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巫女穿成豪门养女后 > 024(震惊新闻1+2更)

024(震惊新闻1+2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第24章

“对, 是她打的。”站出来说话的是工作人员,他看了看江惜的方向, 神色复杂。

“卧槽?”

“卧槽!”

接连有人发出感叹, 前后情绪还不一样。

“后面还有一头。”程冽说完顿了下,看向身后的小弟,叫了其中一个人的名字, “汪少青, 你和邱明他们回头去把那头羊也拖过来。”

宫决突然看了看他,说:“田闵, 你也去。”

叫做田闵的人震惊地张了张嘴:“我也去吗?”他有点茫然, 心想程冽那边好几个人, 还不够扛一头羊?又不是牛。

宫决眉心拧起, 眼底透出点戾气。

一群笨蛋。

他现在才觉得自己手底下的人没程冽的小弟聪明。

宫决:“刚才你们都听见猛兽的叫声了?多跟几个人,免得他们被吞了。”

田闵:“哦哦。”

他转头跟上那个汪少青。

但心里还有点纳闷。

不对啊, 要真是猛兽的话, 他们这几个那不等于是自己送外卖上门?够那老虎狮子吞的吗?

决哥今天也还挺仁慈, 还担心程冽的人死不死。

田闵心底一番吐槽, 但动作是真没耽搁, 赶紧抢马去了。

“真的还有啊?”

“全是江惜猎的?她猎人转世啊?”

“不是, 你们真信是她啊?”

同学们忍不住议论纷纷,大家看法不一。

有人刚躲过大鹅,飞一般地爬过栅栏,翻到了外面, 然后蹲下身好奇地去打量宫决和程冽带回来的羊。

“一箭毙命,没受一点苦。比屠宰场刽子手还专业啊卧槽?”

“宫决, 这真的不是你动的手啊?”那人抬起头问。

宫决不耐地皱起眉头:“听不懂人话?”

那人讪讪一笑,立马就不敢再质疑了。

原身的塑料朋友, 这会儿也忍不住凑了过来,好奇地看着江惜问:“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个啊?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江惜客观陈述道:“你们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比如她根本就不是原本的江惜。

塑料朋友们僵了僵,自觉没趣儿,就退开了。

原身以前还是年纪轻,以为自己平时扮得很楚楚动人、人畜无害。但这帮塑料朋友,其实是看不上她刻意讨好别人的姿态的。她们觉得她少了富家千金的高傲,心里还有点儿把她当好戏看。

现在是彻底没得看了。

这几个人对视一眼,心想。

现在的江惜身上岂止是富家千金的高傲啊……她们都怀疑她是不是已经做到目中无人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程冽的小弟汪少青几个人,还有宫决的小弟田闵都回来了。

他们带回来了剩下的一头羊。

“我靠,还真有?”

“角度、力道都是一样的。”

“……江惜你以前是不是练过啊?”

练过吗?

古国时有逐鹿的习俗。

他们用“鹿”来比喻至高无上的权利。

古国的王逐浑身雪白的鹿,头顶一对金角。

而大巫要逐的便是通体漆黑的鹿,头顶一对银角。

这样的盛会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大巫是决不能失手的,一旦失手,就会让臣民感觉到恐慌。所以对于江惜来说,搭弓射箭,几乎是刻入骨子里的本能了。

驱瘟疫的时候,她甚至还亲手射杀过跂踵鸟。

……

想到这里,江惜轻轻点了下头:“嗯。”

“江家给你报的哪家俱乐部的课啊?我靠这水平,立竿见影啊!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我刚才看了,你箭囊里就少了三支箭对吧?”

有同样爱好这些玩意儿的同学,登时双眼一亮,恨不得立刻把江惜这个技能复制粘贴到自己身上。

哪家俱乐部?

江惜:“你可以看一看《魏氏射法》与《李将军射法》。《仪记》、《礼记》中也有些记载。”

那个同学:?

其他人:???

“你、你就从这里面学的?”有同学愣声问。

没等江惜应声,就有人嗤笑道:“这不摆明了糊弄你嘛?你还真信这样就能学会高超的射箭术啊?”

宫决冷冷插声:“不信还问什么?”

这让江惜多看了他一眼。

这个话很碎的人,也没有那么讨厌了。至少干起活儿是很利落的。很有几分大护法的风采。

程冽在一旁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像是也不太喜欢这些人的说话方式。

他语气平淡地说:“自己不是天才,不要信誓旦旦地说没有见过天才。”

这下他身后的汪少青马上跟着说:“是啊,有的人需要请十个八个老师,才能教会马术。有的人他攀上马背就能无师自通。对人家来说,没准儿就是看两本书的事呢?就像我们程哥一样,躺着考都比你们牛逼。”

程冽被身后的人夸上天,也没什么表情变化。

其他人也见怪不怪了。

因为确实啊……程冽确实是牛啊!不然的话,以他的家境怎么可能在津门高中混得开?

出声打破诡异气氛的是田闵,他纳闷地说:“我们刚才过去没碰上什么猛兽。”

宫决心不在焉地应和道:“嗯,跑了吧。”

田闵有点茫然:“这头羊怎么处理啊?”

田闵想的是,有他们的份儿吗。

这么折腾一顿下来,时间也不早了。青少年饿得快,这会儿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

“去毛,去内脏,洗干净……”江惜回答了他的问题。

啊?

田闵怔怔心想,这是……这是理直气壮地指挥他们去干活儿吗?

宫决:“没听见?”

田闵:“听见了,听见了决哥!”

那头汪少青深知程冽和宫决之间的积怨,顿时像是生怕输了一样,连忙也问:“咱们也去帮忙?”

程冽:“不用了,先把这头处理了。”

他说的是江惜点名要分给他那头。

他其实都没想明白江惜为什么要这样做。

“哎!”几个小弟应声,赶紧抬着羊去斗智斗勇了。

除开补习时间以外,程冽很难得地主动走到了江惜的面前。

他说:“还有一头,我来帮你处理?”

江惜没有拒绝,点了点头,不过嘱咐了他一句:“不要被羊角戳破肚子。”

程冽:“……”

他一时间是真的分不清她是贴心的关怀,还是恶毒的诅咒。

宫决眸光闪动,也上前一步:“我也来吧。”

江惜看了看他,大概审视了一下这个人。宫决被她看得呼吸都不自觉地慢了一拍。

最后江惜只说了一个字:“好。”

……就没了?

她不嘱咐他也注意一下安全?

幸好宫决回头想想,刚才程冽得到的那句关怀也没有多好听,这才放弃了纠结这玩意儿。

这下两位大神都去处理羊肉去了。

大家失去了中心点,就又赶紧投入到了抓鸡抓鸭,和大鹅做抵抗的斗争之中。

那些之前心急的,这会儿也赶紧回头找老师教课。

江惜坐在那里,有点百无聊赖。

她略作思考,突然抬头看向了一个女孩子:“你是班长吗?”

“啊,是,怎么了?”

江惜:“让我们班的多学一点烹饪。”

女孩子:“为什么?”

江惜:“因为一会儿羊肉需要烹饪啊。”

女孩子凶声问:“那你为什么不学?”

江惜:“因为我不喜欢。”

女孩子:“……”不过就在这一瞬间,她突然反应过来,“等会儿,你的意思是,你要把你猎的羊肉分给我们吃?”

江惜:“不然呢?”

古国的王猎到白色鹿之后,会将鹿肉分给自己看重的王公贵族。

大巫也同样会将黑色的鹿肉,分给自己看重的侍从与护法。

这些人都以得到鹿肉为荣。

大魔王不在这里……

嗯,这些人类勉勉强强,就担任起她的侍从与护法的角色叭。倒也没得挑了。

女孩子也饿坏了。

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孜然羊肉串、法式羊扒、香草烤羊腿……

她舔了下唇,重新看向江惜,露出了尴尬羞愧的神情:“对、对不起啊,我刚才对你太大声了。那个是分给我们全班的人对吧?”

江惜:“嗯。”

女孩子终于敢笑出声了:“哈哈哈好太好了!这就去,我这就安排人去!你真棒啊江惜!”

她转身就去找自己的班级成员。

她个子高挑,面容高傲,其他同学也很吃这一套。因为她爸爸、她外公都挺了不得的。

女孩子很快就安排好了哪些人去学烹饪。

她还没忘打发几个人去帮宫决和程冽,不然他们那头羊要等到什么才能吃上啊?

江惜就只管坐在那里,倚着树根,闭目轻轻感受山林间吹拂过的风,带动着天地间的气息。

因为江惜分了羊肉的缘故。

人家俗话说为五斗米折腰是吧,他们这羊肉怎么着也得一百来斤吧?他们饿得前胸贴后背,还没遭过这么大罪呢。为这一百来斤折一下腰不过分吧?

这帮人的想法,是李白听见了都要说一声放屁没这俗语的程度。

反正呢,这些人中间,是终于有人主动朝江惜伸出了点友好的橄榄枝。

他们坐到了江惜的身边。

“哈哈,江惜,你看四班的好不好笑?不知道摔多少个屁股墩儿了……呃,不好笑吗?”

“那个,你的箭术真的是从书里学的啊?”有人不死心地再次起了个话头。

江惜应了声:“嗯。”

“江惜,你的手机在响?”

“嗯?”江惜低头,摸出了手机。她现在对手机的声音还稍显陌生。打开一看,就发现是阏逢给她拨来的视频通话。

没等她接起,那边就挂断了。

对话框里,是阏逢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

【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等你回复我的。不过还是会嫉妒,还有谁可以占据大巫的心神。】

江惜:【羊。】

阏逢很快就又发来了消息:【羊?】

江惜拍了一张周围的环境,发给了他:【大家在准备食物。】

阏逢:【您的手怎么能用来处理这些肮脏的东西呢?我可以来您的身边为您代劳。】

那头的阏逢盯着照片,漫不经心地想。

爪子轻轻划一下,就可以把羊肉分成几块儿了,岂不是比这些人类强多了?

但江惜回复他:【不用。】

阏逢有些失落:【那些人类比我更好用吗?】

江惜:【还行。虽然他们有点聒噪,有点愚昧不开化,容易迷失方向误入歧途,还喜欢讲一些不好笑的笑话……但这里的气氛很祥和,很友好。】

阏逢更失望,且更嫉妒了。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还是没忘记:【比柔兆的笑话还要难听吗?】

柔兆:【我很真诚地请问你,龙的脑子和虫的脑子一样大吗?】

屠维:【这是群。你发错地方了。阏逢你来到这个世界有没有好好学习这些人类工具?】

阏逢:【……】

他这才发现,骂柔兆的话发到他们的四人群里了。这个群是大巫主持建立的。

不过没什么关系。

他还觉得骂柔兆骂得不够大声。

只是不好在大巫面前这样过火……

眼看着大魔王又要打起来了。

江惜:【下手轻点。】

三个大魔王不由开始思考,这句话是让谁下手轻点?是在维护谁?

醋意隐隐约约又翻腾了起来。

江惜:【收拾鳞片骨头和触_手都是很麻烦的。】

大魔王们:【……】

最后大家折腾大半天,一班四班都吃上了鸡和鸭,手艺是寒碜了点儿,少也是真少。

但他们尽力了。

只有程冽和江惜所在的班级得到了饱餐一顿。尤其是江惜的三班同学,撑得都几乎走不动路。老半天了,嘴里都是羊油滋滋的香味儿。

宫决的小弟憋不住说:“我们也出力了,怎么江惜只给程冽分不给决哥分啊?”

这话简直是一下子戳人痛处上了。

宫决转眸,阴森森地看了看他,喉间挤出声音:“你们不是在三班那里蹭了几口吗?还说什么屁话?”

小弟心想您的面子就换几口啊。

程冽的面子换一头呢。

您不生气啊?

不过幸好小弟还有点危机意识,没直截了当地问出来。

不然宫决可能会想把他脑袋拧下来。

“馋死他们了。”

“怎么这么爽呢?”

三班的同学看着周围的其他人忍不住咂嘴。

程冽的同学也忍不住开口:“今天托程冽的福啊!”

“我都快饿死了。下次再搞活动,我怀里一定揣点吃的。”

“哎,你们说江惜是不是喜欢程哥啊?”

这话一出,大家都愣了。

程冽不自觉地抬眸看了看江惜的方向,少女根本没有看他一眼。

她被围起来,突然变得受欢迎极了。

她……并不喜欢他。

程冽冷静地想。

“这是同学爱。”程冽淡淡说。

“好好好同学爱!”大家表示都听您的。今天您是大功臣。

“啥时候能回去啊?我得回去换裤子。”

“我还想洗澡呢,一身粪。爽是真的爽,臭也是真的臭。”大家很快又议论到了别的话题上去。

没多久老师就匆匆过来组织他们下山了。

有人问:“怎么走得这么急?”

老师摇摇头,迟疑地说:“好像有什么事。”

有人觉得还没嗨够,这才刚好好学完技艺,正要大展身手,弥补刚才闹出的笑话呢。居然就这么完了?

也有人巴不得赶紧走,一身脏兮兮的土和粪,大少爷哪吃过这种苦啊?还满脑袋都熏了油烟。

“下次再参加这种活动我是煞笔。”有人恨恨说。

他们很快又搭乘上豪华大巴,等回到学校,又由各自家里的豪车接走了。

江惜是自个儿回去的,因为詹太太不知道她今天放学放得早。

突然看见江惜进门,江太太还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来去迎接:“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怪我,应该打个电话问问你的。”

江惜自然不会生气,她问:“表哥呢?”

一说到这个,詹太太的眉头就紧紧锁住了,眼底透出点愁绪。

她摇头说:“还没好呢,就算好了也不敢出病房。怕出事儿。”

说完,她忍不住了,轻轻抓起江惜的手,小心地问:“您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江惜觉得他不回来很好。

只是詹太太看上去太忧虑了。

她这才开口:“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詹太太整张脸都鲜活了起来:“真的吗?您说,是什么办法?我们想办法去办到。”

她想一定是很难的办法。

江惜轻飘飘地说:“只要他诚心实意地求求我就好了。”

詹太太一愣,完全不怀疑江惜的话。

她也查了查历史资料。

那个时代的大巫,其实就等同于一个国家的王。手中的权利很大,地位很高。因为他们往往被赋予了神秘的色彩,又有通天彻地、沟通鬼神的能力,所以人们也将他们视作神祇顶礼膜拜。

子民有求,神明便会应答。

詹太太重重地点了点头:“多谢阿惜,我一定让他来求你。”

江惜摇头:“没有那样容易的。”

詹太太心道难也得做。

她抛开脸上的愁绪,重新露出笑容:“要先洗澡吗?然后我把果盘点心给你送来?”

江惜连连点头。

她走上楼,还没等走进浴室……“阏逢?”她转过身,看见了攀在天花板吊灯上的龙。

江惜:“……会压垮。”

阏逢这才跳了下来:“我以为您不会发现我。”

江惜:“你的颜色太晃眼了。”

阏逢:“看来还是应该扮成哥哥。”

江惜不理他,垂眸:“还有谁?出来?”

这下屠维和柔兆一块儿出来了。

“我们很担心您,因为那些人类看上去很糟糕。”柔兆温温柔柔地说。

江惜摸出手机递给阏逢:“我拍了个东西。”她调出自己拍的那张万兽跪拜的照片。

阏逢低头一看。

“还算聪明,知道拜我。”阏逢评价那些野兽。

说完,阏逢高兴地眯起了眼,眼底闪烁着寒光:“屠维,柔兆,你们好像没有什么值得被大巫拍下来的地方?”

少女不高兴地鼓了鼓脸颊:“……要打架去山上。我要洗澡了。”

眼看着又要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一收。

大魔王们这才赶紧挤了出去,生怕耽误了大巫沐浴。

江惜睡到第二天还是去了学校。

她现在发现了一点学校的乐趣了。

她喜欢课外活动。

江惜到的时候,班上有的同学正在和那天请假没去的人讲故事。

“你都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我们都看见猛兽了!特别可怕!”

“不过江惜临危不乱啊,大家都又热又累,就她,头发丝都没打湿一根……站在那里,微风一拂,眉眼漂亮得像是融入山林的一幅画。”

作为被八卦的本人江惜,面不改色地走了进去。

这时候有人高举着手机,像是看见了什么惊天大新闻,冲了进来:“卧槽你们看今天的新闻了吗?咱们昨天去的那个地方,真出现了野兽!”

“什么叫真出现了?感情刚才和我讲的是编的啊?”

“别打岔!真的,你们去看,我现在才觉得恐怖……后怕死了。我妈早上都舍不得我走,还说要找学校算账。你们绝对不知道昨天林场围栏外有多少野兽……”那人舔了舔唇,兴奋地说,“最让人震惊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你他妈去当说书先生能饿死!一口气说完行不行?”

“行行。……其实就是,那些野兽里面有华南虎!”

“有华南虎……所以呢?”

“你踏马读没读过书啊?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啊?华南虎!咱们国家08年就已经宣布灭绝的野生华南虎!时隔十几年……终于发现了它们的痕迹。这还是咱们一个学生报上去,有人下来查发现的。这得载入史册吧?”

江惜波澜不惊地歪了歪头。

就这样,他们就这么高兴了?

他们想要的话,还可以用龙鳞多招一些奇奇怪怪的动物来啊。

柔兆还可以抓海底的呢。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