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我真不想当反贼[基建] > 第420章 420

第420章 420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程敬微吓得直接把郎中给请了过来, 郎中一摸脉顿时放心说道:“没事,就是太累了。”

李游道等人听说骆时行长睡不起也吓的不行,连忙组团过来看了看,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由得都皱了皱眉,然后轻手轻脚的退出去,一把拽住程敬微问道:“洛阳那边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把猞猁狲给累成这样?”

在先生们眼里骆时行的精力好到可怕,同样的工作量,他们已经累得不行的时候, 这位还能发散思维想出新的点子呢。

程敬微带着他们去了偏厅有些不开心说道:“洛阳……现在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将洛阳的事情都叙述了一遍。

先生们越听眉头越紧, 听到最后李显甚至要为幼女订亲的时候,李游道不由得冷笑道:“英王倒是长进了,还知道联姻拉拢。”

他们这些老油条一看就知道李显在打什么主意,就是想用小女儿将骆时行拉上战舰, 但是他的女儿年纪还小,自然是不能成亲的。

那就就定亲,反正定了亲, 骆时行不站队也得站队,等到他女儿长大之后, 再衡量骆时行是不是好的驸马人选,如果不好就解除婚约,甚至如果他或者安乐公主不愿意, 也可能会解除婚约。

王瑄忍不住破口大骂:“他倒是聪明, 都要联姻了还选这么一个女儿出来, 是欺负猞猁狲身后无人支撑吗?”

李显的女儿可不止一个, 什么嫡女庶女, 都是英王之女,只要结婚了就代表着陵定侯府跟英王府的婚姻,甚至以后如果李显当了太子,那就是东宫跟侯府的婚姻,谁会去看小娘子生母是谁啊。

他们似乎认定了李显把幼女推出来就是为了把骆时行当个工具人,如果合适就结婚,不合适就退婚。

程敬微倒是觉得李显应该没那个脑子,他选李裹儿可能主要就是表达一个意思:我这个女儿我娘都很喜欢,上来就封了公主,骆时行娶了她直接就是驸马,毕竟我娘也没有其他适龄的女儿了。

但凡武曌还有个年纪差不多的女儿,估计也没他什么事儿,早就招骆时行当驸马了。

至于程敬微大概是秉持着两个都是少年英才,都拉拢过来更好,只可惜他没有第二个公主女儿,不过长宁郡主勉强也能配上了。

裴行本冷着一张脸说道:“哼,英王目光短浅,恐怕不是太子良选。”

骆时行如今多重要呢,可是掌握着朝廷最先进的军火,武曌不可能让他跟任何世家或者王公贵族结盟的,骆时行敢这么做,前脚答应了,后脚他就等着被下狱吧,大概率还活不下来。

崔神基也认真点了点头,虽然骆时行回来代表着有很多任务,但这也是他大展拳脚的时机啊,在岭南偏远之地怎么了?在偏远之地一样能够影响国家。

崔神基正是打鸡血的时候,万一小猞猁真的被坑了,他能直接冲去洛阳堵着英王府门口骂个三天三夜!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互相点了点头,真以为小猞猁可以随便欺负啊?当他们是死人吗?

他们现在虽然不能影响朝廷也不能过多左右家族,但是他们的关系网还在,不能把李显推上去,但拦着他不让他上位倒是有可能的。

想必武承嗣和武三思两个人肯定愿意顺手落井下石。

反正世家也没什么节操,只要当前目标一致,他们能跟任何人联合。

在确定骆时行纯粹是累的,没什么大事儿之后,先生们又集体走了,并且一边走一边商量要怎么写信给自己的门生故旧。

程敬微送先生们离开刺史府之后微微笑了笑,李显只是提亲,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也不能报复太过,既然对方已经开始为争夺太子之位做准备,那他就想办法让他希望破灭吧。

程敬微转身回去准备陪着小猞猁继续睡,最后还是没忍住把骆时行喊了起来——都快中午了,错过午饭,小猞猁就相当于两顿饭没吃,他怕把人给饿坏了。

骆时行醒过来的时候人还有些迷糊:“啊?怎么了?怎么了?吐蕃打过来了吗?”

程敬微失笑:“你这是梦到什么了?”

骆时行回过神来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哎,我梦到吐蕃打不赢王孝杰,然后就准备从岭南这边入侵大周。”

“怎么可能。”程敬微说道:“高原地形就能把他们阻挡住了。”

骆时行一想也是,云贵高原,这边丛林茂密地形复杂,比他们进军川北还难一点。

他懒懒散散地任由程敬微帮他洗漱梳头说道:“真没什么事吗?”

程敬微知道他在想什么便说道:“没事,就是怕你饿着。”

他说完就听到一阵咕噜噜的声音,骆时行有些困惑的揉了揉肚子:“好像是有点饿了,哎,把先生们喊来一起吃饭吧,顺便商量一下工厂的事情。”

一边吃饭一边商量事情这在以前,先生们想都不敢想,当然那些本来就是用作联络感情的宴会那是例外,那种场合本身重点就不是吃饭。

不过现在大家也都习惯了,虽然这种方式似乎听上去有点没规矩,但却让大家很放松。

吃吃喝喝之间,事情就商量完了。

骆时行把人喊来了也没着急说事情,直接埋头狂吃,吃的差不多之后才缓口气准备说正事。

而其他人看他吃饭这个架势,彼此对视一眼,都确认小猞猁的身体看起来挺健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都认定无论是生病还是受伤,只要能吃进去饭就不算什么大事。

骆时行吃的差不多之后就开始询问大家对于工厂的看法。

其实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写信过来告诉了李游道他们,当时李游道等人兴奋之余也商量了一下得出了初步的结论。

第一,要选择比较隐秘的地方,并且这个地方不能出现在舆图之上。

第二,派重兵把守,要有重重关卡,不能轻易进入。

第三,相关人员要进行严格筛选,并且工作相关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他们的父母家人。

这几点下来基本上保密工作就做的差不多了,骆时行点点头说道:“还有一点那就是运输通道的问题,这个可能要另外修一条路,长度不是首要,最重要的是足够隐蔽。”

他说完了就有些为难:“哎,不知道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建起来,你们说我在岭南大量招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骆时行说得有些不确定,他现在是岭南经略使,从道理上来讲应该还行,只不过前一任岭南经略使实在不是个好榜样,搞得骆时行都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权利。

李游道含笑说道:“这一点猞猁狲倒是不必担心,咱们这里现在最不缺的就是人,时不时还要赶走一些人呢。”

骆时行有些诧异:“什么?”

李游道张嘴就报了一堆数据出来,他作为长史,这些数据真的是烂熟于心。

现在交州人口几乎是当初骆时行刚当刺史时候三倍还有余,骆时行整个人都惊呆了:“这都哪儿来的?”

这才几年的时间,人口多了这么多,并且李游道还特地派人详细统计了青壮劳动力,增加最多的就是这一部分,其次才是婴幼儿。

没有人能生下来迎风就长的,所以这些人必然不是交州本土人。

王瑄略有些得意说道:“交州税收低,之前还鼓励垦荒,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开始让人不安心,但算下来,比之前强多了,之前虽然土地是他们的,但他们手上拥有的土地跟官府备案的不是一个数目,并且还经常会被一些乡绅地主强行购买,现在不用多交税,并且还没人敢抢他们的土地,租了就是他们的,算下来他们的日子会比之前宽裕,当然愿意过来。”

骆时行有些困惑:“可是交州这边的落户不是已经开始收紧了吗?”

这年头户籍卡的很严,倒不是交州人多到需要限制,而是不敢随便收,怕出现纠纷,到时候哪个刺史一个心气不顺就告上去,他还得写奏疏解释,还不够麻烦的。

一旁的崔神基悠悠说道:“你不说了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虽然他们不能落户,但是他们能够从本地人手里租田啊。”

骆时行:???

本地人基本上田都是租的,这是当二道贩子吗?

“那他们把田租给别人了,自己怎么办?”骆时行一脸困惑。

裴行本跟着解释说道:“一般这么做的都是有自己的工作,比如说隶属州府的小吏一类的,然后家里人口不多,没有余力,之前可能是不打算租田的,后来发现还能这样就继续了。”

骆时行皱眉说道:“那这样下来,算上租金,那些外来户还能留下钱吗?”

“至少比他们在原本的籍贯要强很多。”李游道总结了一下:“你也不用担心,州府也做了一定的预案,老魏更是加了一条法则,让转租的租金不得高于某个界限,并且双方也要签订文书才算正是出租,要不然不受州府保护。”

骆时行这下放心不少,嗯,至少在政务处理上,他真的不用担心太多,先生们的经验足够应付,而且跟他相处久了,思维也足够开阔。

程敬微看他们说的差不多,往骆时行的碗里夹了一块蒜香排骨说道:“比起这个,你还是先考虑一下什么时候让其他几个刺史来拜见吧。”

骆时行愣了一下,继而想起来,对哦,他是新上任的岭南经略使,还是要见见自己的下属们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