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清穿+红楼]那股泥石流 > 第166章 第 6166 章

第166章 第 6166 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要不要这么矫情?

湘云不是很走心的哄了胤糖两句,等到胤糖问她想要什么生辰礼时,湘云的那句 叫我一声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最后才来了一句随便什么都好的结束这个话题。

什么都不缺的人,你还真不知道要送他什么生辰礼。所以每年胤糖生辰的时候,湘云都特别的犯难。

其实不止湘云犯难,就是胤糖也发愁送湘云什么东西。银子她不缺,也不是多喜欢。衣裳首饰也是想要的都有,喜欢的都买的起。

家里有铺子,也有生意,丫头侍从也都听话能干,最爱的各地吃食湘云也最上心,见天的翻看游记,食谱,各地县志,为了一饱口腹之欲,湘云比搞出一骑红尘妃子笑的那位还要夸张。

如今她私宅养的厨子比他一整个阿哥府的还要多。

因着彼此的生日离的很近, 所以每年犯愁的时间都相差无几。

少时,用过晚膳俩人凑到一起打算盘,核帐册。

胤糖要算两笔帐。一笔是他自家生意的帐,一笔是户部国库这次省亲的盈利。

湘云要算三笔帐。一笔是她和宝玉的生意帐,一笔是商业街那边的帐,最后一笔则是女校那边的帐。

湘云不知道胤糖养了多少帐房, 但她这边却养了四个。

负责私宅支出供给的, 峨眉美妆生意的,商业街支出的以及负责女校的。

"我最近在想着将名下哪些营生划到女校帐上去呢。"湘云核完帐, 从一旁抽出一张纸,上面写了她名下的铺子和生意。"那条商业街怎么样?"

胤糖从帐本里抬起头,不是很上心的说了句∶ "可以。"

"两边的商业街租赁收入都归女校,后面的住宅区无论是租金还是售卖的费用则放在私宅这边的帐里。至于商业街上的铺子经营收入,一半是我自己的,另有一部分是在峨眉美妆帐上的。峨眉美妆是要和宝玉分的。江南那边的上进班,要跟李卫分。还有商场那边卖绣品的铺子……."

胤糖说到这里就顿住,猛的看向湘云。湘云被胤糖看得有些遂不及防,不知为何有种心虚和荒沙

"你干嘛,吓我一跳。"湘云心虚,还会先声夺人的嗔了胤糖—句,"一惊一乍的,也不知道怎么好意思说我规矩不好的。"

胤∶".."

觉得自己想多了的胤糖,又听湘云这么说,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复又低头看帐本。

忘记算到哪了的胤糖,不得不再从第一行算起。而看着胤糖继续打起算盘的湘云,悄悄的吐出一口气。

话说,她有什么好心虚的?

翌日,湘云用过早饭,先见了一回图嬷嬷,然后跟图嬷嬷说了一回外聘教授的事。女学不能固步自封,就算请来的女先生都是当前最好的那一批人。但平日里也要隔三差五的请些专业人士到女校教上-两节课。

湘云让图嬷嬷打听打听,有些哪些人愿意过去讲上一两节课,列出个名单来,回头重礼去请。

说完这事,湘云又叫来了之前负责商业街事宜的管事。

商业街那边前期工程已经结束了,官道修好了,两边的铺子都已经修好并且租了出去。但后面的住宅区却因为省亲的事停了快一年的工了。如今各家各户的省亲工程都已经接近尾声了,回收剩于建材的事情也可以做起来了。

不过这个倒也不急,毕竟按着省亲的时间和京城的天气,差不多也要到明年万寿节后才会开工。

交待完商业街那边的事,湘云又见了一回美妆这边的负责人,一直忙了一上午,用过午饭,湘云才带着人去荣国府看宝玉。

宝玉昨天就醒过来了,露珠去的时候宝玉正在跟人说前一日的惊险刺激呢。

凡事只要钱花到位了,不是一股子土豪风便会被人赞一句大气。湘云本就不是个小气的。接了宝玉的委托,办事自是敞亮大气。原本越过王夫人和凤姐儿这两个当家女人插手这种事情挺犯忌讳,也容易得罪人的。但荣国府的情况又与旁处不一样。

底下的人习惯了阴奉阳违,瞒上不瞒下。湘云这边一接手,看似打了王家姑侄的脸,但实际上,这两人现在还蒙在鼓里呢。看着帐上的支出,还真以为那些后续之事都是自家管事安排的呢。

连湘云让元良去找凤姐儿要人这事,凤姐儿身边的人都没叫凤姐儿看到元良,生怕他说出什么来。

荣国府这些猫腻,湘云忒知道了,于是也不故意将这事桶出来就那么稀里糊涂的过着。

见了宝玉,湘云又小声将昨儿的安排说了一回。随即也跟宝玉说了将那些人放出去的用意。

-来给人家一个出身,二来也省得将来不好管理。

宝玉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昨日醒来后,虽说又哭了一场,可晚上仍旧做了恶梦。如今是只要闭上眼睛就是当时血淋淋的一幕。

…要不过两天去寺里住几天?"恶梦这种事情,湘云也不知道怎么办。世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不定多拜拜佛,佛祖就能入梦了。

宝玉摇头∶"老太太和太太定不会再叫我出门了。"

至少年前是别想了。

湘云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不出门便不出门吧,我记得太太那里就有个小佛堂,实在不行你去那里上两柱香,也是那么个意思。"

有的没的说了一回,两人又说起了卫若兰。

宝玉对卫若兰的感激已经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了,说起卫若兰那有孕的侍妾也惨死其中,宝玉还情不自禁的掉了几滴眼泪。

"我有两句非常刻薄的话想说。"张了张嘴,湘云实在忍不住了才打断宝玉,"真的非常刻薄。"

宝玉抽了下嘴角,示意湘云别憋着了。

"我觉得卫若兰也没怎么重视他那有孕的侍…

之前就说了,宝玉和茗烟是得了卫若兰相救保护才得以幸免于难的。但他带来的人却都在这一次的事情里损了命。换个思路,就是卫若兰没有保护自己人而是保护了外人。

"如果再遇到这种事情,马车里坐着的是卫若兰的妻小,那卫若兰是仍旧保护他的朋友还是保护他的妻小呢?"

如果保护妻小,那就是说明卫若兰并不重视侍妾和他的第一个孩子,在他的骨子里侍妾不值-提,庶出子女也不珍贵。

如果卫若兰仍旧保护朋友兄弟,危险来临时丈夫对自己不管不顾,那这样的男人谁特么敢嫁呀。

宝玉没想到湘云还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过换个角度去想,宝玉立马便觉得卫若兰也没有他想的那么好了。

他可以跟卫若兰做兄弟,但他是一定,一定不会将自己的姐妹嫁给卫若兰的。

( ).

宝玉醒了,湘云又问了一回善后的事要如何分工。不过想着宝玉之后要过上很长一段时间的圈禁日子,湘云便知道这事还得她来。

不过卫若兰那里,湘云不准备再去了。只每天让元良以宝玉的名义送些瓜果炖品,其他的都交给林之孝一家,有什么事情只管让林之孝去找宝玉说话。

而贾家下人这边,湘云还是陪着宝玉去了一趟后街。因就在后街,而后街又都住着贾家的下人和宗人,所以贾母和王夫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李嬷嬷到底是同意了湘云开的条件,而其他人家有的接受了湘云开的条件,有的死活都要留在府里。

接受条件的,宝玉就拿着名单去找贾母和王夫人说一回脱籍的事,之后拿着新出炉的脱籍文书和湘云之前许诺的条件送他们离开。

不同意脱籍的,湘云就按之前说的给了银子,宝玉又找了凤姐儿,直接将不愿意离开的安排了个管事的差事,或是从自己身边调走,或是安排到庄子上。

等这些事情都告一段落了,元春的省亲别院就到了验收的日子。

因前期全是宝玉盯着的,就连别院里的一些帐幔等物也都是宝玉挑的花色样式,虽然后来宝玉因着这场刺杀没能再继续监工,但湘云却叫工程队的管事时常入府跟宝玉沟通。

此时终于可以验收了,别说宝玉兴奋的想要去看一眼了,就是贾母听说了,也等不及的叫人套了车跟了过去。

贾母,贾政王夫人,贾赦邢夫人以及凤姐儿贾琏和宝玉都去了。

到了别院,宝玉直接接手了工程队管事的工作,给贾母等人介绍起了别院种种。

就宝玉的眼界和审美,这些人里除了贾政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各种看不惯,其他人都满意极了。

将最后一笔不足十万两的尾款结清,工匠们就彻底退出了省亲别院,而贾母等人也开始琢磨起整个别院要怎么放以及放多少古董摆件了。

来了一次省亲别院,宝玉自然要去隔壁看望一回还在养伤的卫若兰。

贾母等人听说了,也不由跟着宝玉来了隔壁。

就算脑子时常被驴踢的贾政也带着对卫若兰的感谢之心来见这位救了儿子一命的世侄了。

贾家人逛园子的动静不小,这边的下人早就叽叽咋咋的说了起来。正在练字的卫若兰看了一眼自己左手写出来的字,抿唇轻笑。

多励志的人设呀!

与此同时,秦八两和元良一前一后进了屋子,神色各异的对湘云说道∶"姑娘再想不到咱们都查到了什么?"

湘云随手丢了两个桔子给二人解渴,然后才问他们查到什么。

自然是查到那场刺杀就是卫若兰自编自导呀。

"…还真是他。"

"不过咱们这些证据却不足定卫若兰那厮的罪。"都是一些口头上的东西,一无人证,二无物证,别说定卫若兰的罪了,反被他咬一口都有可能。

湘云抿唇,问∶"物证没有倒是可以理解,那人证.…他们不肯出来做证?"

如果没有人证,他们也查不到这些东西。所以问题就出在那些人证上了。

秦八两点头,"那些人都是刀口舔血走黑路的,最忌讳跟官府打交道。"

那条道上的人,也不可能出卖客户信息。给再多钱也不可能,毕竟破了规矩以后就没办法再干这一行的买卖了。

他们也是花了大价钱才从中间人那里打听到这些消息的。

湘云闻言也明白了个中原由,到也不再纠结有没有证据了。

"让人去将宝玉找来。"就算没有证据湘云也要告诉宝玉这件事。

湘云肯定宝玉会相信这个事实,虽然事实又残酷,又无理取闹了些。

宝玉前脚跟着贾母等人回了荣国府,后脚就被秦八两找了来。因是秦八两来找宝玉,贾母等人也不好不叫宝玉不去,只一脸担心的安排了好些人护送宝玉来九阿哥府。

因来的人多,宝玉也没走私宅这边的门,而是按着湘云的交待将贾家那些跟来的人都留在九阿哥府的外下院,然后带着茗烟穿过夹道来了湘云这边。

宝玉一来,湘云就请秦八两和元良将他们查到的消息通通告诉宝玉。

宝玉整个人都幻灭了。

他刚刚才见过卫若兰的呀。

他还正在为卫若兰的荣辱不惊,淡定从容佩服得五体投地,然后你现在告诉他,那些都是假的。

就连所谓的救命之恩都是假的。

那些死去的生命都是他自己买凶害死的。

"人怎么可以这么坏呢?"

看到宝玉这个样子,湘云都替宝玉难过,可更多的却是气愤。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到了草营人命的地步,这样的人真的不配做人。

"他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现在的问题是他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

若是为了银钱,那倒不至于。毕竟这需要很多银钱才能值回成本票价。所以除了要银钱,卫若兰还想要什么呢?

官职吗?

纵观整个荣国府,哪个是有实差事的?若真想走荣国府这条路,他花的那些钱都可以自己捐个官了。就算荣国府出了个贤德妃,但贤德妃还没惠及自己的家人呢,又怎么可能先惠及到外人。

能算计这么一场的人,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如此一来,湘云就真不知道卫若兰到底在算计什么,又想从中得到什么了。

"会不会是亲事?"一旁的秦八两见湘云和宝玉都一副想不通的样子,不由插话道∶"三姑娘到底是贤德妃的胞妹,如今待字闺中,说不定就是冲着这门亲事来的。" .w. 请牢记:,.

点击我免费看漫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