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 番外十七(要赢)

番外十七(要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武枭发现自己竟然梦遗, 第一反应是销毁全部证据。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首先考虑到的是连被子带短裤一起烧了算完。

他把被子什么的都扯下来,扔在地上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打火机。

陆孟很好说话, 基本上对他没有其他的要求, 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许他抽烟。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再者说了就算是有,难道还要在这屋子里点着?武枭对自己这个决定产生了深深的质疑, 他换好了衣服,就站在床边上,对着一堆“罪证”运气。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 他的脑中诡异地闪过一幕熟悉的画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种既视感来得快,去得也快,武枭晃了晃脑袋。

最终武枭没有真的放火, 他打开门听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时间,陆孟这个时间根本没有起来。

而后武枭就像是做贼一样, 抱着一堆床单被罩, 还有裹在其中的短裤,鬼鬼祟祟去了卫生间。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把被子上脏的地方冲洗好了塞进洗衣机,然后面红耳赤地洗自己的短裤。

光是洗个短裤晾在阳台上实在是太扎眼睛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于是武枭灵机一动, 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一起洗了。

最后晾衣服的时候, 把短裤晾在了衣服里面。

消灭了一切痕迹之后,武枭又转了一圈,抽鼻子闻了闻卫生间, 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只有洗衣液的淡淡香气, 这才打开门出去。

结果一出去,陆孟就站在卫生间门口捂着肚子夹着腿, 表情十分难以言喻。

“您是在卫生间里面住下了吗?”陆孟嘟囔了一句,然后就看到武枭上身光着。

他可是个非常离谱的保守派,他夏天的时候,那是宁可热死,也不肯穿短袖的人。

这大冬天的早上,他竟然光着上身从卫生间出来,陆孟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武枭也吓了一跳,瞪着陆孟回手扯过一条大香蕉浴巾,就围在自己身上了,然后说:“你做什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陆孟莫名其妙,钻进卫生间之后尽情释放,释放完了洗漱的时候,发现了阳台上面飘荡的床单被罩,还有一件睡衣的上衣。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武枭其人,瓤子里面乃是乌麟轩本体。

乌麟轩那可是金尊玉贵的皇帝,大小姐本姐,要不是被逼无奈,他会自己洗衣服?

住进来这么长时间,他的床单被罩衣服什么的,可都是家政阿姨洗的。就只有短裤会自己动手洗。

他要是今早上就晾一个短裤,陆孟丝毫不会怀疑。

但是他好端端的洗起了被子,还有上衣?

陆孟刷着牙,走近看了一眼,发现了上衣里面有夹层,伸出一根手指拉着衣领一看——武枭一大早上鬼鬼祟祟想要隐藏的“罪孽”,就都暴露在了陆孟这个老司机的眼中。

“孩子大了……”陆孟叼着牙刷,摇头晃脑地感叹了一番。

不过陆孟可没有寒碜武枭的意思,她洗漱好了出来,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表情一切如常,连问都没有问一句。

反倒是武枭不仅是坐立难安,早饭更是没吃几口就跑了。

陆孟彼时吃完了正在看手机,镜片之后武枭有些急躁地撞出门去,陆孟还轻轻“啧”了一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上辈子乌麟轩还当着她的面自给自足过呢。那才是人间真绝色。

武枭还是太嫩了。

很嫩的武枭一整天上课都在魂不守舍,生怕陆孟闲着屁股疼没事儿干,把他的被子收了,或者发现了他衣服里面的“夹层”。

反正煎熬了一整天回到家,发现陆孟根本不在家。

武枭在空无一人的家里狠狠松口气,跑到卫生间一看,他的衣服和被子都好好地放在那里,没有谁动过的痕迹。

阳台阳光明媚,他洗的都干了。

武枭抱着回到自己屋子,埋在被子里趴在床上,从昨晚上弥漫到今天的羞耻感,才渐渐从他身上褪去。

“嗡嗡”手机响了两声。

武枭拿出来一看,是陆孟。

我是乌岭国皇后:去我爸爸家里吃饭了,晚饭你自己解决,不喜欢做就点外卖。

武枭瘫软着看着手机。他不傻,相反还极其聪明。

陆孟一直都三推四推得不想去她爸爸家里吃饭的,今天突然去了,未必是因为推不过去了。陆孟虽然和她的爸爸妈妈家里都相处得很好,但是武枭早就发现了,这两家人,没有一个管得了陆孟。

仔细想来,陆孟敢拉着他的手朝下塞,不可能不知道这种事情……但是她总是这样,总能用正当的理由,让武枭感觉到舒服和放松。

她怕自己难堪,才躲出去的。

武枭心里很承这个情,但是又觉得满脸发烧,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难堪的,他又不是个废人,这样多正常啊!

他只是不想让陆孟知道,他因为她随手的撩拨,做了多么荒唐的梦,又有多么在意。

一直到陆孟吃过了晚饭回来,武枭才过了那个别扭的劲儿,在屋子里刷题,门就开着。

陆孟打包了一些面包蛋糕的点心回来,都是武枭喜欢吃的。这些是她后妈费倩倩烤的,那个女人嘴碎,还计较,但是每次陆孟真的去了,她也很会讨好。

她知道在陆嘉南心里,陆孟这个大女儿,比他的小儿子要重要得多。而且陆孟自力更生,从来不掺和他们家里的事情,费倩倩可不傻,可不是得好好溜须拍马么。

陆孟平时自己肯定不拿这么多东西回来,但是家里这不是还有一张吃死老子的嘴吗?

武枭自从身体恢复就特别能吃,还喜欢饿,这些小糕点他也就当成零嘴吃。

没人关心他的死活,唯一在意他的人,在这样万家欢庆的日子里面,去和自己的家人过年。

他还会长的。

因此武枭只是声音有些哑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看似和以前一样毫无变化,但是那一天的撩拨和失控,让他们之间产生了一些很微妙的异变。

是武枭过劲儿了,忍不住主动找她说话,陆孟才跟他说的。

他用全身的力气压制着,才没有扑上去抱住她。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想那么做,她竟然在零点之前回来了!

陆孟和他说话更温柔,笑起来更甜美,和他错身而过的时候,会故意擦到他。

但是这其中又有了一点不一样。

陆孟对他甜笑,和这些天对他态度的变化,他都知道,但是……武枭想到什么,面色又沉了下去。

年前陆孟除了买一副对联贴上之外,什么都没有准备。

她注定不可能和武枭一起过年,他们之间的事情更不可能跟家里说,不能带武枭去任何一家。所以陆孟早早就跟他说好,过年他要自己过的。

屋子里静悄悄的,除了客厅里面秒针的沙沙声响,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脑中思想混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

好在陆孟很知道拿捏分寸,或者说拿捏乌麟轩。

刻骨的孤独从武枭的骨子里渗透出来,他的记忆里面,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

不擅情爱如武枭,也能感觉到陆孟的不对劲。

陆孟走近他,逆着灯光站在他面前,穿着一身羽绒衣,脖子上还围着硕大的红色围巾。

她在武枭的底线之外花枝招展,武枭只会眼花缭乱。

她本来只想着这个世界顺其自然的。

思考他要怎样才能光明正大。

其实武枭不抬头,是怕泄露他自己的心虚。

她没有试图和武枭搭话,什么都不问,还跟从前一样态度自然,甚至接下来一连几天,都没有主动和武枭搭话。

他像她的前男友。

陆孟进屋之后,拎着东西到了武枭门口,看到武枭坐在台灯下,桌上铺着卷子,手里正在迅速写着。

那二十七次重启的世界,深刻地印证了这件事。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嘴里还嘟囔着:“过年你怎么不开灯?吃饭了没有?”

这种想法一旦产生,就像星火落在柳絮之中,瞬间燎原。

不过这件事不能急,乌麟轩这种人,如果不是他主动爱你,你无论用什么方式,都是徒劳。

他没有吃一个人的年夜饭,而是坐在沙发上,陆孟每天坐着的那个位置,思考问题。

在家里穿的睡衣,也开始花样百出。

对啊,他怎么把这件事儿忘了,他只是她养在家里的一个前男友的替身。

陆孟把吃的放在他桌子边上,站了片刻之后,见武枭头也不抬,最后就什么也没有说,又出去了。

但是现在她偶尔和武枭离得近了,错身而过,甚至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会感觉到他的在意,和他们之间细小的生物电。

他对着一冰箱热一热就能美味的半成品菜,沉默了好久。

他张了张嘴,手指攥紧手机,用力到青筋鼓起。

等到他被惊醒的时候,手里的手机显示着夜里十一点五十五。

他不再满足于现在这样,他想要光明正大地和陆孟一起上街,去店里,甚至去她的家里。

单独待在一个空间的时候,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无声发酵,粘稠的如同蜜糖和胶,让武枭呼吸不畅,让陆孟也有些紧张。

于是陆孟还和以前一样,用非常自然平和的态度对待武枭。

而他独自留在她的家里,是她不能告知家里的人。

屋子里黑漆漆的,门口门锁在被钥匙转动。

两个人之间某些难以言喻的火苗越烧越旺的时候,迎来了陆孟回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新年。

武枭拿出手机,打开了自拍,看到自己的脸,突然间冷笑了一声。

不明情愫摩擦产生的小火花,让陆孟没法再顺其自然下去。

很快,门开了。

武枭表现得毫不在意,但是除夕夜,外面烟火升空,爆竹不断的时候。

没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对他甜笑,问他吃什么,或者就只是单纯的抱着一个手机玩。

但是武枭不能那样,他做一个替身就很可耻了,他很清楚,他不能表现得太在意,太激动,那样他就输了。

可他又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威胁,陆孟说让他代替她的前男友,却从来没有提出过过分要求。

“武枭?”

她和乌麟轩拥有过那么美好的一生,如果可能,她当然想要复刻。

唯一一个姑姑,拿了卖房子的钱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

武枭睁不开眼睛,眯着眼睛朝着门口看去。

灯也开了。

他像是她豢养的一个见不得人的小兽,掖着藏着,不能和人说起他的存在。武枭在这样的夜里,内心第一次生出了不甘和难以出口的占有欲。

他要赢。

同住一个屋檐下,两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

陆孟喜欢他能吃,知道他的身高和体型都不只是现在这样而已。

她白皙的脸蛋在红色的映衬之下,像武枭梦中红烛上面的灯火一样明亮动人。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_学_官_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