周李氏突然就冲屋里窜出来了,冲上来就掀了苏大妈一个耳光,快的不得了,她叫骂:“我说我家昨天生的羊-蛋怎么没有了,原来是让你家孩子偷吃了!你家这三个该死的,我儿子在外面遭罪,他们倒是趁着我家没人进来偷东西,我打死你们这一家子贼……”

“你干什么!”

刘科长还没上前,就看白老头风一样的冲过来,直接又甩了周大妈一个耳光,“我忍你很久了,你平日里就欺负人苏大妹子,这还没完没了了。我饶不了你,我饶不了你这个臭老太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针对她!你就是相中了我,你就是嫉妒我对她好,所以故意趁机报复!”

哦豁!

赵桂花已经踏出门的脚步,很随心的又缩了回来。

嗯,不钓鱼了。

四九城胡同儿老年爱情故事,她值得围观。

赵桂花默默的站在了门口,家家户户都出来了,默默的看着这边的情形。

这幸亏刚才问询结束,不少人都去上班了。不然人更多呢。

刘科长扶额,不禁发出灵魂的呼喊,这个院子,到底是有多少事儿啊。他觉得自己都应接不暇了。至于其他的保卫科同志,一个个更是看的激动不已。

没见过,真是没见过。

他们也是见过很多爱恨情仇的,但是真是没见过这个岁数还有爱恨纠葛的。

周李氏脸色一黑,骂道:“你少胡说了,要点脸吧,我能看的上你?你也就配苏大妈这种脏东西。”

白老头冷笑:“你又忘了自己送上门,还脱上衣说对我有意思的事儿了!我就是看透了你是一个什么恶毒的女人,才没有上当受骗。你说人家是脏东西?我看你才是最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周群的师傅有一腿,所以周群进厂才能进电工组。要说你们母子两个也是牛人。真是让我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了。你们是人家夫妻两个一个也没放过。你跟人家爷们有一腿,你儿子就去睡人家老婆。那么大岁数也下的去口!这是恶心透了。”

要说白老头知道的真是不老少啊,谁让他在厂子里这么多年,而且干的是后勤,总是比别人多一点机会能够眼光六路耳听八方的。这一爆料,众人简直是不可置信,一个个瞪大眼睛,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卧槽,他们听到了什么?

这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该听的吗?

送上门脱衣服?还勾了周群师父?

这老太太玩的花啊,怪不得周群如此,这是……有样学样?

白老头跳脚中:“你们一家子没有好东西!”

“我打死你!”

“我……”

现场再次上演全武行,刘科长:“赶紧拉开,给人拉开,这他妈都什么事儿……”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王大妈说明美不可能了。

因为那个矛盾,真的不是大矛盾,你瞅瞅,你瞅瞅眼下这个情况,这他娘的……

他再次扶额,觉得周大妈真是宇宙一朵奇葩了。

而保卫科的其他人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的,没见过,厂里可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景。他们真是恨不能白大叔在多爆料一点呢。会说你就多说点。

嘤嘤,特想搬来这个院子。

张三儿凑近了王大妈,说:“大娘,你们院子还有空房吗?”

王大妈嘴角抽搐:“没有了。”

生硬的三个字。

张三儿惆怅的叹息,真是好失望啊。

这好事儿,他们怎么就遇不见呢,跟这里比起来,他们的大院儿,真是平平无奇吖。虽然也有家长里短的,但是可没这个刺激。张三儿深表遗憾。

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想法。

好想搬过来哦。

刘科长:“……”

就,心很累。

他们折腾了大半天,狗屁没查到,还拉了一场架。

周大妈:“好你个白老头,你自己跟苏大妈不清不楚,还要栽赃我,你休想把话题转移开。我家大前天买的羊-蛋,昨天我儿子就说味道变了,剩下的没吃。结果我刚才发现我家碗柜被人动过,羊蛋汤没了不说,还少了一个馒头,如果不是金来那个三只手吃的还有谁!我儿子也是没吃好这个才拉肚子的!他们也是这样,还不是他们偷吃了?”

周大妈难得这么有理有据,这可不是他多么精明,而是刚才在屋里周群点拨的她。

周群吓到拉裤子,这传出去还要不要名声了,正好推到坏肚子上,也能好听点。

刘科长:“……”

真的,他这一辈子都没像今天这么无语过。

他看着苏大妈,苏大妈哭哭啼啼的,她儿媳妇儿已经去上班了,她一个人抱着三个孩子,一侧的脸肿了起来。说是梨花带雨,这形容大妈不太对,但是确实哭的凄楚,她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拍着三个孩子,说:“你们说,你们说你们是不是偷东西了,你们说。”

金来眼神闪烁,大声:“没有!”

语气坚定。

苏大妈抬头:“你看,我家孩子没有偷的,周大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你不能总是这样冤枉我,我晓得你对白大哥……”

“你胡说,我撕烂你的嘴!”

现场再次激烈起来。

刘科长:“别打了别打了!”

张三儿:“别打了别打了。”

其他保卫科众人:“你们别……唉我去~这他妈谁挠我了,卧槽了……”

现场顿时乱套了。

赵桂花火速的退出战火范围内,眼看自家蠢儿媳妇儿还要上前看闹,她拽住梁美芬,说:“你还不赶紧后退,生怕打不到你是吧?”

梁美芬:“他们最近火气好大啊。”

赵桂花想了想,说:“还是天气热了,这天热就火气大,过几天让老三上山薅点不要钱的草药,咱们熬一点去去火,不然这一天天的光是打架,不过干别的。”

梁美芬深以为然的点头。

赵桂花跟梁美芬正说话呢,却没看见,一个老太太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这不是旁人,正是梁美芬那因为嘴贱抢座而挨了揍的老娘,虽说揍她的那位因为金条已经被关起来了,但是胡婆子还没好利索呢。

她这次来,就是想跟亲家借钱的,她儿子这要死要活的非相中了那个对象。他们做父母的自然要砸锅卖铁敲骨吸髓的给儿子付出。如果不能给儿子付出,那活着还有什么用。

这女子不是个好的,要的忒多,不过她也答应了,缝纫机是一定会陪嫁回来的,所以这么想着,胡婆子还心安几分,觉得这个未来儿媳妇儿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她还是想着这头儿的。

可是他家什么情况,别说是三转一响,三十六条腿儿,就是其中一样,要想拿出来都费劲。亲戚朋友那边是借不出来什么了。现在就指望几个闺女的婆家了。

她最先来的就是梁美芬这边,谁让这边条件最好呢。

其他两个闺女,还是差了几分。

其实这次过来,她心里是有些害怕的,这可不是她怂,而是真真儿如此,她跟赵桂花这个亲家有些接触,晓得这是个泼辣不讲理的,自家女儿回娘家的时候少不得也要说一说这个婆婆的是非。

所以胡婆子是真真儿知道这个人不好惹。

她本来想着,自家女儿是长媳,还能拿点长媳的范儿,拿捏一下那个弟媳妇儿,少不得从她手里捞点好处,然而万万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她就见识到了这个弟媳妇儿的“功力”。

说实话,她想起这个小媳妇儿,还心肝儿颤。

这不,这次过来专门找了这么一个时间,就是为了躲避这个母老虎。

她蹒跚着来到杏花里,一走过来就听到这边格外的热闹,她吃了一惊,啊这……他们都不上班的吗?怎么跟过年似的?她带着疑惑的心情,听着什么“闹鬼”、什么“师母”、什么“保卫科”、什么“考级有猫腻”,还有什么“专挑年纪大的下手”……

反正在这样的话题里,胡老太还是相当迷茫的。

就,这完全听不懂啊。

不过这话题隐隐约约的也让人有几分兴奋。

所以这边的人都在聊着什么?

她本来也是想站这儿多听一会儿的,但是生怕拖一拖,时间过得久了,他家那个小媳妇儿下班,那这借钱的事儿恐怕就不好开口了。毕竟一个家里不止一个儿子,那自然要争抢。

她不想遇见明美,所以只能忍痛放弃了看八卦,一瘸一拐的来到女儿婆家这头儿。

同样是群居的大院子,但是这四合院儿和他们那大杂院儿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这边明显看起来好上不少,她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踏进去,一只脚还没抬起,冷不丁一个踉跄,赶紧扶住门垛子。

这!

这是干啥!

院子里,老老少少的互相对喷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

一个老娘们薅着另外一个老娘们的头发,这个老娘们那脚使劲儿往身边老头儿的关键位置踹,旁边儿还有拉偏架的年轻小媳妇儿,还有几个穿着保安服装的。

他们身边也不消停,三个小孩儿蹲在那里,老远的站在门口都看到他们裤子上的脏东西了,那股子臭味儿啊……有那么一瞬间,胡婆子觉得自己仿佛是在看电影。

真的,除了看电影,还没见过这样火爆的场景。

就在这时,一个老太太一下子被踹出来,她的亲家赵桂花顺手扶住那人,谁曾想这货也不知道是打红了眼还是故意的,直接伸手就挠向了赵桂花。

赵桂花还真没想到周李氏这么丧良心,她好心扶她,她还要趁机打人,这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人往旁边一闪,一个耳光想过去,紧跟着就是一脚。

周李氏往后退了好几步,一下子摔在了白老头的身上,白老头赶紧推开她,大叫:“你他妈个老不正经的别占我的便宜!”

本来还在打群架的诸位都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话还真是……

现场再次陷入大混乱,胡婆子的脸,白的跟白纸一眼,她哆哆嗦嗦的看着赵桂花,就看她叉腰骂人:“周李氏,你个缺德冒烟的,我好心帮你,你还想趁乱打人?我他妈惯的你是吧……”

她嗷一声就冲上去,再次拽住周大妈,直接把人骑在身下,啪啪啪几个大耳光,就跟那母老虎似的。

这一下子真是把人都震慑住了。

“卧槽!”

“我的妈,这老太太发飙了……”

“这也太能打了吧?”

刘科长:“哎我去~大妈,你冷静点,冷静一点……”

他连拖带拽的,给赵桂花拉出了缠斗圈子,因为赵桂花的强势加入,众人都停了手。

赵桂花指着的周李氏,嗷嗷的叫骂,不就问候祖宗十八代吗?谁不会吗?赵桂花还更胜一筹呢。

她是泼妇她怕谁!

胡婆子缠斗着扶着门框,默默的后退,再后退,一直后退,不等进门,转身就跑。要不说梁美芬像谁呢,多少还是遗传了他老娘的。胡婆子也是这样的人,欺软怕硬。

你要是个和气好说话的,她就踩着你没完没了。

但是你要是彪悍跋扈一点,她是屁也不敢放,老实的跟个小绵羊一样。

胡婆子就是这样,本来是打定主意要来借钱的,但是乍一见赵桂花这个彪悍劲儿,她原本八成的心思瞬间就变成了负八成。

别说借钱,她连进门都不敢了。

这娘们发飙起来,可真是妥妥的东北虎啊!

她还要命,虽然儿子的事儿很重要,但是,但是她也不能死啊,这要是出事儿了,以后怎么看着儿子生大孙子?胡婆子撒丫子就跑,心里深深感叹她三闺女说的一点也没错,他家这个婆婆,那真不是个好相与的啊。

他们邻里之间也有打架的,但是这么彪悍的,没见过。她一点也不怀疑,自己要是敢开口,这个老娘们就敢扇人,想到那个老太太被揪起来打的惨状,她瑟瑟发抖,飞快的上了公交车。

再一想这个院子,她的头更是摇成了拨浪鼓。

他们大院儿,邻居之间也时常互相挤兑几句,但是可没见过这种……这个大院儿都是些什么人啊,太他娘的疯狂了吧,竟然打群架,保卫科的人都拉不住。

她呲牙裂嘴,决定以后还是少来。

呃,他们全家,都得少来。

做人,要惜命。

胡大娘这头儿窜的比猴子都快,原本不利索的腿脚都没耽误她的逃跑。

而这头儿呢,作为她的闺女,梁美芬压根没看到自己老娘来了。

来了又走了,她一点也没留意到。

赵桂花指着周大妈,十分嚣张:“你他妈再敢惹我,老娘扇死你!”

周大妈被打蒙了,主要是,她今天挨打也实在是太多了,真是人人都能过来一下子。她气的上不来气,不过却不怎么敢反驳赵桂花。这要是苏大妈,她就上了。

苏大妈顶多外面有个野男人白老头帮衬,一个老头儿不足为惧。只要不打王香秀,白奋斗不可能出手,他是四九城爷们,要面儿。

但是赵桂花不行,人家又有男人又有儿子,这个时候周大妈只恨自己生儿子太少,只周群一个。但凡儿子多一点,这个时候哪里能这么委屈。

她难受的抽泣,不说话了。

刘科长:“赵大妈您少说两句,周大妈您也别哭了。苏大妈……白大叔,你们也都别打了。”

他再一回头看着拉裤兜的三个孩子,无奈的叹息,说:“孩子偷东西是不对,以后好好教育一下吧。”

他心力交瘁,这个时候总算是能体会基层工作人员的不容易了,他说:“你们都别打了,如果在动手,我就要请你们去保卫科了。”

大家一个个神色都敛了敛。

刘科长:“这真不是我说你们,你们一个个年纪都不小了,也该给年轻人做个榜样,你们倒好,比年轻人了火力还旺。你看看,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不觉得给家里的儿女丢人吗?这次就算了,我体谅大家是因为昨晚被吓到了情绪紧张。但是再有下一次,我们保卫科可要管事儿了。”

他这一天,过的比一年都累。

众人一个个互相看着彼此,赵桂花瓮声瓮气:“以后不会了。”

“对对,不会了。”

“我家也肯定不会了。”

大家附和起来。

刘科长:“行了,你们大家都好好想想吧,张三儿,带队回去。”

虽然还有很多没有调查清楚的,但是他这心啊,已经碎成渣渣了,被这些老年人磨的,他摆了摆手,保卫科众人可不像是他们科长这么惆怅,反而是有几分恋恋不舍。

还没看够啊。

刘科长:“收队。”

至于调查的事儿,就交给下面的人干吧,他是再也不想来这个大院儿了。

刘科长雄赳赳气昂昂的带人过来,结果回去的时候,脚步都蹒跚了几分,一副饱受摧残的样子。王大妈一看刘科长这样,觉得自己心里也平衡了不少。她在大院儿还是有面子的啊,最起码她拦着的时候,那打架还少了不少。

你看刘科长,半点用也没有。

其实这个事儿吧,如果刘科长非要较真,那么把他们都带走都是可以的,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一帮老头老太太打群架,说小不小,可说大也真不大啊。

而且这些人多少还是事出有因,他们也不好都给人弄回去。

这年头保卫科都是配木仓的,他们管的其实也是大事儿,小事儿能管,但是你要是给人直接抓了,就尴尬了。少不得别人嘀咕小题大做,拿着大炮打麻雀。

就是可以,但是真没必要。

同理还有小金来,金来是第一次偷东西吗?也不是,但是这年头小孩儿只要不偷钱,偷点吃的都是揍一顿就完了。要说保卫科带走,那么丢的是保卫科的人。

再说,你给这些人弄回去,还不是得吃得喝?

至于白奋斗和周群打架,俩人在院子里打架,也没人报告保卫科,他们是正巧撞上,后来没人提了,刘科长干脆当没看见了。再怎么的,白奋斗那鸟人还是他们保卫科的。

而周群和白奋斗也散开了,就算了。

所以刘科长压根不管了,直接走人。

可就,去你的吧。

他就是这么个心态。

当然了,关于周群师母还有什么婶子的,这个事儿肯定还是会仔细调查的,毕竟这其中可能涉及到了升级考试,这个对厂子来说,比调查闹鬼还重要。

闹鬼这个他们糊弄一段时间就说有人装神弄鬼就完了。至于查不查得到罪魁祸首也没那么重要。

但是关于考级这个,肯定要调查的一清二楚,就像那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在种种考量下,刘科长走人了,他走了,大家也都不打了。

毕竟,都没人主持公道了。

这要是再打下去吃亏咋整!

大家一个个都脚步蹒跚的回家,梁美芬再次见识了自家婆婆的战斗力,觉得又开了眼了,今天又更安分几分。她问:“婆婆,那个……你休息会儿?”

赵桂花:“你去买块豆腐,晚上炖鱼。”

梁美芬:“好嘞。”

赵桂花得意这一口儿,他们家时常做这个菜。

梁美芬走了,赵桂花整理了一下衣服,躺在了炕上,她伸手盖住自己的脸,随即放开,无声的笑了出来……

大家都当她是彪悍老太太,发飙就打人,却不知道,赵桂花这是一石三鸟呢。

如果不是看到亲家母站在门口,她保准不会上去揍周大妈,这叫:杀鸡给猴看。

好在,猴子看了真害怕啊,要不说有点上辈子的经验就是好呢,她也算是很了解这位亲家母了,一家子欺软怕硬的。杀鸡给猴儿看,对他家来说顶顶有用。

果然,胡婆子都没敢进门,至于借钱,更不可能了。

是的,即便是没搭一句话,赵桂花也知道她是想来借钱的。

她可不惯着他家。

有多大头戴多大的帽子,没有钱就别什么三转一响三十六条腿儿,笑不笑死人。好在她晓得这家子除了占便宜没够儿,还胆小。估摸着吓一吓以后这种事儿就很少了。

这是她第一个目的。

达成,√。

她还有第二个目的,就是彻底给周大妈好看,不然这老太太不要个脸,总是上蹿下跳,不咬人膈应人。赵桂花这次揍了她,她肯定会安分很久的,一直安分不可能,但是绝对能安分不少的时间。

清净个大半年也是好的啊。

第二个目的,也达成,√。

至于第三个目的,赵桂花有点微妙了,她的第三个目的就是为了给儿子和儿媳擦屁股。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刘科长怀疑明美了,就冲着王大妈的那一眼,她就断定刘科长肯定是问过这样的话。

虽然她知道肯定是明美干的。

但是别人不能这么想啊,她必须切断这种怀疑。

她利用的就是人的逆向思维,都觉得如果做了坏事儿,肯定要降低存在感。那作为一家人,赵桂花就是要嚣张一点,她跳的越厉害,反而越是显得他们家跟闹鬼没关系。

而且她希望给人一种他们家比较莽的感觉,遇事儿直接动手才是他们家会做的,虽然赵桂花不能从刘科长的行为里判断结果,但是她看着刘科长的状态,隐约猜测,这一点也达成了,√。

她这老太太虽然读书不行,但是也会兵法了啊。牺牲她一个老太太的名声成就三点目的,这真是稳赚不赔啊。

反正她本来也有泼辣的名声。

一箭三雕,可以!

不过哈,赵桂花摸着下巴琢磨,这两个小兔崽子有点东西啊,闹得这么大的阵仗,竟然一点线索也没留下来、又是烟雾又是鬼火的,不晓得是怎么搞的。

还有那些道具……

还别说哈,这玩意儿其实是有点难度的,饶是重生党,赵桂花也不会呢。

不过很快的,她就想到,这两个小兔崽子肯定也不会,但是他们有军师呢,蓝四海那老爷子可不简单。他可比天桥儿杂耍儿会的把戏还多。

赵桂花感叹:“这日子,往后可更热闹了。”

******

蓝四海:“哈切,哈切哈切。”

他蹙眉:“谁念叨我了!”

哪个大胆刁民,竟然在背地里嘀咕老子!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我免费看漫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