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这个NPC又意志大失败了 >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小说阅读APP下载,免费无广告 点击下载

    看完整本小说, 调查员们都心情复杂。周韵愤愤不平的将笔记本合上,咬牙切齿:“真是个狂妄自大的家伙,为了自己永生, 除了冉文宇外, 竟然还害死了这么多无辜的人!简直就是个魔鬼!”

    “在李东辰眼中, 他自己是超越全人类的天才, 只有让自己的生命得以延续,才能够给人类社会带来更加深远的发展。”邱华淡淡一笑, “所以,哪怕因此而牺牲一些人,这也是非常合理的事情,他丝毫不必因此而愧疚不安。”

    “最开始接触他的时候,我还觉得这个老人很不错呢,充满智慧又平易近人,没想到骨子里却是这样的。”周韵吐槽。

    “这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邱华笑道,“而且我们与李东辰的交流其实并不多, 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冉文宇身上, 所以只能看到最表面的东西, 有点可惜。”

    “是啊, 没想到李东辰竟然是样一个疯子。”周韵叹息。

    “不, 恰恰相反, 这其实是很多精英阶层所拥有的想法。”邱华耸了耸肩膀, “他们认为生命并非是等价的, 一个天才的存在, 给社会带来的价值远胜十个、甚至百个愚民。所以, 为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 抛弃不重要的存在而保全重要的存在, 也是一种合乎逻辑的行为。”

    “在我的世界,人人平等。”杨立波蹙眉否认,“无论是天才还是智力残缺者,都有着同等的地位。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决定牺牲某个人,这是违反社会伦理道德的。”

    “呵,这种说辞不过是统治者嘴上说得好听罢了,你还真相信?”邱华轻嘲,“在极端的、必须要舍弃某一方的情况下,统治者肯定会选择对于延续人类进步更重要的那一方,科学家、政治家、哲学家、艺术家,甚至是未来更加可期的年轻人,而不是什么老年人和残疾的人,这是生物的本能。”

    “是,这的确是生物的本能,但人类之所以区别于其他生物,就是因为人类拥有道德和伦理的制约,能够压制本能中残酷利己的一面。”杨立波冷笑,“这是人类和动物最本质的区别。你若是认同自己与动物认知等同,那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一个是来自世家林立、阶级划分明显的世界,一个则生活在人人平等的社会共和制国家,意识形态的明显差距,令两名调查员对于李东辰的行为产生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并非是否赞同他丧心病狂的行为,而是一人觉得李东辰完全不可理喻,而另一个则认为他的做法情有可原。

    周韵看着争吵起来的同伴,默默抱紧了笔记本——身为一名一心扑在科研上的研究人员,她对于这种哲学和政治层面的探讨完全不感兴趣,更不想被牵连到辩论之中,只能默默缩减自己的存在感。

    所幸,虽然不能认同彼此的观点,但杨立波和邱华也没有忘记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他们一边打着嘴仗,一边将整理好的研究资料搬起,离开了李东辰的秘密实验室。

    由于研究资料的重要性,调查员们并没有直接与齐亚林汇合,而是率先返回了周韵的公寓,将研究资料存放在此处,然后才驱车前往李东辰的别墅。

    一进门,他们就看到了正半躺在客厅沙发上无所事事的齐亚林。

    齐亚林似乎下一秒就要睡过去,神情十分恹恹,哪怕是看到归来的调查员们,他也只是打了个呵欠,抬手摆了摆,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模样——这就让差点被神秘生物关在深山内部的调查员们很不是滋味了。

    “冉文宇、不,是李东辰呢?”周韵疑惑的问道,“你没有去看管他?”

    “没有。”齐亚林冷淡的答道,“虽然外表没有变化,但是一想到那具皮囊之下苍老丑陋的灵魂,我就觉得倒尽了胃口,完全不想多看一眼。”那副嫌弃的模样,简直呼之欲出。

    “就这么单独放他一个人,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周韵有些不安。

    “放心,为了避免伤害到小宝贝的身体、也为了保证李东辰不闹出什么幺蛾子,我用了点小手段,让他昏睡过去了,除非解除控制,否则不会清醒。”齐亚林说着,随即朝通往二楼的阶梯做了个“请”的手势,“如果不放心的话,你们大可以去看看。”

    调查员们对视一眼,向齐亚林告了声罪,便前往了冉文宇的房间——毕竟,他们是真的不放心这位身份不明、又立场模糊的“合作者”。

    冉文宇的房间并没有锁门,调查员们一推开门,就看到了合眸躺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的“冉文宇”。

    正如齐亚林说得那样,冉文宇依旧是那么的漂亮,安静沉睡的模样就像是童话里的睡美人,无论是谁看到都忍不住赞叹一声。然而,一旦联想到李东辰那张面目可憎的脸,调查员们就对这张安然恬静的睡颜完全欣赏不起来,反而觉得格外糟心。

    周韵走上前去,检查了一下“冉文宇”的身体状况,确定他的确只是沉睡,这才松了口气。

    “让他一直睡着挺好的,有需要的话,我们再叫醒他吧。”杨立波说道。

    “那么现在咱们应该怎么行动?”周韵询问。

    杨立波看了看手表,发现指针已经走到了下午五点多:“今天所剩时间不多了,咱们分头行动吧。周韵,你回家,继续阅读那些研究资料。”

    周韵眼睛一亮,求之不得的连连点头。

    “邱华。”杨立波又转向邱华,“你留在这里,一来监视李东辰,二来也负责和齐亚林聊一聊,告诉他咱们今天在秘密实验室经历的事情,然后判断一下他对于米-戈的态度,最好还能打探点我们不知道的消息。”

    邱华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我则按照之前商量的那样,去警察局查看他们的侦破进展,然后引导警方调查李东辰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采矿场。”杨立波最后说道。

    这样的安排,调查员们都没有异议,三人分别行动,杨立波开着邱华的车送周韵回家,随后直奔警察局。

    虽然已经是下班时间,但不出杨立波预料,警局内依旧灯火通明,无数身着制服的警察来来往往、忙碌非常,没有一点下班休息的意思——毕竟是李东辰这样科学泰斗般的人物离奇死亡,在各方压力下,警方必然要尽快侦破案件,此时熬上好几个通宵也是很正常的。

    杨立波停下车子,刚一踏入警局大门,就对着疑惑看来的警察们表明了身份:“你们好,我是李东辰教授的贴身保镖,我想来询问一下案情进展。”

    负责接待的警察微微皱眉:“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之中,暂时无可奉告,抱歉。”

    杨立波耸了耸肩膀,有点遗憾,却也早有准备。他迟疑片刻,开口:“其实,是我想起了一些细节,但不知是否会对案情的调查有帮助,所以就想要先问一下……”

    听到杨立波这样说,警察们顿时来了精神,连忙一改先前拒绝的态度,变得格外热情。

    “是否有帮助,这有我们来判断,请先说明一下你发现的细节。”警察将杨立波引进笔录室,语气十分慎重——想必是案情并没有太大进展,警方依旧处于无头苍蝇般的焦头烂额之中,急需要一个确切的突破口。

    杨立波早已对警方的办事流程烂熟于心,也接触过不知多少名证人,对于证人应有的表现更是模仿的惟妙惟肖。他挣扎半天,先是再三将自己与李东辰教授的死亡撇清关系,得到警方的安抚后,这才吞吞吐吐的表明来意。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不应该说出来,因为这会对教授的声誉造成严重影响,更加违反了我身为一名贴身保镖的职业道德,所以我也是犹豫了很久。”杨立波抓了抓头发,一副十分苦恼的模样,“但最终,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让教授白白被害,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负责笔录的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神色越发郑重:“你说。”

    受到鼓励,杨立波深吸一口气:“你们知道的,作为教授的贴身保镖,虽然有很多隐秘,教授并没有告诉我,但时常陪在他身边,我也观察到了很多极容易被旁人遗漏的细节。”

    接下来,杨立波半真半假编造出了一番说辞。

    “你们也许不清楚,其实在李东辰教授名下,还有几个采矿场,但是里面产出的矿石,教授没有卖给任何加工厂,也没有卖给个人,可以说去向不明。”杨立波蹙眉说道,“我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私下的交易,也许是拿到矿石的那方人和教授产生了什么冲突,这才杀人灭口——除此以外,我实在想象不出教授那么和善的人,为何会招致杀身之祸。”

    最后,为了表明自己站在李东辰的立场上,杨立波还忍着恶心,对李东辰歌功颂德一番,

    对于杨立波提供的信息,警方果然十分重视,他们又询问了不少细节,都被杨立波模棱两可的一一化解,甚至没有引起警方的怀疑——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油条了,就连KP的【说服】、【话术】检定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最终,在老油条的一番操作下,杨立波成功将警方的调查重点引导至李东辰的资金流上,心满意足,而警方也对杨立波这位提供线索的热心市民格外感谢,甚至千叮万嘱杨立波不要再多管此事,谨防信息外泄,以免为自己引来麻烦。

    “我肯定不会在外人面前多嘴,但让我完全撒手不管,我也做不到。”杨立波顺势提出了请求,“如果在这方面的调查有进展的话,请务必告知我。”

    警察有些迟疑,因为这显然违反了相关规定。

    杨立波看出了警方的犹豫,立刻添了把火:“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太零碎了,我目前只能拼凑起这么多,也许在警方的进一步调查下,我还能够回想更多的线索也说不定。”说完后,他还表现的颇为义愤填膺,“教授一直善待于我,我一定要将犯人绳之以法,还教授一个公道!”

    杨立波的说辞显然动摇了警方的坚持,虽然警察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但态度却已然有所缓和,表示如果需要帮助,一定会告知杨立波。

    目的达成的杨立波功成身退,被警察热情的送出警局。他先是给周韵打了个电话,确认对方依旧埋首案牍、并无异常,这才驱车返回了李东辰的别墅。

    而这个时间,邱华也终于和齐亚林“闲谈”完毕。饶是如何极善言谈、长袖善舞,邱华此时也只感觉身体被掏空,头痛得瘫在沙发上,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但最终,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让教授白白被害,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负责笔录的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神色越发郑重:“你说。”

    受到鼓励,杨立波深吸一口气:“你们知道的,作为教授的贴身保镖,虽然有很多隐秘,教授并没有告诉我,但时常陪在他身边,我也观察到了很多极容易被旁人遗漏的细节。”

    接下来,杨立波半真半假编造出了一番说辞。

    “你们也许不清楚,其实在李东辰教授名下,还有几个采矿场,但是里面产出的矿石,教授没有卖给任何加工厂,也没有卖给个人,可以说去向不明。”杨立波蹙眉说道,“我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私下的交易,也许是拿到矿石的那方人和教授产生了什么冲突,这才杀人灭口——除此以外,我实在想象不出教授那么和善的人,为何会招致杀身之祸。”

    最后,为了表明自己站在李东辰的立场上,杨立波还忍着恶心,对李东辰歌功颂德一番,

    对于杨立波提供的信息,警方果然十分重视,他们又询问了不少细节,都被杨立波模棱两可的一一化解,甚至没有引起警方的怀疑——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油条了,就连KP的【说服】、【话术】检定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最终,在老油条的一番操作下,杨立波成功将警方的调查重点引导至李东辰的资金流上,心满意足,而警方也对杨立波这位提供线索的热心市民格外感谢,甚至千叮万嘱杨立波不要再多管此事,谨防信息外泄,以免为自己引来麻烦。

    “我肯定不会在外人面前多嘴,但让我完全撒手不管,我也做不到。”杨立波顺势提出了请求,“如果在这方面的调查有进展的话,请务必告知我。”

    警察有些迟疑,因为这显然违反了相关规定。

    杨立波看出了警方的犹豫,立刻添了把火:“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太零碎了,我目前只能拼凑起这么多,也许在警方的进一步调查下,我还能够回想更多的线索也说不定。”说完后,他还表现的颇为义愤填膺,“教授一直善待于我,我一定要将犯人绳之以法,还教授一个公道!”

    杨立波的说辞显然动摇了警方的坚持,虽然警察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但态度却已然有所缓和,表示如果需要帮助,一定会告知杨立波。

    目的达成的杨立波功成身退,被警察热情的送出警局。他先是给周韵打了个电话,确认对方依旧埋首案牍、并无异常,这才驱车返回了李东辰的别墅。

    而这个时间,邱华也终于和齐亚林“闲谈”完毕。饶是如何极善言谈、长袖善舞,邱华此时也只感觉身体被掏空,头痛得瘫在沙发上,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但最终,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让教授白白被害,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负责笔录的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神色越发郑重:“你说。”

    受到鼓励,杨立波深吸一口气:“你们知道的,作为教授的贴身保镖,虽然有很多隐秘,教授并没有告诉我,但时常陪在他身边,我也观察到了很多极容易被旁人遗漏的细节。”

    接下来,杨立波半真半假编造出了一番说辞。

    “你们也许不清楚,其实在李东辰教授名下,还有几个采矿场,但是里面产出的矿石,教授没有卖给任何加工厂,也没有卖给个人,可以说去向不明。”杨立波蹙眉说道,“我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私下的交易,也许是拿到矿石的那方人和教授产生了什么冲突,这才杀人灭口——除此以外,我实在想象不出教授那么和善的人,为何会招致杀身之祸。”

    最后,为了表明自己站在李东辰的立场上,杨立波还忍着恶心,对李东辰歌功颂德一番,

    对于杨立波提供的信息,警方果然十分重视,他们又询问了不少细节,都被杨立波模棱两可的一一化解,甚至没有引起警方的怀疑——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油条了,就连KP的【说服】、【话术】检定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最终,在老油条的一番操作下,杨立波成功将警方的调查重点引导至李东辰的资金流上,心满意足,而警方也对杨立波这位提供线索的热心市民格外感谢,甚至千叮万嘱杨立波不要再多管此事,谨防信息外泄,以免为自己引来麻烦。

    “我肯定不会在外人面前多嘴,但让我完全撒手不管,我也做不到。”杨立波顺势提出了请求,“如果在这方面的调查有进展的话,请务必告知我。”

    警察有些迟疑,因为这显然违反了相关规定。

    杨立波看出了警方的犹豫,立刻添了把火:“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太零碎了,我目前只能拼凑起这么多,也许在警方的进一步调查下,我还能够回想更多的线索也说不定。”说完后,他还表现的颇为义愤填膺,“教授一直善待于我,我一定要将犯人绳之以法,还教授一个公道!”

    杨立波的说辞显然动摇了警方的坚持,虽然警察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但态度却已然有所缓和,表示如果需要帮助,一定会告知杨立波。

    目的达成的杨立波功成身退,被警察热情的送出警局。他先是给周韵打了个电话,确认对方依旧埋首案牍、并无异常,这才驱车返回了李东辰的别墅。

    而这个时间,邱华也终于和齐亚林“闲谈”完毕。饶是如何极善言谈、长袖善舞,邱华此时也只感觉身体被掏空,头痛得瘫在沙发上,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但最终,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让教授白白被害,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负责笔录的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神色越发郑重:“你说。”

    受到鼓励,杨立波深吸一口气:“你们知道的,作为教授的贴身保镖,虽然有很多隐秘,教授并没有告诉我,但时常陪在他身边,我也观察到了很多极容易被旁人遗漏的细节。”

    接下来,杨立波半真半假编造出了一番说辞。

    “你们也许不清楚,其实在李东辰教授名下,还有几个采矿场,但是里面产出的矿石,教授没有卖给任何加工厂,也没有卖给个人,可以说去向不明。”杨立波蹙眉说道,“我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私下的交易,也许是拿到矿石的那方人和教授产生了什么冲突,这才杀人灭口——除此以外,我实在想象不出教授那么和善的人,为何会招致杀身之祸。”

    最后,为了表明自己站在李东辰的立场上,杨立波还忍着恶心,对李东辰歌功颂德一番,

    对于杨立波提供的信息,警方果然十分重视,他们又询问了不少细节,都被杨立波模棱两可的一一化解,甚至没有引起警方的怀疑——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油条了,就连KP的【说服】、【话术】检定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最终,在老油条的一番操作下,杨立波成功将警方的调查重点引导至李东辰的资金流上,心满意足,而警方也对杨立波这位提供线索的热心市民格外感谢,甚至千叮万嘱杨立波不要再多管此事,谨防信息外泄,以免为自己引来麻烦。

    “我肯定不会在外人面前多嘴,但让我完全撒手不管,我也做不到。”杨立波顺势提出了请求,“如果在这方面的调查有进展的话,请务必告知我。”

    警察有些迟疑,因为这显然违反了相关规定。

    杨立波看出了警方的犹豫,立刻添了把火:“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太零碎了,我目前只能拼凑起这么多,也许在警方的进一步调查下,我还能够回想更多的线索也说不定。”说完后,他还表现的颇为义愤填膺,“教授一直善待于我,我一定要将犯人绳之以法,还教授一个公道!”

    杨立波的说辞显然动摇了警方的坚持,虽然警察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但态度却已然有所缓和,表示如果需要帮助,一定会告知杨立波。

    目的达成的杨立波功成身退,被警察热情的送出警局。他先是给周韵打了个电话,确认对方依旧埋首案牍、并无异常,这才驱车返回了李东辰的别墅。

    而这个时间,邱华也终于和齐亚林“闲谈”完毕。饶是如何极善言谈、长袖善舞,邱华此时也只感觉身体被掏空,头痛得瘫在沙发上,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但最终,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让教授白白被害,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负责笔录的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神色越发郑重:“你说。”

    受到鼓励,杨立波深吸一口气:“你们知道的,作为教授的贴身保镖,虽然有很多隐秘,教授并没有告诉我,但时常陪在他身边,我也观察到了很多极容易被旁人遗漏的细节。”

    接下来,杨立波半真半假编造出了一番说辞。

    “你们也许不清楚,其实在李东辰教授名下,还有几个采矿场,但是里面产出的矿石,教授没有卖给任何加工厂,也没有卖给个人,可以说去向不明。”杨立波蹙眉说道,“我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私下的交易,也许是拿到矿石的那方人和教授产生了什么冲突,这才杀人灭口——除此以外,我实在想象不出教授那么和善的人,为何会招致杀身之祸。”

    最后,为了表明自己站在李东辰的立场上,杨立波还忍着恶心,对李东辰歌功颂德一番,

    对于杨立波提供的信息,警方果然十分重视,他们又询问了不少细节,都被杨立波模棱两可的一一化解,甚至没有引起警方的怀疑——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油条了,就连KP的【说服】、【话术】检定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最终,在老油条的一番操作下,杨立波成功将警方的调查重点引导至李东辰的资金流上,心满意足,而警方也对杨立波这位提供线索的热心市民格外感谢,甚至千叮万嘱杨立波不要再多管此事,谨防信息外泄,以免为自己引来麻烦。

    “我肯定不会在外人面前多嘴,但让我完全撒手不管,我也做不到。”杨立波顺势提出了请求,“如果在这方面的调查有进展的话,请务必告知我。”

    警察有些迟疑,因为这显然违反了相关规定。

    杨立波看出了警方的犹豫,立刻添了把火:“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太零碎了,我目前只能拼凑起这么多,也许在警方的进一步调查下,我还能够回想更多的线索也说不定。”说完后,他还表现的颇为义愤填膺,“教授一直善待于我,我一定要将犯人绳之以法,还教授一个公道!”

    杨立波的说辞显然动摇了警方的坚持,虽然警察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但态度却已然有所缓和,表示如果需要帮助,一定会告知杨立波。

    目的达成的杨立波功成身退,被警察热情的送出警局。他先是给周韵打了个电话,确认对方依旧埋首案牍、并无异常,这才驱车返回了李东辰的别墅。

    而这个时间,邱华也终于和齐亚林“闲谈”完毕。饶是如何极善言谈、长袖善舞,邱华此时也只感觉身体被掏空,头痛得瘫在沙发上,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但最终,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让教授白白被害,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负责笔录的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神色越发郑重:“你说。”

    受到鼓励,杨立波深吸一口气:“你们知道的,作为教授的贴身保镖,虽然有很多隐秘,教授并没有告诉我,但时常陪在他身边,我也观察到了很多极容易被旁人遗漏的细节。”

    接下来,杨立波半真半假编造出了一番说辞。

    “你们也许不清楚,其实在李东辰教授名下,还有几个采矿场,但是里面产出的矿石,教授没有卖给任何加工厂,也没有卖给个人,可以说去向不明。”杨立波蹙眉说道,“我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私下的交易,也许是拿到矿石的那方人和教授产生了什么冲突,这才杀人灭口——除此以外,我实在想象不出教授那么和善的人,为何会招致杀身之祸。”

    最后,为了表明自己站在李东辰的立场上,杨立波还忍着恶心,对李东辰歌功颂德一番,

    对于杨立波提供的信息,警方果然十分重视,他们又询问了不少细节,都被杨立波模棱两可的一一化解,甚至没有引起警方的怀疑——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油条了,就连KP的【说服】、【话术】检定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最终,在老油条的一番操作下,杨立波成功将警方的调查重点引导至李东辰的资金流上,心满意足,而警方也对杨立波这位提供线索的热心市民格外感谢,甚至千叮万嘱杨立波不要再多管此事,谨防信息外泄,以免为自己引来麻烦。

    “我肯定不会在外人面前多嘴,但让我完全撒手不管,我也做不到。”杨立波顺势提出了请求,“如果在这方面的调查有进展的话,请务必告知我。”

    警察有些迟疑,因为这显然违反了相关规定。

    杨立波看出了警方的犹豫,立刻添了把火:“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太零碎了,我目前只能拼凑起这么多,也许在警方的进一步调查下,我还能够回想更多的线索也说不定。”说完后,他还表现的颇为义愤填膺,“教授一直善待于我,我一定要将犯人绳之以法,还教授一个公道!”

    杨立波的说辞显然动摇了警方的坚持,虽然警察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但态度却已然有所缓和,表示如果需要帮助,一定会告知杨立波。

    目的达成的杨立波功成身退,被警察热情的送出警局。他先是给周韵打了个电话,确认对方依旧埋首案牍、并无异常,这才驱车返回了李东辰的别墅。

    而这个时间,邱华也终于和齐亚林“闲谈”完毕。饶是如何极善言谈、长袖善舞,邱华此时也只感觉身体被掏空,头痛得瘫在沙发上,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但最终,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让教授白白被害,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负责笔录的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神色越发郑重:“你说。”

    受到鼓励,杨立波深吸一口气:“你们知道的,作为教授的贴身保镖,虽然有很多隐秘,教授并没有告诉我,但时常陪在他身边,我也观察到了很多极容易被旁人遗漏的细节。”

    接下来,杨立波半真半假编造出了一番说辞。

    “你们也许不清楚,其实在李东辰教授名下,还有几个采矿场,但是里面产出的矿石,教授没有卖给任何加工厂,也没有卖给个人,可以说去向不明。”杨立波蹙眉说道,“我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私下的交易,也许是拿到矿石的那方人和教授产生了什么冲突,这才杀人灭口——除此以外,我实在想象不出教授那么和善的人,为何会招致杀身之祸。”

    最后,为了表明自己站在李东辰的立场上,杨立波还忍着恶心,对李东辰歌功颂德一番,

    对于杨立波提供的信息,警方果然十分重视,他们又询问了不少细节,都被杨立波模棱两可的一一化解,甚至没有引起警方的怀疑——不愧是见多识广的老油条了,就连KP的【说服】、【话术】检定都没有出场的机会。

    最终,在老油条的一番操作下,杨立波成功将警方的调查重点引导至李东辰的资金流上,心满意足,而警方也对杨立波这位提供线索的热心市民格外感谢,甚至千叮万嘱杨立波不要再多管此事,谨防信息外泄,以免为自己引来麻烦。

    “我肯定不会在外人面前多嘴,但让我完全撒手不管,我也做不到。”杨立波顺势提出了请求,“如果在这方面的调查有进展的话,请务必告知我。”

    警察有些迟疑,因为这显然违反了相关规定。

    杨立波看出了警方的犹豫,立刻添了把火:“因为这些信息实在是太零碎了,我目前只能拼凑起这么多,也许在警方的进一步调查下,我还能够回想更多的线索也说不定。”说完后,他还表现的颇为义愤填膺,“教授一直善待于我,我一定要将犯人绳之以法,还教授一个公道!”

    杨立波的说辞显然动摇了警方的坚持,虽然警察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但态度却已然有所缓和,表示如果需要帮助,一定会告知杨立波。

    目的达成的杨立波功成身退,被警察热情的送出警局。他先是给周韵打了个电话,确认对方依旧埋首案牍、并无异常,这才驱车返回了李东辰的别墅。

    而这个时间,邱华也终于和齐亚林“闲谈”完毕。饶是如何极善言谈、长袖善舞,邱华此时也只感觉身体被掏空,头痛得瘫在沙发上,不想再多说一个字。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