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 第134章 第 134 章

第134章 第 134 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褚鸣涧也是一位军人, 眼下是某集团军的营长。这会儿也从军队紧急赶了回来,足见褚老爷子情况应该不是一般的严重。

    褚鸣涧倒也没有瞒着谢林晚:

    “我爷爷体内的精神力开始失控……”

    老爷子戎马一生,战功赫赫,不但精神力强悍, 更兼稳定性极强。

    之前每年一次的体检中, 针对精神力方面的评分都特别高。甚至相关专家断言, 以老爷子的状态, 应该终其一生都不用担心精神力崩溃事情的发生。

    结果就在老爷子不明原因嗜睡,甚至脏器开始枯竭的时候, 突然开始精神力失控了。于现在的老爷子而言,何止是雪上加霜?

    不但医疗人员无法近前, 就是灵舞者也无法靠近。

    “爷爷他现在,神智明显有些混乱……”褚鸣涧神情难过——

    事实上说混乱都是轻的,老爷子现在根本是个疯子差不多。

    “和一般人精神出问题还不一样,我爷爷好像开始找回从前的记忆了……”

    可结果却是更糟糕。

    属于褚国伟的记忆和属于陆潮生的记忆, 应该是同时出现在褚国伟的脑海里。

    褚国伟眼下根本就像是被活生生撕裂成两个人。

    两种人格的碰撞之下, 褚国伟的神智想不崩溃都难。

    眼下的褚国伟睡着的时候是危险的, 醒来时,危险更是成几何倍数增长。

    “谢小姐, 真的很感谢你愿意跟我跑这一趟。”褚鸣涧仿如刀削一样的英俊脸庞上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感激,“不管谢小姐有没有办法救我爷爷, 这份情, 我们褚家都领了。”

    这世上没有谁的命比谁高贵, 褚家人并不认为,老爷子的命就要用其他灵舞者或者医疗人员的命来换, 可只要有可能, 却还是想要留住老爷子离开的脚步。

    “我会尽力的。”对这些保家卫国的军人, 谢林晚向来敬重,更别说还是褚国伟这般堪称国之柱石一样的存在。

    没想到谢林晚这么镇定,褚鸣涧无疑愣了一下——

    事实上见到谢林晚本尊那一刻,褚鸣涧是失望的,甚至想要立即给父亲打电话,请求再找其他灵舞者。

    毕竟这样美丽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帮到爷爷?别到时候还没怎么着呢,她自己就先吓哭了。到时候不要说救人了,说不得还得哄她呢。

    这会儿看谢林晚平静的模样,却是不自觉生出些信心来——

    说不定,谢小姐,真的能帮到爷爷呢?

    车子刚一驶入褚宅,谢林晚就察觉到气氛的紧绷——

    最中间那栋小楼的周围,全是屏蔽精神力的仪器,十多个穿着防护服的医疗者和几个灵舞者,正焦急的远远站着。

    最靠近屏蔽仪范围的,则是几位器宇非凡、神情严肃的军人。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一身标志性黑色制服,脸上戴着黑色面罩的挺拔男子,赫然正是魈。

    看到褚鸣涧的车子从外面驶进来,站在最中间的高大中年男子率先接了出来,其他几位军人也跟着往这边走。

    车子停好,褚鸣涧当先从车上跳下来,随即快步绕到另一边,拉开车门。谢林晚跟着从车上下来。

    本来一个人肃立原地的魈明显顿了一下。

    “谢林晚?”有惊呼声响起。随即一个穿着防护服的身影小跑着过来。

    另一个同样着防护服的男子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抬高声音:

    “祁宴,回来!”

    听声音可不正是祁凤鸣?

    之前祁凤鸣精神力出了问题,一下陷入了和当初的谢景行一样的困境中。

    那之后,祁凤鸣就彻底沉寂,一直到前几天,出现在治疗那例阿尔茨海默病症的现场。

    虽然不能确定他现在实力如何,却明显已经恢复了精神力。

    眼下会突然出现在褚家,陪着谁过来的不言而喻。

    只尽管祁凤鸣声音愠怒,祁宴却和没听见似的,一直快步来到谢林晚身边,才停下。

    “晚晚,你来了就太好了。”声音中有着他也没察觉的激动——

    正如谢林晚所料,他们这些来自各大世家的灵舞者,全都是陪在谢景旻身侧进的褚家。

    只是和其他灵舞者,包括祁凤鸣在内,对谢景旻的言听计从不同,祁宴心目中一直认定的精神力第一人,却是谢林晚。

    祁凤鸣也跟着到了近前,盯着祁宴的眼神几乎能喷出火来——

    如果说还有谁能让祁凤鸣心悦诚服,那就非帮他摆脱了崩溃状态的谢景旻莫属了。

    而且通过谢景旻,也让祁凤鸣看到了另一种可能——

    原来灵舞者也可以如同谢景旻一般,站到如此让人仰视的高度。

    私下里祁凤鸣和祁岳晟交流过,两人一致认为,想要让祁家更上一个新台阶,没有比追随在谢景旻左右更便宜的了。

    而之前谢家所为,无疑是公然要和谢景旻撕破脸。

    祁家根本一点儿没有犹豫的就选择了站到谢景旻这一边。

    眼下祁宴却公然亲近谢林晚,无疑和祁家已经选好的路是相悖的。

    只毕竟是在褚宅,褚行等人面前,祁凤鸣自然不好当场训斥祁宴,阴郁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的恼火。

    站在他旁边的正是越氏的灵舞者越涓,两人自来关系不错,看祁凤鸣气的不轻,越涓轻笑一声,压低声音道:

    “凤鸣你也不必烦恼……等谢教授出来,不用你说,祁宴就会明白该怎么做……”

    谢景旻已经进去二十多分钟了,想来应该很快就会出来。凭借着谢景旻的神奇手段,褚老爷子自然会很快恢复正常。至于说除了美貌一无所有的谢林晚,在谢景旻面前,根本连当陪衬的资格都没有。

    褚鸣涧明显察觉到了灵舞者之间的暗潮涌动,不觉皱了下眉头,只是父亲没有开口,这会儿又是紧要关头,也没心情揣摩这些灵舞者的心思如何。

    那边褚行已经上前一步,朝着谢林晚伸出手:

    “我是褚行,早就听岳擎提起过你,你叫我褚叔叔就好……”

    “褚叔叔,”谢林晚倒也没同他客气,刚要说话,眉头却是一蹙,声音也跟着紧绷,“老爷子这会儿在哪里?您快领我过去。”

    褚行的父母宫这会儿一片晦暗,分明昭示着老爷子正陷入极度危险之中。

    “怎么了?”明显看出谢林晚神情不对,褚鸣涧就有些紧张。

    “老爷子这会儿怕是有些不好……”

    “谢林晚,注意你的说辞。”祁凤鸣最先冷笑出声,“褚老将军德高望重,可不是你能随意开玩笑的对象。”

    他就说,谢林晚怎么还真就敢来褚宅,现在瞧着,分明是谢家派来搅局的吧?

    就只是他们低估了谢景旻。在祁凤鸣看来,顶多二十分钟后,谢景旻就能帮老爷子恢复正常。这一切注定了谢家不但算计成空,还极有可能因为这件事,得罪褚家。

    “防护服穿上,我带你过去。”一个清冽的声音忽然响起。

    “过去?去……”祁凤鸣沉着脸,下意识就想呵斥,等瞧见开口的人是谁时,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又给咽了下去,却是忽然开口的不是旁人,正是刚才还在几十米开外的魈。

    就是借祁凤鸣三个胆量,他也不敢怼魈一句。

    甚至还下意识的退到一边,给魈闪出一条路来。

    谢林晚点了点头,跟在魈的后面就往里疾走。“褚将军——”看见两人离开,祁凤鸣压低声音道,“谢教授治疗时,向来不允许有旁人……”

    褚行皱了下眉头,略略安排了一下,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褚鸣涧犹豫了一下,悬心爷爷和父亲之下,也跟着往里走。

    两人都是作战型精神力者的佼佼者,很快追上了谢林晚和魈。

    四人很快到了褚国伟的房间外,褚行抢上前一步:

    “两位先等等,我来开门。”

    随即上前,缓缓把门推开了一道缝,下一刻,褚行微微弓着的后背瞬间僵硬。却是无数道强大到可怖的精神力正扑面而来,至于房间内的地板上,正躺了两个人,一个是昏迷不醒的谢景旻,还有一个,则是父亲褚国伟。

    “爸——”褚行惊得魂儿都要飞了,猛地推开门,刚要冲进去,不想本来蜷缩在地板上的褚国伟忽然睁开眼,随即一跃而起,半跪地上,做了个拔木仓的姿势,然后曲指如木仓般对准褚行,做了个扣动扳机的手势。

    明明全是假动作,褚行却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后退,然后“啪”的一声关上门,还没等他站稳呢,头顶上方那里的红木门上就破了个洞。

    “魈警官——”褚鸣涧下意识挡在了门前,看向魈的眼神中隐隐有些哀求——

    爷爷现在这模样,分明是精神力暴动。这样狂暴的程度,魈分明已经有了出手的绝对理由。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控制住老爷子!”谢林晚咬牙——

    老爷子现在的模样,明显就是刺激的狠了,才会发狂。她倒是有帮老爷子的方法,可必须得近距离。

    魈随即欺身上前,褚鸣涧下意识的就想拦一下,却被褚行给拉住:

    “你爷爷之前说的话,你忘了?”

    之前偶尔恢复了一点属于褚国伟的记忆后,老爷子曾再三交代过,要是他真的出现了精神力暴动,家人一定不许因为顾惜亲情,就阻止执法大队,以致给旁人带来麻烦,或者制造危险。

    “褚叔叔,你和褚营长一起进去,”谢林晚随即道,“现在的老爷子怕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一个褚国伟已经够强悍,现在又加上个“陆潮生”,两两叠加之下,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

    魈的实力自然可以控制住老爷子,却依旧有很大几率会受伤。再有老爷子的状态,极有可能还会伤着他自己。

    如果说之前褚行对如此年轻的谢林晚还有些疑虑,等亲眼见识到谢林晚的手段,仅有的那点怀疑就烟消云散——

    竟然还没有见到老爷子本人,就能看出老爷子面临的处境,这样神秘莫测的感知力,褚行也就听传奇故事时听说过。

    当下跟在魈的后面,就进了房间。“褚将军——”看见两人离开,祁凤鸣压低声音道,“谢教授治疗时,向来不允许有旁人……”

    褚行皱了下眉头,略略安排了一下,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褚鸣涧犹豫了一下,悬心爷爷和父亲之下,也跟着往里走。

    两人都是作战型精神力者的佼佼者,很快追上了谢林晚和魈。

    四人很快到了褚国伟的房间外,褚行抢上前一步:

    “两位先等等,我来开门。”

    随即上前,缓缓把门推开了一道缝,下一刻,褚行微微弓着的后背瞬间僵硬。却是无数道强大到可怖的精神力正扑面而来,至于房间内的地板上,正躺了两个人,一个是昏迷不醒的谢景旻,还有一个,则是父亲褚国伟。

    “爸——”褚行惊得魂儿都要飞了,猛地推开门,刚要冲进去,不想本来蜷缩在地板上的褚国伟忽然睁开眼,随即一跃而起,半跪地上,做了个拔木仓的姿势,然后曲指如木仓般对准褚行,做了个扣动扳机的手势。

    明明全是假动作,褚行却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后退,然后“啪”的一声关上门,还没等他站稳呢,头顶上方那里的红木门上就破了个洞。

    “魈警官——”褚鸣涧下意识挡在了门前,看向魈的眼神中隐隐有些哀求——

    爷爷现在这模样,分明是精神力暴动。这样狂暴的程度,魈分明已经有了出手的绝对理由。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控制住老爷子!”谢林晚咬牙——

    老爷子现在的模样,明显就是刺激的狠了,才会发狂。她倒是有帮老爷子的方法,可必须得近距离。

    魈随即欺身上前,褚鸣涧下意识的就想拦一下,却被褚行给拉住:

    “你爷爷之前说的话,你忘了?”

    之前偶尔恢复了一点属于褚国伟的记忆后,老爷子曾再三交代过,要是他真的出现了精神力暴动,家人一定不许因为顾惜亲情,就阻止执法大队,以致给旁人带来麻烦,或者制造危险。

    “褚叔叔,你和褚营长一起进去,”谢林晚随即道,“现在的老爷子怕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一个褚国伟已经够强悍,现在又加上个“陆潮生”,两两叠加之下,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

    魈的实力自然可以控制住老爷子,却依旧有很大几率会受伤。再有老爷子的状态,极有可能还会伤着他自己。

    如果说之前褚行对如此年轻的谢林晚还有些疑虑,等亲眼见识到谢林晚的手段,仅有的那点怀疑就烟消云散——

    竟然还没有见到老爷子本人,就能看出老爷子面临的处境,这样神秘莫测的感知力,褚行也就听传奇故事时听说过。

    当下跟在魈的后面,就进了房间。“褚将军——”看见两人离开,祁凤鸣压低声音道,“谢教授治疗时,向来不允许有旁人……”

    褚行皱了下眉头,略略安排了一下,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褚鸣涧犹豫了一下,悬心爷爷和父亲之下,也跟着往里走。

    两人都是作战型精神力者的佼佼者,很快追上了谢林晚和魈。

    四人很快到了褚国伟的房间外,褚行抢上前一步:

    “两位先等等,我来开门。”

    随即上前,缓缓把门推开了一道缝,下一刻,褚行微微弓着的后背瞬间僵硬。却是无数道强大到可怖的精神力正扑面而来,至于房间内的地板上,正躺了两个人,一个是昏迷不醒的谢景旻,还有一个,则是父亲褚国伟。

    “爸——”褚行惊得魂儿都要飞了,猛地推开门,刚要冲进去,不想本来蜷缩在地板上的褚国伟忽然睁开眼,随即一跃而起,半跪地上,做了个拔木仓的姿势,然后曲指如木仓般对准褚行,做了个扣动扳机的手势。

    明明全是假动作,褚行却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后退,然后“啪”的一声关上门,还没等他站稳呢,头顶上方那里的红木门上就破了个洞。

    “魈警官——”褚鸣涧下意识挡在了门前,看向魈的眼神中隐隐有些哀求——

    爷爷现在这模样,分明是精神力暴动。这样狂暴的程度,魈分明已经有了出手的绝对理由。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控制住老爷子!”谢林晚咬牙——

    老爷子现在的模样,明显就是刺激的狠了,才会发狂。她倒是有帮老爷子的方法,可必须得近距离。

    魈随即欺身上前,褚鸣涧下意识的就想拦一下,却被褚行给拉住:

    “你爷爷之前说的话,你忘了?”

    之前偶尔恢复了一点属于褚国伟的记忆后,老爷子曾再三交代过,要是他真的出现了精神力暴动,家人一定不许因为顾惜亲情,就阻止执法大队,以致给旁人带来麻烦,或者制造危险。

    “褚叔叔,你和褚营长一起进去,”谢林晚随即道,“现在的老爷子怕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一个褚国伟已经够强悍,现在又加上个“陆潮生”,两两叠加之下,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

    魈的实力自然可以控制住老爷子,却依旧有很大几率会受伤。再有老爷子的状态,极有可能还会伤着他自己。

    如果说之前褚行对如此年轻的谢林晚还有些疑虑,等亲眼见识到谢林晚的手段,仅有的那点怀疑就烟消云散——

    竟然还没有见到老爷子本人,就能看出老爷子面临的处境,这样神秘莫测的感知力,褚行也就听传奇故事时听说过。

    当下跟在魈的后面,就进了房间。“褚将军——”看见两人离开,祁凤鸣压低声音道,“谢教授治疗时,向来不允许有旁人……”

    褚行皱了下眉头,略略安排了一下,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褚鸣涧犹豫了一下,悬心爷爷和父亲之下,也跟着往里走。

    两人都是作战型精神力者的佼佼者,很快追上了谢林晚和魈。

    四人很快到了褚国伟的房间外,褚行抢上前一步:

    “两位先等等,我来开门。”

    随即上前,缓缓把门推开了一道缝,下一刻,褚行微微弓着的后背瞬间僵硬。却是无数道强大到可怖的精神力正扑面而来,至于房间内的地板上,正躺了两个人,一个是昏迷不醒的谢景旻,还有一个,则是父亲褚国伟。

    “爸——”褚行惊得魂儿都要飞了,猛地推开门,刚要冲进去,不想本来蜷缩在地板上的褚国伟忽然睁开眼,随即一跃而起,半跪地上,做了个拔木仓的姿势,然后曲指如木仓般对准褚行,做了个扣动扳机的手势。

    明明全是假动作,褚行却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后退,然后“啪”的一声关上门,还没等他站稳呢,头顶上方那里的红木门上就破了个洞。

    “魈警官——”褚鸣涧下意识挡在了门前,看向魈的眼神中隐隐有些哀求——

    爷爷现在这模样,分明是精神力暴动。这样狂暴的程度,魈分明已经有了出手的绝对理由。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控制住老爷子!”谢林晚咬牙——

    老爷子现在的模样,明显就是刺激的狠了,才会发狂。她倒是有帮老爷子的方法,可必须得近距离。

    魈随即欺身上前,褚鸣涧下意识的就想拦一下,却被褚行给拉住:

    “你爷爷之前说的话,你忘了?”

    之前偶尔恢复了一点属于褚国伟的记忆后,老爷子曾再三交代过,要是他真的出现了精神力暴动,家人一定不许因为顾惜亲情,就阻止执法大队,以致给旁人带来麻烦,或者制造危险。

    “褚叔叔,你和褚营长一起进去,”谢林晚随即道,“现在的老爷子怕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一个褚国伟已经够强悍,现在又加上个“陆潮生”,两两叠加之下,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

    魈的实力自然可以控制住老爷子,却依旧有很大几率会受伤。再有老爷子的状态,极有可能还会伤着他自己。

    如果说之前褚行对如此年轻的谢林晚还有些疑虑,等亲眼见识到谢林晚的手段,仅有的那点怀疑就烟消云散——

    竟然还没有见到老爷子本人,就能看出老爷子面临的处境,这样神秘莫测的感知力,褚行也就听传奇故事时听说过。

    当下跟在魈的后面,就进了房间。“褚将军——”看见两人离开,祁凤鸣压低声音道,“谢教授治疗时,向来不允许有旁人……”

    褚行皱了下眉头,略略安排了一下,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褚鸣涧犹豫了一下,悬心爷爷和父亲之下,也跟着往里走。

    两人都是作战型精神力者的佼佼者,很快追上了谢林晚和魈。

    四人很快到了褚国伟的房间外,褚行抢上前一步:

    “两位先等等,我来开门。”

    随即上前,缓缓把门推开了一道缝,下一刻,褚行微微弓着的后背瞬间僵硬。却是无数道强大到可怖的精神力正扑面而来,至于房间内的地板上,正躺了两个人,一个是昏迷不醒的谢景旻,还有一个,则是父亲褚国伟。

    “爸——”褚行惊得魂儿都要飞了,猛地推开门,刚要冲进去,不想本来蜷缩在地板上的褚国伟忽然睁开眼,随即一跃而起,半跪地上,做了个拔木仓的姿势,然后曲指如木仓般对准褚行,做了个扣动扳机的手势。

    明明全是假动作,褚行却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后退,然后“啪”的一声关上门,还没等他站稳呢,头顶上方那里的红木门上就破了个洞。

    “魈警官——”褚鸣涧下意识挡在了门前,看向魈的眼神中隐隐有些哀求——

    爷爷现在这模样,分明是精神力暴动。这样狂暴的程度,魈分明已经有了出手的绝对理由。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控制住老爷子!”谢林晚咬牙——

    老爷子现在的模样,明显就是刺激的狠了,才会发狂。她倒是有帮老爷子的方法,可必须得近距离。

    魈随即欺身上前,褚鸣涧下意识的就想拦一下,却被褚行给拉住:

    “你爷爷之前说的话,你忘了?”

    之前偶尔恢复了一点属于褚国伟的记忆后,老爷子曾再三交代过,要是他真的出现了精神力暴动,家人一定不许因为顾惜亲情,就阻止执法大队,以致给旁人带来麻烦,或者制造危险。

    “褚叔叔,你和褚营长一起进去,”谢林晚随即道,“现在的老爷子怕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一个褚国伟已经够强悍,现在又加上个“陆潮生”,两两叠加之下,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

    魈的实力自然可以控制住老爷子,却依旧有很大几率会受伤。再有老爷子的状态,极有可能还会伤着他自己。

    如果说之前褚行对如此年轻的谢林晚还有些疑虑,等亲眼见识到谢林晚的手段,仅有的那点怀疑就烟消云散——

    竟然还没有见到老爷子本人,就能看出老爷子面临的处境,这样神秘莫测的感知力,褚行也就听传奇故事时听说过。

    当下跟在魈的后面,就进了房间。“褚将军——”看见两人离开,祁凤鸣压低声音道,“谢教授治疗时,向来不允许有旁人……”

    褚行皱了下眉头,略略安排了一下,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褚鸣涧犹豫了一下,悬心爷爷和父亲之下,也跟着往里走。

    两人都是作战型精神力者的佼佼者,很快追上了谢林晚和魈。

    四人很快到了褚国伟的房间外,褚行抢上前一步:

    “两位先等等,我来开门。”

    随即上前,缓缓把门推开了一道缝,下一刻,褚行微微弓着的后背瞬间僵硬。却是无数道强大到可怖的精神力正扑面而来,至于房间内的地板上,正躺了两个人,一个是昏迷不醒的谢景旻,还有一个,则是父亲褚国伟。

    “爸——”褚行惊得魂儿都要飞了,猛地推开门,刚要冲进去,不想本来蜷缩在地板上的褚国伟忽然睁开眼,随即一跃而起,半跪地上,做了个拔木仓的姿势,然后曲指如木仓般对准褚行,做了个扣动扳机的手势。

    明明全是假动作,褚行却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后退,然后“啪”的一声关上门,还没等他站稳呢,头顶上方那里的红木门上就破了个洞。

    “魈警官——”褚鸣涧下意识挡在了门前,看向魈的眼神中隐隐有些哀求——

    爷爷现在这模样,分明是精神力暴动。这样狂暴的程度,魈分明已经有了出手的绝对理由。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控制住老爷子!”谢林晚咬牙——

    老爷子现在的模样,明显就是刺激的狠了,才会发狂。她倒是有帮老爷子的方法,可必须得近距离。

    魈随即欺身上前,褚鸣涧下意识的就想拦一下,却被褚行给拉住:

    “你爷爷之前说的话,你忘了?”

    之前偶尔恢复了一点属于褚国伟的记忆后,老爷子曾再三交代过,要是他真的出现了精神力暴动,家人一定不许因为顾惜亲情,就阻止执法大队,以致给旁人带来麻烦,或者制造危险。

    “褚叔叔,你和褚营长一起进去,”谢林晚随即道,“现在的老爷子怕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一个褚国伟已经够强悍,现在又加上个“陆潮生”,两两叠加之下,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

    魈的实力自然可以控制住老爷子,却依旧有很大几率会受伤。再有老爷子的状态,极有可能还会伤着他自己。

    如果说之前褚行对如此年轻的谢林晚还有些疑虑,等亲眼见识到谢林晚的手段,仅有的那点怀疑就烟消云散——

    竟然还没有见到老爷子本人,就能看出老爷子面临的处境,这样神秘莫测的感知力,褚行也就听传奇故事时听说过。

    当下跟在魈的后面,就进了房间。“褚将军——”看见两人离开,祁凤鸣压低声音道,“谢教授治疗时,向来不允许有旁人……”

    褚行皱了下眉头,略略安排了一下,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褚鸣涧犹豫了一下,悬心爷爷和父亲之下,也跟着往里走。

    两人都是作战型精神力者的佼佼者,很快追上了谢林晚和魈。

    四人很快到了褚国伟的房间外,褚行抢上前一步:

    “两位先等等,我来开门。”

    随即上前,缓缓把门推开了一道缝,下一刻,褚行微微弓着的后背瞬间僵硬。却是无数道强大到可怖的精神力正扑面而来,至于房间内的地板上,正躺了两个人,一个是昏迷不醒的谢景旻,还有一个,则是父亲褚国伟。

    “爸——”褚行惊得魂儿都要飞了,猛地推开门,刚要冲进去,不想本来蜷缩在地板上的褚国伟忽然睁开眼,随即一跃而起,半跪地上,做了个拔木仓的姿势,然后曲指如木仓般对准褚行,做了个扣动扳机的手势。

    明明全是假动作,褚行却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后退,然后“啪”的一声关上门,还没等他站稳呢,头顶上方那里的红木门上就破了个洞。

    “魈警官——”褚鸣涧下意识挡在了门前,看向魈的眼神中隐隐有些哀求——

    爷爷现在这模样,分明是精神力暴动。这样狂暴的程度,魈分明已经有了出手的绝对理由。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控制住老爷子!”谢林晚咬牙——

    老爷子现在的模样,明显就是刺激的狠了,才会发狂。她倒是有帮老爷子的方法,可必须得近距离。

    魈随即欺身上前,褚鸣涧下意识的就想拦一下,却被褚行给拉住:

    “你爷爷之前说的话,你忘了?”

    之前偶尔恢复了一点属于褚国伟的记忆后,老爷子曾再三交代过,要是他真的出现了精神力暴动,家人一定不许因为顾惜亲情,就阻止执法大队,以致给旁人带来麻烦,或者制造危险。

    “褚叔叔,你和褚营长一起进去,”谢林晚随即道,“现在的老爷子怕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一个褚国伟已经够强悍,现在又加上个“陆潮生”,两两叠加之下,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强。

    魈的实力自然可以控制住老爷子,却依旧有很大几率会受伤。再有老爷子的状态,极有可能还会伤着他自己。

    如果说之前褚行对如此年轻的谢林晚还有些疑虑,等亲眼见识到谢林晚的手段,仅有的那点怀疑就烟消云散——

    竟然还没有见到老爷子本人,就能看出老爷子面临的处境,这样神秘莫测的感知力,褚行也就听传奇故事时听说过。

    当下跟在魈的后面,就进了房间。

点击我免费看漫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