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我欲修仙,日更三千 > 第92章 流光画屏

第92章 流光画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本站小说阅读APP下载,免费无广告 点击下载

    “连续剧?”张镜莲品味了一下这三个字, 饶有兴致道,“你说来听听。”

    诗千改就与她讲解了一番,一边也尝试摸索了一下玉石板, 又发现惊喜。

    现在灵犀玉网里能够放映的视频清晰度都不够, 看起来跟加了一层马赛克似的, 这是因为阵法支撑不起那么多人、那么复杂广阔的范围, 用来放电视剧肯定不行。

    想要看比较清晰的,则只能在雅间内部, 就像她放出的那支《掌门》预告一样,而且同一时间段人要是太多还会“网崩了”。目前最清晰的一次大范围播放视频是她上次的水镜“直播”,水镜需要高修为来支撑,想日常使用也不现实。

    但是这个玉石板成像却很清晰,如果再改进改进,几乎能达到改良后流光石的画面精度。

    张镜莲越听越露出思考的表情,道:“这个点子倒挺有趣的。”

    与流光戏是一个道理,但比流光戏所能兼容的故事更多。毕竟一出流光戏至多两个时辰, 再多就显得臃肿了, 但连续剧每天放映, 却能讲述一个很长的故事。

    诗千改写的那些中长篇小说, 或许都可以转化成连续剧。

    “只不过, 这种玉石板只是一个偶然的废品。我手下那个匠修都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张镜莲若有所思, “想要量产, 还得再研究研究。而且这种灵玉成本比较高, 一开始应该会卖得很贵价。”

    这世上的灵玉有很多种, 每一种都有其不同的性质, 选做灵器时也有讲究。

    她毕竟是个商人, 很快就想到了其前景与缺陷, 又继续说,“专门买这一块玉板回去,却只能等待连续剧上映才可以用起来,其他时候上面最多就放一些灵犀玉网上的流光石录影……会买的人恐怕很少。”

    诗千改一想,也觉得是个问题。这就相当于有了电视,电视台却还都没影。

    “不过问题也不大。等诗妹你的剧排好,何愁读者不追捧?”张镜莲笑道,“我们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后面所有人都会跟着我们了。”

    她一锤定音,“这笔生意,我觉得可做。”

    诗千改亦是笑道:“反正咱们做的开创举动也不止这一个了。”

    她举起茶杯,假做了个敬酒的姿势,张镜莲便玩笑着与她碰杯。

    张镜莲问:“你觉得,这东西应该取什么名字?”

    诗千改想了想,觉得叫个“电视”太古怪了,就说:“‘流光画屏’怎么样?”

    简单粗暴,流光石和液晶显示屏结合的名字。

    张镜莲点头:“简单明了。”

    谈完生意,剩下的就是天南地北地瞎侃了。二人谈笑了一会儿,诗千改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张夫人,你想不想要在我的《盛世》里领一个角色名字?”

    这是她最近新弄出的一个小活动,因为《盛世》是个种田基建文,涉及到的势力与人物十分之多,诗千改取名字都快取不过来了,就向读者发起了一个征集。

    倒也并不是以读者为原型,大部分都是一些不影响主线剧情的小角色,让书迷们“客串”一下。

    在她的世界,类似的举动并不罕见,这样的互动颇有趣味。但这个世界的读者们没见过,热情高涨,十分踊跃,甚至还有把自己的真名都投过来的,每天飞来的信件比往常多了一倍,吴丽春都得用芥子戒才能搬得动。

    “是你最近那个征集吗?”张镜莲咳嗽了一声,视线罕见地略有飘忽,“其实……我也匿名投了。”

    就是没选中。

    诗千改:“?”

    她一时间想笑,赶紧打住,问道,“你投的是什么名字?”

    都是朋友了,这点特殊待遇还是有的——真不见她一开始取名取不过来时,天天骚扰贺雪和夜九阳。

    “我把我和阿双的名各取了一个谐音字,叫‘连霜’。”张镜莲以筷子蘸了点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两个字。

    诗千改将其记下,不由得有些感慨,道:“没想到夫人你也对姓名征集这么感兴趣。”

    张镜莲在她心中一直是个商海沉浮的霸总,却还有这么小孩儿心性的一面。

    “可不止是我呢。”张镜莲悠然笑起来,“我敢说,那些信里一定还有其他让你吃惊的人物。”

    诗千改扬了扬眉,见她如此笃定,不由得好奇起来。可张镜莲偏偏不告诉她,只说日后若有缘肯定会发现。

    *

    几日后,九月初六,浙州。

    严理繁看着自己面前的报纸,表情严肃,仿佛陷入沉思。

    他沉思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最新几份《盛世》的更新里,出现了他投的名字。

    严理繁并不是主动要参加的,这个征集在现实里和灵犀玉网里同步进行,当时消息一出,会首就拉着他要一起取名。他被烦得没办法,也怕暴露,就随手取了一个。

    结果最后居然被选中了!

    严理繁:“……”

    怎么有这等事情!

    他当时下意识取的名字是“岩重秀”,其实来自他最早的一个笔名“重岩积秀”,字眼常见,但组合起来倒不算太常见,让他非常有代入感。

    等他回过神,名字都已经交上去了,再改也显得突兀,只好就这样放着。

    而且,这个“岩重秀”还是被女主角陆泽瑶从人类大陆抓回去帮忙处理妖国事务的倒霉书生老头之一。

    严理繁:“……”

    可恶!

    好在似乎没人发现,连张镜莲都没什么反应。

    观察好几天,严理繁才松了口气。他早年用过的笔名那么多,张镜莲这个晚辈怎么可能知道?

    他目前在敌营卧底,推广复古派已经大有进展,可不能功亏一篑。

    之前的剧情进展到陆泽瑶想要通过交换的方式从那些流落的人族世家里换取书籍,妖族生产落后贫乏,要用什么东西来交易呢?

    当时读者讨论了很多:

    【我觉得是打猎吧,妖族大陆灵气充足,各种灵禽灵兽在人族那边都是珍奇。】

    【但是现在妖族百姓们忙得热火朝天,连她的护卫队都被派下去了,陆帝目前也没有那种战斗力超强、可供驱策的大妖下属,哪儿有这么多空闲打猎?】

    【莫非陛下要自己上场……哈哈哈,想想还觉得有些搞笑!到时候一群妖物抬着猎物……老天爷,真的好像部落献宝。】

    众读者各种出主意,而书中的陆泽瑶微服在皇城里到处走了一圈,主要看了田野乡间,回去之后就高深莫测地说:“我有办法了。”

    到了交易的那一天,她率领信使团落到了世家轿子前。

    有陆泽瑶这个穿越者的审美把关,从人族的角度看,这妖族队伍端的是一个仙气飘飘、羽衣霓裳,与从前那些穿兽皮麻布的妖族土包子完全不一样,所以瞬间被镇住了。

    而陆泽瑶先是与人族进行了玄妙的谈话,又把自己的形象抬高一层,然后让下属们取出交易所用的盒子。

    那盒子做工精致,打开一看,华美的锦布上就放着一株绿植。其灵气充足,品相完美,仿佛还带着旺盛的生命力。

    “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仙草?!”

    世家们再次被镇住了,连忙请随行的医师来检查,而医师细细端详后肯定了这个结论。

    读者们也被震住了,陆泽瑶哪里来的仙草?!

    连严理繁都被勾起了好奇心,那两日起个大早等《兰朝日报》揭秘。然后下章画面一转,交易结束。那些信使们先是大松一口气,然后激动地说:“陛下真是料事如神,这样居然真的可以!!”

    ——原来,所谓的“仙草”,不是别的,正是妖族百姓田里那些困扰他们的杂草灵植!

    “灵气充足”——两个大陆灵气浓度差异极大,这里的杂草灵植当然也有此特征;

    “品相完美”——杂草们都是长在精心侍弄的田地里的,和庄稼争夺养分,当然长得无比壮实;

    “生命力旺盛”——能经过第一第二轮的药剂除草还活下来的杂草,当然是生命力旺盛。

    这种杂草只能手工拔除,而妖族百姓们松散惯了,拔草的时候就意思意思,应付过去——这就是种族差异,他们根本就没这么细致地除过草。

    陆泽瑶为此十分烦恼,而仙草事件,一举两得——拔个草就有钱赚,哪个妖还松散?简直生怕自家田里的草被别人抢去!

    当时严理繁看到:“……”

    无耻,好无耻!陆泽瑶这方面的性格真是和翡不琢本人一模一样!

    但是,居然看得莫名挺舒爽……

    这个剧情一出,读者们纷纷笑喷:

    【绝了,太绝了!陛下可真是精打细算过日子!】

    【这就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哈哈哈哈!】

    【陆帝:只有我骗别人的份,没人能从我身上占到一分便宜。】

    比起先前两个“姐姐”,读者们对陆泽瑶的称呼就霸气得多,一般是陆帝或者陛下。后者书迷内部使用时更多,否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叫当今的小皇帝。

    事实上,陆泽瑶倒也没有骗人,所有的灵植、灵兽灵禽,只要无毒,凡人服食都只有好处。说实在的,妖界田里的杂草肯定比人界长出来的灵芝延年益寿。

    她先前已经化解了一遍喷“除草药剂”的毒,给世家们的药方也保证最后入口的仙草绝对安全。

    就这样,陆泽瑶空手套白狼,换取了许多有用书籍,还忽悠了几个世家子来帮她干活。

    她挑人是看性格的,心机深重之辈肯定不要。岩重秀就是这群世家子里的一个,他年岁很大,虽然学识广博,但因为脾气很臭、容易得罪人,家族一直没放他进过官场。如今“求仙问道”倒也是个好去处。

    ……严理繁知道这个性格设置只是巧合,但还是心情复杂。

    而书中,妖国大陆已经度过了春天,即将进入炎热的夏日。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片大陆只适合皮糙肉厚的妖族生存,一到夏天那可真是“伏旱千里”,每年都要死很多人。

    陆泽瑶之前听属下的描述,早早就开始做准备。这也是为何她需要人族书籍的原因:她知道有水利工具的存在,但是妖国没有,她不知道具体怎么造。

    最新一章里,岩重秀已经准备开始率妖族队伍修建水渠,而这时也遇到了一个难题——

    皇城穿城河的上游在青鸾一族的驻地,这个青鸾一族在之前的皇室争斗里支持的不是现在的陆泽瑶,不仅如此,还暗害过陆泽瑶。在她当政后,双方一直没有联系过。

    陆泽瑶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驯服青鸾一族,得到其助力,才能放心兴修水利。岩老头操心劳力,做先遣兵。

    严理繁恍惚间觉得简直是自己在头疼这些问题,干脆合上报纸,眼不见心不烦。

    忽然,门被打开了:“严爷爷,我又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

    严理繁每年盛夏在南宫家避暑,现在早已回到了自己家,但南宫从这个小辈还是时时拜访。

    南宫琮自从上次与严理繁一起玩过剧本杀之后,二人就建立了一种微妙的忘年交友谊。

    他克服了最开始的敬畏,发现严爷爷其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而且总是心口不一,明明也很喜欢玩,但非要装作很严厉。

    家族一开始知道时,非常鼓励他多多和严理繁往来,但南宫琮自己反而不愿那么功利,只想和老爷子一起玩游戏。

    光是剧本杀,他们都一起玩过十几局了,每次都是他提议。严理繁表面上不愿,但最终都磨不过他。

    果然,只听严爷爷哼了一声:“成天想着玩,什么时候知道学习?”

    “嘿嘿嘿。”南宫琮死皮不要脸,大着胆子说,“不过这个好玩的东西,是翡不琢先生和张镜莲夫人搞出来的。”

    既然严爷爷上次都没有排斥剧本杀,那么这次应该也可以。

    他虽然不差零花钱,但父母不会允许他如此玩乐,剧本杀盒子之类的东西都放在严理繁这里。

    严理繁:“……”

    怎么哪哪儿都有那小姑娘的名字!

    他斜着眼睛看南宫琮,示意他快讲。

    “这回是一样新式灵器,名为‘流光画屏’。”南宫琮从袖子里掏出宣传简报,递给严理繁。

    流光画屏的宣传暂时还只在金陵,试探性地推出了五百块画屏售卖。他提前联系了一个掮客朋友,让人替他先买一下。

    有些黄牛已经闻风而动,提前囤了货,就是觉得翡不琢搞出的生意一定大赚。

    好在张夫人这次也实行了和流光戏票一样的“限购”,否则他根本都买不到。

    严理繁接过一看,皱了皱眉:“主意倒是不错……但是提前买回来,岂非只是一块废板?谁知道翡不琢什么时候能把这‘连续剧’给拍出来。”

    南宫琮信誓旦旦:“先生肯定不会骗我们的!”

    他现在已经对翡不琢有一种盲目信任。

    严理繁:“……”

    这小子!还记不记得他是谁?

    他把简报丢到一边,起身吹了下胡子说:“想买也随便你。”

    身后南宫琮欢呼一声,跑出了门。

    ……

    陇州。

    狄肃哼着小曲儿领回了今日的《兰朝日报》,好友看见她一脸喜色,笑问:“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呀?”

    “我的名字被翡不琢先生选中了!”狄肃振奋道。

    她从书亭走来的这段路上,几乎把这件喜事昭告天下,对话恨不得这样——

    友人:老狄中午吃什么?

    狄肃:你怎么知道我名字被翡不琢先生选中了?

    “嚯!”

    好友一下子凑过来,不远处纳凉的果农也都围过来赞叹:

    “你取的什么?快让我看看。”

    “好运气!”

    “哎!我投了十个呢,结果一个都没中!”

    “就叫‘老狄’,其实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狄肃用沉稳的语调说,成功让其他人都艳羡起来:“不管重不重要,都是被先生选中了!”

    翡不琢使用读者起的名字会在章节后的留言里说明,几人接过一看,果真是狄肃的地址,并非是巧合重名。

    狄肃的角色确实不是重要配角,只是看守青鸾一族葡萄园的一个小果农。

    但是她却格外满足,因为她除了取这个名字,信里面还说了一番自己的经历对先生表示感激,并且许愿说希望这个角色是个女人,且能与葡萄相关。

    而翡不琢当真满足了她的心愿!

    她只是一个小读者,竟然也被先生记在了心里……狄肃想一想,就觉得十分激动。

    以后就算她不在了,这个名字也会随着先生的作品一起流传下去。

    狄肃炫耀完毕,回到家,郑重其事地将那一小块内容剪下来,贴到了自己的手记里。

    她今日买了两份报纸,其中专门有一份就是为了做这个的。

    而后她又抱手欣赏了许久。

    读者都能猜到,《盛世》接下来陆泽瑶驯服青鸾一族的剧情汇合预告中的后半段接上,但肯定不止那么简单。

    不知这个角色在接下来会发挥什么作用呢?

    *

    琅嬛。

    还有几日就是九九重阳节了,九是道家中的极数,因此在修仙的大雅,重阳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敬神节日。

    琅嬛到时候会放三天假,以供学生们出门登高游玩。

    诗千改那天和张镜莲谈完之后就在思考电视剧的剧本,感慨自己穿越之后可真是跨行业。

    其实直接用她原来的《千金》和《赌翠》改也可以,长度也合适,但她还是想写一个新的。

    至于《盛世》,她预计中会比较长,源源不绝几可上百的人物也过于繁多,目前的戏剧水平可能会改得很糟糕,就暂时搁置了。

    两部流光戏大火,各方跟风,梨园客也都想投身这新行当。雅音华光已经凑齐了演员,开始拍《千金》、《赌翠》,还约了另外文修的三部小说筹备改编,届时可以接二连三上映。

    诗千改想把新剧本采用美剧那种边拍边放的形式,可是题材迟迟不定,灵感阻塞。

    她闲不下来,于是再度搁置,目前专注于密室逃脱项目和《桃源》第五案。

    雅音华光班主祝奇志对此很热衷,《掌门》没上映就在金陵买了块地皮,一比一复刻电影中的机关,有修士参与建造进度就很快,不过多久就可以开放了。

    初七这天傍晚,何芷芷来找了诗千改。

    在魔教事发之后,何芷芷一直有些神思不属,像她这样的好学生听课时也会走神,还有三天请了假没有来上课——她作为嫡系何家人,难免需要配合玄灵阁走些程序。

    何芷芷和何文宣是一样的父母,放普通人身上就是血海深仇了。诗千改不知道她现在对自己是什么观感,也不知道她对自己的父母究竟有多少感情。

    诗千改在任务的过程里没有任何添油加醋行为,各方也都可以为她作证。她的确问心无愧,何家人供奉未文教被处罚都是咎由自取,但传言里难免把她和何家作对立。

    她在事后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何家抄家所得的一些信息整合起来,递到了何芷芷的院子里——如果何芷芷有心,这些信息可以帮助她重整何家的势力;若是无心,她在其中所附带的信件也可以代表自己的清白态度。

    现在正是菊花开放的时节,何芷芷瘦了很多,因为为父带孝,发髻上还簪了一朵白菊。

    她和诗千改漫步在琅嬛一座山脚下的菊花丛边,忽然开口道:“多谢你给我的信。我这几天想了很多,发现,我最该高兴的还是你将何文宣阉了。”

    诗千改没想到她第一句竟是这个,猝不及防咳嗽起来:“?”

    以何芷芷的性格,竟然会直接说出“阉了”这个词,看来这几天确实心态变了很多。

    对话似乎变得有些搞笑,何芷芷也咳嗽了一下,脸上浮出些许笑意,有点不好意思。

    她移开视线,解释自己何出此言:“何家的残部现在都紧巴着我……我从前从未被这样对待过。”

    他们的态度转变是因为,现在嫡系里唯一还一身清白、能延续血脉的只剩下她了。而且还是琅嬛的学生,多么前途光明。

    何芷芷先是受宠若惊,然后又觉得讽刺。

    出事这么久,她除了失落,居然没有多少难过之情,更对玄灵阁和诗千改兴不起半点迁怒之情。

    仔细算来,她在何家待的时间其实根本就不长,十岁考中绩溪书院,自此借住念书,节假日才回家;十五岁结业之后直接被送进了一个中小门派;再之后就来了琅嬛。

    何芷芷很清楚,父母对她没有什么亲缘之爱,否则不会那么随便就给她选一个门派。正常世家里受到期待的孩子,会像何文宣一样养在本地,找最好的先生夫子,然后直接去考玄春闱进入三大门派,以保证自己的履历光鲜。

    她从小胆小文静,不敢不合群,在前一个门派时的舍友都是平民孩子,于是她也跟着她们一起出去打工找活计,自给自足。那其实是一段很快乐的日子,朋友们也都是很好的人,至今还联系。

    惟有一点让她有些意难平,那就是她不问父母要束脩,父母竟然也真的想不起来给,以为她离开前给的那么些就够了。连舍友们的父母都会给她们寄礼物、补贴钱财。可所谓“家大业大”的何家,整整八年多都对她不闻不问。

    ——不,也是会问的。在弟弟需要的时候才会问,比如让她陪着弟弟同去玄春闱。

    何芷芷这些年一直有在陆陆续续给家里寄钱,私下里还有一小笔账,计算她什么时候能还清养她花费的钱。她从前不知道也不愿意想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才忽然发现:原来,她早就在为自己脱离何家做准备了。

    她不自觉就把这些话说了出来,而后呼出一口气:“……我原先交好的那些世家朋友都不太愿意听我说这些。也只有你会听我这样讲了,谢谢你。我可不可以……也叫你诗妹?”

    何芷芷看着诗千改,她竟然有些紧张。自从被琅嬛录入以来,她最钦佩的同窗就是诗千改,心里很怕诗千改因为这件事情从此疏远她。

    “当然可以。”

    诗千改听在耳朵里,心想,就算在大雅,像何家这么重男轻女的奇葩父母也少见。这已经属于魔怔的范围,每个明眼的外人都知道何芷芷和何文宣谁更优秀,可他们却都一叶障目。

    “诗妹,我这样是不是很冷血?”何芷芷摸摸心口,“……父亲死了,母亲流放,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也没有恨意。就只是觉得,没有感情而已。

    诗千改轻柔却肯定地说:“你不是。”

    何芷芷笑了笑,眉眼间的阴霾清扫了一些。她说:“这些天我落了好多功课,得回去补了。拉着你聊天也耽误了你时间,多谢你。”

    走的时候,她把发冠上的白菊拆了下来,扔进了花田之中。

    *

    初八,灵犀玉网一片欢腾。

    【诸君,好消息!!翡不琢先生终于又写《桃源公案》了!】

    【还是原先的《聆阁日报》吗?哎呀!失策失策,先生在《兰朝》连载后我就没买了!】

    【也没事,隔几日就会有转载。这回的杀人案也很有意思,而且在文章结尾,先生还又推出了一个新东西!】

    姜三娘这回运气不太好,隔了这么久才终于买到了《盛世》的票。

    她对最新的文章消息暂时还一无所知,从扬州到金陵,姜三娘坐了一夜的火炼金蛟,腰酸背痛,但走进雅音华光时还是很兴奋。

    在门前时,姜三娘习惯性看了一眼门口简报,然后看到了一张没见过的宣传报。

    密室机关逃脱……?

    她的心中疑惑道,这是什么东西?了琅嬛。

    何芷芷很清楚,父母对她没有什么亲缘之爱,否则不会那么随便就给她选一个门派。正常世家里受到期待的孩子,会像何文宣一样养在本地,找最好的先生夫子,然后直接去考玄春闱进入三大门派,以保证自己的履历光鲜。

    她从小胆小文静,不敢不合群,在前一个门派时的舍友都是平民孩子,于是她也跟着她们一起出去打工找活计,自给自足。那其实是一段很快乐的日子,朋友们也都是很好的人,至今还联系。

    惟有一点让她有些意难平,那就是她不问父母要束脩,父母竟然也真的想不起来给,以为她离开前给的那么些就够了。连舍友们的父母都会给她们寄礼物、补贴钱财。可所谓“家大业大”的何家,整整八年多都对她不闻不问。

    ——不,也是会问的。在弟弟需要的时候才会问,比如让她陪着弟弟同去玄春闱。

    何芷芷这些年一直有在陆陆续续给家里寄钱,私下里还有一小笔账,计算她什么时候能还清养她花费的钱。她从前不知道也不愿意想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才忽然发现:原来,她早就在为自己脱离何家做准备了。

    她不自觉就把这些话说了出来,而后呼出一口气:“……我原先交好的那些世家朋友都不太愿意听我说这些。也只有你会听我这样讲了,谢谢你。我可不可以……也叫你诗妹?”

    何芷芷看着诗千改,她竟然有些紧张。自从被琅嬛录入以来,她最钦佩的同窗就是诗千改,心里很怕诗千改因为这件事情从此疏远她。

    “当然可以。”

    诗千改听在耳朵里,心想,就算在大雅,像何家这么重男轻女的奇葩父母也少见。这已经属于魔怔的范围,每个明眼的外人都知道何芷芷和何文宣谁更优秀,可他们却都一叶障目。

    “诗妹,我这样是不是很冷血?”何芷芷摸摸心口,“……父亲死了,母亲流放,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也没有恨意。就只是觉得,没有感情而已。

    诗千改轻柔却肯定地说:“你不是。”

    何芷芷笑了笑,眉眼间的阴霾清扫了一些。她说:“这些天我落了好多功课,得回去补了。拉着你聊天也耽误了你时间,多谢你。”

    走的时候,她把发冠上的白菊拆了下来,扔进了花田之中。

    *

    初八,灵犀玉网一片欢腾。

    【诸君,好消息!!翡不琢先生终于又写《桃源公案》了!】

    【还是原先的《聆阁日报》吗?哎呀!失策失策,先生在《兰朝》连载后我就没买了!】

    【也没事,隔几日就会有转载。这回的杀人案也很有意思,而且在文章结尾,先生还又推出了一个新东西!】

    姜三娘这回运气不太好,隔了这么久才终于买到了《盛世》的票。

    她对最新的文章消息暂时还一无所知,从扬州到金陵,姜三娘坐了一夜的火炼金蛟,腰酸背痛,但走进雅音华光时还是很兴奋。

    在门前时,姜三娘习惯性看了一眼门口简报,然后看到了一张没见过的宣传报。

    密室机关逃脱……?

    她的心中疑惑道,这是什么东西?了琅嬛。

    何芷芷很清楚,父母对她没有什么亲缘之爱,否则不会那么随便就给她选一个门派。正常世家里受到期待的孩子,会像何文宣一样养在本地,找最好的先生夫子,然后直接去考玄春闱进入三大门派,以保证自己的履历光鲜。

    她从小胆小文静,不敢不合群,在前一个门派时的舍友都是平民孩子,于是她也跟着她们一起出去打工找活计,自给自足。那其实是一段很快乐的日子,朋友们也都是很好的人,至今还联系。

    惟有一点让她有些意难平,那就是她不问父母要束脩,父母竟然也真的想不起来给,以为她离开前给的那么些就够了。连舍友们的父母都会给她们寄礼物、补贴钱财。可所谓“家大业大”的何家,整整八年多都对她不闻不问。

    ——不,也是会问的。在弟弟需要的时候才会问,比如让她陪着弟弟同去玄春闱。

    何芷芷这些年一直有在陆陆续续给家里寄钱,私下里还有一小笔账,计算她什么时候能还清养她花费的钱。她从前不知道也不愿意想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才忽然发现:原来,她早就在为自己脱离何家做准备了。

    她不自觉就把这些话说了出来,而后呼出一口气:“……我原先交好的那些世家朋友都不太愿意听我说这些。也只有你会听我这样讲了,谢谢你。我可不可以……也叫你诗妹?”

    何芷芷看着诗千改,她竟然有些紧张。自从被琅嬛录入以来,她最钦佩的同窗就是诗千改,心里很怕诗千改因为这件事情从此疏远她。

    “当然可以。”

    诗千改听在耳朵里,心想,就算在大雅,像何家这么重男轻女的奇葩父母也少见。这已经属于魔怔的范围,每个明眼的外人都知道何芷芷和何文宣谁更优秀,可他们却都一叶障目。

    “诗妹,我这样是不是很冷血?”何芷芷摸摸心口,“……父亲死了,母亲流放,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也没有恨意。就只是觉得,没有感情而已。

    诗千改轻柔却肯定地说:“你不是。”

    何芷芷笑了笑,眉眼间的阴霾清扫了一些。她说:“这些天我落了好多功课,得回去补了。拉着你聊天也耽误了你时间,多谢你。”

    走的时候,她把发冠上的白菊拆了下来,扔进了花田之中。

    *

    初八,灵犀玉网一片欢腾。

    【诸君,好消息!!翡不琢先生终于又写《桃源公案》了!】

    【还是原先的《聆阁日报》吗?哎呀!失策失策,先生在《兰朝》连载后我就没买了!】

    【也没事,隔几日就会有转载。这回的杀人案也很有意思,而且在文章结尾,先生还又推出了一个新东西!】

    姜三娘这回运气不太好,隔了这么久才终于买到了《盛世》的票。

    她对最新的文章消息暂时还一无所知,从扬州到金陵,姜三娘坐了一夜的火炼金蛟,腰酸背痛,但走进雅音华光时还是很兴奋。

    在门前时,姜三娘习惯性看了一眼门口简报,然后看到了一张没见过的宣传报。

    密室机关逃脱……?

    她的心中疑惑道,这是什么东西?了琅嬛。

    何芷芷很清楚,父母对她没有什么亲缘之爱,否则不会那么随便就给她选一个门派。正常世家里受到期待的孩子,会像何文宣一样养在本地,找最好的先生夫子,然后直接去考玄春闱进入三大门派,以保证自己的履历光鲜。

    她从小胆小文静,不敢不合群,在前一个门派时的舍友都是平民孩子,于是她也跟着她们一起出去打工找活计,自给自足。那其实是一段很快乐的日子,朋友们也都是很好的人,至今还联系。

    惟有一点让她有些意难平,那就是她不问父母要束脩,父母竟然也真的想不起来给,以为她离开前给的那么些就够了。连舍友们的父母都会给她们寄礼物、补贴钱财。可所谓“家大业大”的何家,整整八年多都对她不闻不问。

    ——不,也是会问的。在弟弟需要的时候才会问,比如让她陪着弟弟同去玄春闱。

    何芷芷这些年一直有在陆陆续续给家里寄钱,私下里还有一小笔账,计算她什么时候能还清养她花费的钱。她从前不知道也不愿意想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才忽然发现:原来,她早就在为自己脱离何家做准备了。

    她不自觉就把这些话说了出来,而后呼出一口气:“……我原先交好的那些世家朋友都不太愿意听我说这些。也只有你会听我这样讲了,谢谢你。我可不可以……也叫你诗妹?”

    何芷芷看着诗千改,她竟然有些紧张。自从被琅嬛录入以来,她最钦佩的同窗就是诗千改,心里很怕诗千改因为这件事情从此疏远她。

    “当然可以。”

    诗千改听在耳朵里,心想,就算在大雅,像何家这么重男轻女的奇葩父母也少见。这已经属于魔怔的范围,每个明眼的外人都知道何芷芷和何文宣谁更优秀,可他们却都一叶障目。

    “诗妹,我这样是不是很冷血?”何芷芷摸摸心口,“……父亲死了,母亲流放,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也没有恨意。就只是觉得,没有感情而已。

    诗千改轻柔却肯定地说:“你不是。”

    何芷芷笑了笑,眉眼间的阴霾清扫了一些。她说:“这些天我落了好多功课,得回去补了。拉着你聊天也耽误了你时间,多谢你。”

    走的时候,她把发冠上的白菊拆了下来,扔进了花田之中。

    *

    初八,灵犀玉网一片欢腾。

    【诸君,好消息!!翡不琢先生终于又写《桃源公案》了!】

    【还是原先的《聆阁日报》吗?哎呀!失策失策,先生在《兰朝》连载后我就没买了!】

    【也没事,隔几日就会有转载。这回的杀人案也很有意思,而且在文章结尾,先生还又推出了一个新东西!】

    姜三娘这回运气不太好,隔了这么久才终于买到了《盛世》的票。

    她对最新的文章消息暂时还一无所知,从扬州到金陵,姜三娘坐了一夜的火炼金蛟,腰酸背痛,但走进雅音华光时还是很兴奋。

    在门前时,姜三娘习惯性看了一眼门口简报,然后看到了一张没见过的宣传报。

    密室机关逃脱……?

    她的心中疑惑道,这是什么东西?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