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怀了病弱反派的崽 > 第89章 第 89 章

第89章 第 89 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小说阅读APP下载,免费无广告 点击下载

    游封看了眼自己指骨关节处, 白湫扎得歪歪扭扭的蝴蝶结,道:“因为我认识那些字,墙上写了进入的办法。”

    他说的字, 就是湛启等人勉强能够辨认的《碎星谱》。

    湛启也觉得颇为奇怪, “你居然认得那种字体?”

    他能认识“碎星谱”三个字都是连蒙带猜的, 游封居然能够看得懂上面写的所有字?

    要知道那些字还是损坏了大半的。

    游貉躲在一边小声嘟囔, “早知道了干嘛不说。”

    游封忽然对着阿罗道:“若我没猜错,方才的石洞, 其实并不是万骨枯里的那一个吧?”

    蛛王:“什么玩意?”

    他们明明就从万骨枯进入的石洞啊,里头还有之前游封生活过的痕迹呢,怎么这会儿又说不是那一个了?

    阿罗忽然感叹了一声,“你好聪明啊!”

    也好敏锐,连这个都发现了。

    游封声音有些冷淡,“没什么聪不聪明的,我在那个山洞里生活过很久,我住过的山洞中, 碎星谱只写了一半, 而刚才的石壁上面, 碎星谱的内容是完整的。”

    当年他靠着石墙上一半的内容, 一边修炼一边摸索, 当中走了不少弯路, 好几次险些被前来偷袭的魔物给杀了, 所以这么些年过去, 还会时不时的收到魔气紊乱的困扰。

    然而方才他粗略地扫了一眼石墙上的内容, 就能够确定, 他们此时看到的, 和当年的不是同一个。

    阿罗为他鼓起掌来, “你说得没错,我带你们去的那个是万骨枯,又不是万骨枯。”

    蛛王彻底被他们给说混了,那边游稷父子三人更是一脸问号。

    “简单点说吧,你可以把它看做有两个世界,一个是万骨枯,也就是秘境之外的世界,还有一个是秘境之内的世界,只不过看起来和万骨枯很像而已。”阿罗好心,又给解释了一番。

    白落梳理了一下,能够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在进入山洞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进入秘境了?”

    阿罗打了个响指,“没错,但是到了山洞也没用,你们还缺一把钥匙才能够打开秘境的那扇大门,这也是秘境的第一关。我带过好些人到那个山洞里面,最后他们都是无功而返,只有很少一部分能到这儿来呢,所以你们很幸运,居然有人能认出墙上的文字。”

    是有些巧合。

    但游封却不打算继续说些什么,他牵着白湫的手,沉默地往前走。

    穿过石壁上的那个光圈,他们被传送到了一处密林当中,此处鸟语花香,阳光正好,像个世外桃源一般,只是在此处站着都叫人感觉心旷神怡。

    远处连绵起伏的青山,奔腾而下的瀑布,以及在溪边饮水的各种灵气十足的动物。

    这些动物,有的他们压根连见都没有见过,有的更是只存在于古籍当中。

    刚到的时候,大家伙儿已经欣赏过这里奇妙的美景了,现在步步往前走,景象还在不断地变化,一只在三界已经消失的猕猿从他们身边拉着树枝快速翻越往前。

    树叶因猕猿的动作而簌簌掉落,有几片落在蓬木的头上,他将叶子摘下,放到鼻子下用力嗅了嗅,闻到一股清新的香气,这才有种真切感。

    他们是真的进入到了上古秘境啊……

    白湫也有些感叹,四周的景象是真的很美,就像身处在一片原始丛林当中,触目所及都是绿色。

    所有人在阿罗的带领下顺着羊场小路往前走,唯有小八不太听话,一会儿要去捉蝴蝶,一会儿要到河里去捉鱼,还喜欢摘路边的花花草草往嘴巴里面塞。

    鄞尘烦恼不已,将他拉住,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拿出个法器,把他两只手都捆了起来,这才稍微太平了一点儿。

    阿罗又叫湛启背着她往前,湛启不太擅长拒绝别人,况且这小姑奶奶目前得供着,他便任劳任怨背着阿罗走在最前面。

    阿罗手中拿着根狗尾巴草,带着他们往前的同时,突然冒出了一句话,“以前我哥哥就是这么背着我的。”

    她说话的声音并不响,后面的人在聊着其他的话题,所以这话应当是说给湛启一个人听的。

    湛启脚下顿了顿,继续往前。

    “她以前总爱背着我在村里四处乱跑,还会带我去放风筝,给我捉小鱼小虾吃,特别好吃,可惜我现在都快要忘了那是什么味道了。”说着说着阿罗的声音低落下去。

    湛启忽而有些心疼背上的姑娘,也许她并不是生来就这样,而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你的家在哪儿?”

    阿罗想了想,道:“就一个小村庄而已,现在早就没啦。”

    湛启又问:“那你哥哥呢?”

    阿罗道:“他死了,在我被人杀了埋在花海里之后,他为了给我报仇,杀了仇人也死在了花海当中。”

    湛启听她说得轻描淡写,内心却忍不住情绪翻涌,这种经历,对小姑娘来说,是永远的伤痛吧……

    他正想说几句话来安慰安慰阿罗,却听得身后一阵“咯咯咯”的笑声,清脆悦耳,“你相信了对不对!你相信了我刚才说的,是不是?”

    湛启的沉默换来了阿罗更大的笑声,“哥哥,你真好骗啊,阿罗随便编个故事你就相信了,阿罗是曼陀罗花啊,怎么会有哥哥呢!”

    湛启抿住双唇,决定不再听这丫头说话,专心往前走。

    他的身后,一行人跟得很紧。

    而在赶路过程中,时间长了白湫便觉得有些吃力,因为小路绵延而上,变成了蜿蜒曲折的山路,走起来比在平地山要更难,更何况她现在肚子里还揣了一个,虽说对身体的影响不大,但看看连蓬木他们都大口喘气的模样,就知道这山路的确不好走了。

    领头的湛启速度也慢了下来,阿罗好心提醒他们,“不能停哦,一会儿天就要黑了,如果不能到达山顶的话,会遇到可怕的东西。”

    黑鹰拉了把走在最后的班冬,二人跟上去,游稷也有些体力不支,走这条山路又不能用法术,光凭两条腿,实在是有些不道理。

    走到一半,天上的太阳开始逐步西斜,有落山的趋势,众人被迫加快脚步。

    游封因害怕伤到孩子,便弯腰抱着白湫往前,多亏他体力好,便是抱着一大一小也没有掉队,还紧随湛启后面抵达山顶。

    山很高,好不容易到达了山顶,众人擦了擦头上的汗,刚打算坐下休息一会儿,就看见黑鹰神色有些怪地说道:“我的法术被禁了。”

    其他人听闻,纷纷探了探自己的状况,都露出了和黑鹰一样的神情。

    他们的法术都被禁用了,体内的灵气很充裕,但就是没有办法使用法术。

    阿罗看着他们,笑道:“自然,在元伯伯这儿,连阿罗都没办法使用法术。”

    鄞尘问:“元伯伯是谁?”

    阿罗指了指羊场小路的尽头,在茂密的树丛中,有一所小房子隐藏其中,仔细瞧去,还能看见里面有晃动的烛火。

    “元伯伯就是这座山的主人,那儿就是他住的地方。”她说着手指又指向小八,“你们不是想救他吗?元伯伯的后院里种了好多树,那树上长得东西就能救他哦!”

    班冬觉得格外惊讶,“秘境之中还有人居住?”

    还说这座山都是他的?

    那得是个什么人?能在这种地方占山称主?

    阿罗从湛启背上跳下来,“是啊,不过元伯伯的脾气有些古怪,你们要想拿到东西恐怕还不容易嘞。”游稷压根不想救那个神魂不稳导致痴傻的小八,于是问:“秘境中的宫殿在哪儿?我们想到那去。”

    阿罗耸了耸肩膀,“那也得经过元伯伯的同意才行,天已经黑了,大家快些到元伯伯那去,一个人在外面,会死的哦。”

    众人神色一变,连忙跟上阿罗的脚步。

    白湫感觉握住她的那只手紧了紧,她也跟着紧张起来,居住在上古秘境当中的人,真的会欢迎他们的到来吗?

    阿罗走在最前方,带着他们穿过被茂密枝叶遮盖的小径,走向那扇紧闭的门扉。

    这处院落一看便是隐居之人所住,古朴简单,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用的材料都是以木头和茅草为主。

    阿罗率先上前扣响木门,她一边敲门一边道:“元伯伯,开开门。”

    里面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出,却无人前来开门,“阿罗,你知道规矩的,我这儿住不下这么多人。”

    既是这座山的主人,在他们爬山的时候,这位元伯伯便知晓来了多少人。

    他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可容不下这么多人。

    阿罗面露苦恼,转身道:“元伯伯说得对,这儿顶多能住下一半的人,还有一半得留在外面过夜。”

    游稷数了一下,进入秘境的一共十三个人,“也就是八个人能进去?”

    他算数不是很好,随便乱估一下。

    阿罗叉腰,白眼翻上天,“才不是,元伯伯这儿最多最多只能住七个人,我也算在内的话,你们只能选六个。”

    游貉眼看天就快要黑下来,听阿罗之前的描述,天黑之后会出现很恐怖的东西,他不想在外面待着,“那我先进去。”

    黑鹰站得离他较近,想也不想就拽住了他的后领,阻住了他进门的脚步。

    阿罗拦在门口,“你凭什么先进去,我们这儿是有规矩的好不好,你再这样横冲直撞,小心我现在就把你送下山去。”

    游貉不说话了,归根到底还是被之前的巴掌给扇出了阴影,此时压根不敢反驳阿罗。

    班冬看着阿罗,“规矩是什么?”游稷压根不想救那个神魂不稳导致痴傻的小八,于是问:“秘境中的宫殿在哪儿?我们想到那去。”

    阿罗耸了耸肩膀,“那也得经过元伯伯的同意才行,天已经黑了,大家快些到元伯伯那去,一个人在外面,会死的哦。”

    众人神色一变,连忙跟上阿罗的脚步。

    白湫感觉握住她的那只手紧了紧,她也跟着紧张起来,居住在上古秘境当中的人,真的会欢迎他们的到来吗?

    阿罗走在最前方,带着他们穿过被茂密枝叶遮盖的小径,走向那扇紧闭的门扉。

    这处院落一看便是隐居之人所住,古朴简单,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用的材料都是以木头和茅草为主。

    阿罗率先上前扣响木门,她一边敲门一边道:“元伯伯,开开门。”

    里面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出,却无人前来开门,“阿罗,你知道规矩的,我这儿住不下这么多人。”

    既是这座山的主人,在他们爬山的时候,这位元伯伯便知晓来了多少人。

    他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可容不下这么多人。

    阿罗面露苦恼,转身道:“元伯伯说得对,这儿顶多能住下一半的人,还有一半得留在外面过夜。”

    游稷数了一下,进入秘境的一共十三个人,“也就是八个人能进去?”

    他算数不是很好,随便乱估一下。

    阿罗叉腰,白眼翻上天,“才不是,元伯伯这儿最多最多只能住七个人,我也算在内的话,你们只能选六个。”

    游貉眼看天就快要黑下来,听阿罗之前的描述,天黑之后会出现很恐怖的东西,他不想在外面待着,“那我先进去。”

    黑鹰站得离他较近,想也不想就拽住了他的后领,阻住了他进门的脚步。

    阿罗拦在门口,“你凭什么先进去,我们这儿是有规矩的好不好,你再这样横冲直撞,小心我现在就把你送下山去。”

    游貉不说话了,归根到底还是被之前的巴掌给扇出了阴影,此时压根不敢反驳阿罗。

    班冬看着阿罗,“规矩是什么?”游稷压根不想救那个神魂不稳导致痴傻的小八,于是问:“秘境中的宫殿在哪儿?我们想到那去。”

    阿罗耸了耸肩膀,“那也得经过元伯伯的同意才行,天已经黑了,大家快些到元伯伯那去,一个人在外面,会死的哦。”

    众人神色一变,连忙跟上阿罗的脚步。

    白湫感觉握住她的那只手紧了紧,她也跟着紧张起来,居住在上古秘境当中的人,真的会欢迎他们的到来吗?

    阿罗走在最前方,带着他们穿过被茂密枝叶遮盖的小径,走向那扇紧闭的门扉。

    这处院落一看便是隐居之人所住,古朴简单,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用的材料都是以木头和茅草为主。

    阿罗率先上前扣响木门,她一边敲门一边道:“元伯伯,开开门。”

    里面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出,却无人前来开门,“阿罗,你知道规矩的,我这儿住不下这么多人。”

    既是这座山的主人,在他们爬山的时候,这位元伯伯便知晓来了多少人。

    他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可容不下这么多人。

    阿罗面露苦恼,转身道:“元伯伯说得对,这儿顶多能住下一半的人,还有一半得留在外面过夜。”

    游稷数了一下,进入秘境的一共十三个人,“也就是八个人能进去?”

    他算数不是很好,随便乱估一下。

    阿罗叉腰,白眼翻上天,“才不是,元伯伯这儿最多最多只能住七个人,我也算在内的话,你们只能选六个。”

    游貉眼看天就快要黑下来,听阿罗之前的描述,天黑之后会出现很恐怖的东西,他不想在外面待着,“那我先进去。”

    黑鹰站得离他较近,想也不想就拽住了他的后领,阻住了他进门的脚步。

    阿罗拦在门口,“你凭什么先进去,我们这儿是有规矩的好不好,你再这样横冲直撞,小心我现在就把你送下山去。”

    游貉不说话了,归根到底还是被之前的巴掌给扇出了阴影,此时压根不敢反驳阿罗。

    班冬看着阿罗,“规矩是什么?”游稷压根不想救那个神魂不稳导致痴傻的小八,于是问:“秘境中的宫殿在哪儿?我们想到那去。”

    阿罗耸了耸肩膀,“那也得经过元伯伯的同意才行,天已经黑了,大家快些到元伯伯那去,一个人在外面,会死的哦。”

    众人神色一变,连忙跟上阿罗的脚步。

    白湫感觉握住她的那只手紧了紧,她也跟着紧张起来,居住在上古秘境当中的人,真的会欢迎他们的到来吗?

    阿罗走在最前方,带着他们穿过被茂密枝叶遮盖的小径,走向那扇紧闭的门扉。

    这处院落一看便是隐居之人所住,古朴简单,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用的材料都是以木头和茅草为主。

    阿罗率先上前扣响木门,她一边敲门一边道:“元伯伯,开开门。”

    里面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出,却无人前来开门,“阿罗,你知道规矩的,我这儿住不下这么多人。”

    既是这座山的主人,在他们爬山的时候,这位元伯伯便知晓来了多少人。

    他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可容不下这么多人。

    阿罗面露苦恼,转身道:“元伯伯说得对,这儿顶多能住下一半的人,还有一半得留在外面过夜。”

    游稷数了一下,进入秘境的一共十三个人,“也就是八个人能进去?”

    他算数不是很好,随便乱估一下。

    阿罗叉腰,白眼翻上天,“才不是,元伯伯这儿最多最多只能住七个人,我也算在内的话,你们只能选六个。”

    游貉眼看天就快要黑下来,听阿罗之前的描述,天黑之后会出现很恐怖的东西,他不想在外面待着,“那我先进去。”

    黑鹰站得离他较近,想也不想就拽住了他的后领,阻住了他进门的脚步。

    阿罗拦在门口,“你凭什么先进去,我们这儿是有规矩的好不好,你再这样横冲直撞,小心我现在就把你送下山去。”

    游貉不说话了,归根到底还是被之前的巴掌给扇出了阴影,此时压根不敢反驳阿罗。

    班冬看着阿罗,“规矩是什么?”游稷压根不想救那个神魂不稳导致痴傻的小八,于是问:“秘境中的宫殿在哪儿?我们想到那去。”

    阿罗耸了耸肩膀,“那也得经过元伯伯的同意才行,天已经黑了,大家快些到元伯伯那去,一个人在外面,会死的哦。”

    众人神色一变,连忙跟上阿罗的脚步。

    白湫感觉握住她的那只手紧了紧,她也跟着紧张起来,居住在上古秘境当中的人,真的会欢迎他们的到来吗?

    阿罗走在最前方,带着他们穿过被茂密枝叶遮盖的小径,走向那扇紧闭的门扉。

    这处院落一看便是隐居之人所住,古朴简单,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用的材料都是以木头和茅草为主。

    阿罗率先上前扣响木门,她一边敲门一边道:“元伯伯,开开门。”

    里面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出,却无人前来开门,“阿罗,你知道规矩的,我这儿住不下这么多人。”

    既是这座山的主人,在他们爬山的时候,这位元伯伯便知晓来了多少人。

    他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可容不下这么多人。

    阿罗面露苦恼,转身道:“元伯伯说得对,这儿顶多能住下一半的人,还有一半得留在外面过夜。”

    游稷数了一下,进入秘境的一共十三个人,“也就是八个人能进去?”

    他算数不是很好,随便乱估一下。

    阿罗叉腰,白眼翻上天,“才不是,元伯伯这儿最多最多只能住七个人,我也算在内的话,你们只能选六个。”

    游貉眼看天就快要黑下来,听阿罗之前的描述,天黑之后会出现很恐怖的东西,他不想在外面待着,“那我先进去。”

    黑鹰站得离他较近,想也不想就拽住了他的后领,阻住了他进门的脚步。

    阿罗拦在门口,“你凭什么先进去,我们这儿是有规矩的好不好,你再这样横冲直撞,小心我现在就把你送下山去。”

    游貉不说话了,归根到底还是被之前的巴掌给扇出了阴影,此时压根不敢反驳阿罗。

    班冬看着阿罗,“规矩是什么?”游稷压根不想救那个神魂不稳导致痴傻的小八,于是问:“秘境中的宫殿在哪儿?我们想到那去。”

    阿罗耸了耸肩膀,“那也得经过元伯伯的同意才行,天已经黑了,大家快些到元伯伯那去,一个人在外面,会死的哦。”

    众人神色一变,连忙跟上阿罗的脚步。

    白湫感觉握住她的那只手紧了紧,她也跟着紧张起来,居住在上古秘境当中的人,真的会欢迎他们的到来吗?

    阿罗走在最前方,带着他们穿过被茂密枝叶遮盖的小径,走向那扇紧闭的门扉。

    这处院落一看便是隐居之人所住,古朴简单,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用的材料都是以木头和茅草为主。

    阿罗率先上前扣响木门,她一边敲门一边道:“元伯伯,开开门。”

    里面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出,却无人前来开门,“阿罗,你知道规矩的,我这儿住不下这么多人。”

    既是这座山的主人,在他们爬山的时候,这位元伯伯便知晓来了多少人。

    他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可容不下这么多人。

    阿罗面露苦恼,转身道:“元伯伯说得对,这儿顶多能住下一半的人,还有一半得留在外面过夜。”

    游稷数了一下,进入秘境的一共十三个人,“也就是八个人能进去?”

    他算数不是很好,随便乱估一下。

    阿罗叉腰,白眼翻上天,“才不是,元伯伯这儿最多最多只能住七个人,我也算在内的话,你们只能选六个。”

    游貉眼看天就快要黑下来,听阿罗之前的描述,天黑之后会出现很恐怖的东西,他不想在外面待着,“那我先进去。”

    黑鹰站得离他较近,想也不想就拽住了他的后领,阻住了他进门的脚步。

    阿罗拦在门口,“你凭什么先进去,我们这儿是有规矩的好不好,你再这样横冲直撞,小心我现在就把你送下山去。”

    游貉不说话了,归根到底还是被之前的巴掌给扇出了阴影,此时压根不敢反驳阿罗。

    班冬看着阿罗,“规矩是什么?”游稷压根不想救那个神魂不稳导致痴傻的小八,于是问:“秘境中的宫殿在哪儿?我们想到那去。”

    阿罗耸了耸肩膀,“那也得经过元伯伯的同意才行,天已经黑了,大家快些到元伯伯那去,一个人在外面,会死的哦。”

    众人神色一变,连忙跟上阿罗的脚步。

    白湫感觉握住她的那只手紧了紧,她也跟着紧张起来,居住在上古秘境当中的人,真的会欢迎他们的到来吗?

    阿罗走在最前方,带着他们穿过被茂密枝叶遮盖的小径,走向那扇紧闭的门扉。

    这处院落一看便是隐居之人所住,古朴简单,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用的材料都是以木头和茅草为主。

    阿罗率先上前扣响木门,她一边敲门一边道:“元伯伯,开开门。”

    里面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出,却无人前来开门,“阿罗,你知道规矩的,我这儿住不下这么多人。”

    既是这座山的主人,在他们爬山的时候,这位元伯伯便知晓来了多少人。

    他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可容不下这么多人。

    阿罗面露苦恼,转身道:“元伯伯说得对,这儿顶多能住下一半的人,还有一半得留在外面过夜。”

    游稷数了一下,进入秘境的一共十三个人,“也就是八个人能进去?”

    他算数不是很好,随便乱估一下。

    阿罗叉腰,白眼翻上天,“才不是,元伯伯这儿最多最多只能住七个人,我也算在内的话,你们只能选六个。”

    游貉眼看天就快要黑下来,听阿罗之前的描述,天黑之后会出现很恐怖的东西,他不想在外面待着,“那我先进去。”

    黑鹰站得离他较近,想也不想就拽住了他的后领,阻住了他进门的脚步。

    阿罗拦在门口,“你凭什么先进去,我们这儿是有规矩的好不好,你再这样横冲直撞,小心我现在就把你送下山去。”

    游貉不说话了,归根到底还是被之前的巴掌给扇出了阴影,此时压根不敢反驳阿罗。

    班冬看着阿罗,“规矩是什么?”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