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涅槃 > 第3章

第3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跟凌嵋琳道别之后,我回到家中按照她的建议查了一下自己名下有没有公司一类的东西,因为凌嵋琳告诉我,如果林之臣真的做过什么非法的事情以此来敛财的话,那他一定要洗钱,而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公司。

林之臣既然会做,那就一定不会让他自己留下什么证据,所以我就成了他最好的挡箭牌。

我按照凌嵋琳所说的,找到了她告诉我的那个网址,输入了我的身份证号以后,果真看到在我的名下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了三四家公司,而公司的注册时间都是今年上半年,月份也十分接近。

看着屏幕上的那些东西,一瞬间我有些恍惚,我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装的这么像。他为什么能够在做了这种事情以后还能那么坦然的在我的面前演戏,装出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来欺骗我。如果不是很凌嵋琳今天叫醒我的话,恐怕我还心甘情愿的被他给蒙在鼓里,到时候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在发现林之臣用我的身份做这种事情之后,我便对这个男人再也没有了留恋。既然他不珍惜我同他之间的感情,那我也不必顾及许多,现如今离开他才是我最好的选择。

但在彻底地离开他以前,我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

我关上电脑,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现在是下午三点钟,距离林之臣下班还有一段时间。

随后我收拾收拾又出了家门,只不过这次我没有去找凌嵋琳,而是去了附近的派出所。到了以后,我便告诉派出所里的警察,自己的身份信息被盗用了,名下莫名其妙多出了好几家公司。

接到我的报警以后,派出所的警察同志简单的为我做了一份笔录,随后便告诉我让我回去等消息。

我来这里一趟其实只是单纯的想要做一份备案,如果到时候林之臣的事情东窗事发,我也好有个凭证证明我对自己名下多出来的那些公司是不知情的,这样一来林之臣到时候即便是想要栽赃嫁祸给我,都不会那么容易。

从派出所出来以后,回去的路上我刚巧路过林之臣的公司,在经过他们公司大门的时候,我看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林之臣和黎钰淑。

黎钰淑的头垂得很低,似乎是心情不好,而跟在他身边的林之臣弯着腰耐心地哄着她,时不时地还做鬼脸想要逗她开心。

在看到我就站在公司大门口的时候,林之臣明显地愣了一下,但随即他又镇定了下来,转头跟黎钰淑说了句什么,黎钰淑抬头也看到了我,那一瞬间我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仇恨,那种刻骨的仇恨,但很快她也换上了一副笑脸,弯起嘴角冲我招了招手。

“你怎么过来了?”林之臣大踏步地朝着我的方向走来,他还是跟那天被我撞见他跟黎钰淑一起在家的时候一样,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不得不说,他真的很会演戏,如果不是现在的我已经清醒,怕是又会被他这副镇定自若的样子给迷惑了吧。

“出来逛街呢,碰巧路过这里。”我也对林之臣摆出了一副笑脸,“对了,钰淑她怎么了?我刚刚看她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她昨天又跟她老公吵架了,然后那个男人还动手打了她,所以她今天一天心情都不怎么好,刚刚她又被领导骂了,哭得不行,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安慰她的。”林之臣说完还特意看了我一眼,目光有些小心翼翼,“那个......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我能理解,如果换做是我,我大概也会这么做的。”我冲他笑笑,摆出一副大度的样子。

黎钰淑的丈夫庚桦,我虽然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但在林之臣的口中,这个男人是一个喜欢家暴的人渣,经常会把黎钰淑揍的鼻青脸肿的,所以黎钰淑很怕他,也因为这样,林之臣才会对她十分照顾,因为他也看不惯家暴的人渣。

当然这些全部都是林之臣的一面之词,不过我想,这恐怕也是他之前为了欺骗我而编造的借口,如果不把黎钰淑说的这么惨的话,他又怎么能理所当然的接近她呢。

这不过是林之臣的惯用伎俩罢了。

“对了,既然那个庚桦经常打她,下手还这么狠,那黎钰淑为什么还不肯跟他离婚?早点儿离婚不就能更早地解脱吗?”回去的路上我问林之臣。

“她当然也想过啊,而且也不是没尝试过,但每次都被那个男人用各种方法去阻碍他们离婚的程序,而且钰淑每次提出要离婚的时候,得到的都是一顿更加惨无人道的折磨,时间长了,她也就不敢了。”说道这里林之臣还重重地叹了口气,像是在惋惜些什么一般,“女人啊,嫁人的时候真的要好好地擦亮自己的眼睛,不然的话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听到从林之臣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我的胃里突如其来的一阵不适感,只觉得恶心,我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能大言不惭的说出这样的话,但在恶心过后我又觉得好笑,所以林之臣这应该叫什么?清醒吗?

清醒的人渣。

见我没有接话,林之臣也没有再开口,一路上我们之间蔓延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

到了家门口我就看到林之臣的大伯还有林晓俩人正靠在我们家门口的墙壁上,东张西望地等着我们回来。

“哥,你可算是回来了!我跟我爸在这儿都快等了你一个钟头了!”林晓见我跟林之臣回来了,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越过走到林之臣的面前,倒是她父亲看了我一眼,脸上带着客套的表情。

对于林晓的这种无视,我早就已经习惯了。其实应该说从我嫁给林之臣的那一天起,他们家的人就从来都没有给我好脸色看过,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林之臣的这帮子亲戚,我只知道无论我怎么样去低声下气地试图讨好他们,得到的从来都是白眼和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如果不是当年的林之臣处处维护着我的话,我大概早就选择离开他了。

不过不得不说,也正是当初的这份维护,才让我死心塌地了这么多年,即便是受了再大的委屈,我也依旧对他不离不弃,这么一想自己还真是傻得可怜。

打开房门,林晓就第一个冲进屋子,轻车熟路地把手里的皮包一扔,随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顺手拿起一旁的遥控器就打开了电视,一系列操作下来倒显得她更像是这屋子的主人。

“晓晓,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大伯许是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轻声呵斥了一句。

林晓却丝毫不以为意,尖着嗓子说道:“怎么就没大没小了,这可是我哥的家,在我哥家里,我还要那么约束干嘛,你说是吧,哥?”

说这话的时候,林晓有意无意地在某些地方加重了语气,像是在像我宣誓主权,想告诉我在这里的四个人,只有我是那个外人。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是。”林之臣对林晓倒是很宽容,他对他的那群亲戚都挺不错的从来都是一副好人样,在那群七大姑八大姨的嘴里,林之臣倒是落下了一个很不错的评价。

“想喝点儿什么?”林之臣接过大伯手里提着的那兜子菜放到了厨房。

林晓冲着他喊到:“咖啡!”

看着这两父女坐在沙发上一副主人家的架势,我觉得有些不自在,便也去了厨房,装作给林之臣打下手的样子。

“晓晓那个包,我记得是你送给她的吧。”进了厨房以后,我从冰箱里拿出来了一盒草莓准备清洗一下。

听到我突然这么问,林之臣愣了一下,随后说道:“对,是我送给她的来着,生日礼物。”

“我记得那包应该不便宜吧。”刚刚林晓把包扔在沙发上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眼上面的标志,那是一个著名的奢侈品牌子,之前一直没注意,不过现在看来,林之臣似乎不光是给黎钰淑买过不少奢侈品,哪怕是他的这些亲戚,他也一个也没有落下。

“嗐,什么便宜不便宜的。”林之臣说道这里,抬头看了厨房外面一眼,确定林晓在专心致志的看电视以后,他突然凑过来压低声音对我说,“那其实是个假货,我什么经济水平你还不知道啊,怎么可能买得起真的。就是之前看林晓喜欢,就在她生日的时候送了她一个,反正她也分不清真假,就当时哄她开心了。”

“你这么做,不怕哪天林晓知道了来闹你吗?”

林之臣闻言耸耸肩,“闹就闹吧,她就这么个性子,闹完了也就没事儿了。”

虽然林之臣说得真情实感,一点儿都看不出撒谎的痕迹,但是我却是一点儿都不相信,不过不信归不信,我还是需要点儿证据去证实我的怀疑的。

晚饭的时候,林之臣接了个电话说是公司临时有事需要出去一趟,等他走后,家里就只剩下我和林晓,还有林晓的父亲。

“晓晓,你这个包不错啊,能不能借我一天?”餐桌上我讨好似的对着林晓说道。

“不行,这是我哥送给我的,而且这么贵的包,我怎么可能随便就借出去呢!”林晓白了我一眼,神情傲慢。

我倒是没有意外她会这么说,应该说在我开口之前我就已经料到了她的答复,所以也并没有觉得什么。

不过依照林晓的性格,我知道她最后肯定是会把这个包借给我的,只是在借给我以前,她还是要阴阳怪气嘲讽我一顿的,毕竟能用一只包换来我的低声下气,这对林晓来说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果不其然,在挖苦我一顿之后,林晓摆出了一副大方施舍的样子对我说道:“算了,看在你是我嫂子的份上,我就暂且借给你一回,不过你可要小心着点儿,这包可不便宜,要是弄坏了,你赔都赔不起。”

林晓说完便将包递给了我,我对她陪着笑脸,连连点头表示感谢。林晓看都不看我一眼,转头只顾吃她自己的饭。

我见状起身将包拿进了卧室,找了个地方藏好,免得被林之臣给发现了,到时候也不好解释。

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林晓正在跟她的父亲窃窃私语些什么,一看我出来两人都正襟危坐,好像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然而现在的我并不好奇他们两个刚刚在谈论些什么,毕竟眼下我的目标并不是他们,而是林之臣。

不过从后来林晓和她父亲两人吃饭时的反应来看,他们此前背着我偷偷谈论的那些东西一定是跟我有关的,猜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吃过晚饭以后,原本林晓是想直接住在我家里的,奈何她父亲并不同意,所以最后她只得是不情不愿地跟着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对她的包好点儿。

我嘴上答应着林晓,等她走了以后便立刻打电话给凌嵋琳,让她帮我找一家靠谱的工作室,我要去找人检验一下这包的真假。

只能说凌嵋琳的效率果然是高,没过五分钟她就给我发来了消息,是一家检验机构的名称和地址。

与此同时凌嵋琳还对我说,她之前听到一个跟林之臣在同一所公司工作的朋友说起过关于他们公司的一些传闻,就是似乎有人在背地里挪用公司的公款,但至于是谁一直都没有调查清楚,因为每当他们有人发现问题去调查的时候,那些亏空的公款都会莫名其妙地补上,就好像从来都没有消失过一样。

对此,凌嵋琳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她怀疑那个挪用公款的人就是林之臣。如果真的像凌嵋琳所说的这样的话,那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林之臣能有那么多的闲钱去给黎钰淑还有林晓他们买这么多的高端奢侈品了,因为他用的是公司里的钱!

“你明天找个时间去银行查查林之臣的银行卡流水,看有没有什么很可疑的款项进出,如果有那种大额资金往来的话,那基本就可以确定林之臣就是那个挪用公款的人了。”凌嵋琳如是说道。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以后,我看着自己已经黑掉屏幕的手机愣愣地出神,我怎么都没想到,我跟林之臣之间会有一天走到这个地步。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