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七零懒惰红包群 > 第177章 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177章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楚原不是第一回见到叶隐川, 之前在福平市人民饭店,他和他堂妹就曾遇见过茵茵和叶隐川, 只是那会他注意力都在茵茵身上, 没留意到他。

而在他看过茵茵对象的照片后便将叶隐川记了下来,这回再见到,那是怎么都不会认错的了, 这时候身高超过一米九的还真没有多少。

王校长脸色有些难看了:

“现在转乘火车要晚上才有票,到了青市得半夜,到时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去?”旅馆是组委会订好的,不是你想住哪就是哪的。

楚原自然也明白, 心里暗恨,早知道他就提前多问一句王校长了, 那会儿要是知道苗茵茵的对象来送他们他就自己买票走了。

想到楚原的身份,王校长舒缓了语气:

“你喜欢做火车咱们回来的时候再坐,这会儿也是没办法了,难得人家叶师长还大方, 别挑剔了!”

后面一句是小声说的。

叶隐川抱着手臂笑看着。

楚原看向他的敌意根本就没想要隐藏, 他得多缺心眼才看不出来。

而原因嘛, 他自然也猜得到,看向没有任何反常举动,在仔细和孙琪收拾刚买吃的东西的茵茵,叶隐川眼中闪过笑意。

现在他们军区都还认为茵茵是自己对象, 茵茵都没计较,现在茵茵拿自己当挡箭牌叶隐川自然没有任何意见,甚至很乐意帮她挡掉这些小麻烦, 免得她被人勾、引学坏了。

小姑娘就应该用心在学习上,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早着呢。

茵茵刚买的这些东西不是自己要用的, 是给老婶和叶隐川舅妈的。

她们总给她寄东西,这回去福林她当然不能空着手了,给她们准备的礼物另算,还买了一些江北这边的特产。

见茵茵就这样胡乱往袋子里塞,有轻微强迫症的叶隐川自然地接过,快速且整齐地帮她整理好,装完系好带子,一个完美的方形出现。

茵茵都习惯他收拾什么都要装成方形了。

对王校长和楚原笑道:

“校长,你们还有什么要带的东西么?”

“没有了,我就带一件衣服和饭盒水杯啥的就行了,楚原你呢?要准备什么不?干粮要不要买点?”

“不用了,既然赶时间就早点出发吧。”早点走好早点到,也能少跟这人相处。

“那行,现在就走吧。”

茵茵仍是坐在副驾驶座上。

叶隐川将茵茵的大包放好,又拿了一个较小的兜子放在她腿上,另外还有一个水杯。

“小心点,里面是热水,刚才问人要的。”

“噢!”

茵茵小心地放好,没问他怎么会想到给她打开水。

车子很快就上路了。

“那兜里是吃的,路上无聊吃着玩吧。”

茵茵打开腿上的三解兜,发现里面竟是炒瓜子、花生、干红枣、地瓜干、山楂干、香蕉干、沙果干还有一包小饼干……

难怪这人给她准备了一大杯开水呢!

将东西递到后座给他们吃。

孙琪抓了把果干,王校长也选了果干,省得吃瓜子啥的还得吐壳把人车弄脏。

至于楚原,他礼貌地拒绝了。

茵茵见他上车就靠在车门上闭着眼睛还以为他晕车呢,便也不多打扰。

转过身来自己开心地吃了起来,还时不时给叶隐川递几个。

楚原即使没有睁眼睛看,听靠听都能想像得到这二人的甜蜜,顿时心里跟打翻了一窖的醋坛子一般,很不是滋味。

没人知道此时他心里的复杂,理智在继续努力追求还是放弃之间来回跳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理智告诉自己,人家不喜欢自己就不应该死缠烂打,可实际上自己舍得放弃茵茵么?

十八年来第一回喜欢上一个姑娘家,没谈上一天就因为对方有对象就要放弃么?他觉得很不甘心。

茵茵是真没想到楚原心里这样复杂,在她看来,楚原没有正经跟她表白过,只暧昧了一下,她也委婉地拒绝了,那他们俩便没有感情纠葛了。

这会儿正开心地吃着零食,渴了喝点水继续吃,一边还有叶隐川陪着聊天,一点都不无聊。

叶隐川很会聊天,他不止跟茵茵说话,还照顾到后面的王校长,叫人不至于太尴尬了。

很快便要到青市了。

“茵茵,我们会路过军区再到青市,你觉得是先进青市安顿好再去军区,还是顺路先到军区?”

茵茵看了眼王校长和楚原。

“不用管我们,坐车来比火车本来就快了两个小时,不着急的。”

何况就算到晚上了也有车送,他自然不急。

“那就先到军区吧,我给亲戚家送完东西咱们就去市里。”

叶隐川方向盘一打,走了一个岔路进去。

叶隐川看了下手表:

“这个时间我舅妈和你老婶肯定还在文工团呢,咱们得直接去那找她们。”

“嗯,正好一块找齐了,把东西给她们放家里咱们就走,不用多坐。”

叶隐川笑着答应,心想到时人家放不放你走我就不知道了。

兴许没什么喜欢什么吧,他舅妈养着他和表弟军子,一直遗憾没生个小姑娘出来,和茵茵相处之后便非常喜欢她,简单当成干女儿一般,对茵茵比对他和军子可好多了。

文工团正在排练节目呢,是准备元旦的时候在省里元旦晚会表演的,因为要上电视所以秦林很重视,每天都亲自陪着下面的女兵们排练。

偏是越紧张越容易出现问题。

在福林军区几乎没人不认识叶隐川,即使没说过话,肯定也认识他这人,知道他是洪司令和秦团长的亲外甥。

这不到了文工团,守门的直接就登记了一下让他自己进去找人。

叶隐川来过一次文工团便将地图给记在脑子里了,带着茵茵熟练地找到排练场,然后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

“发生什么事了么?秦团长在不在这?”

人群里的秦林听到叶隐川的声音,连忙出来:

“真的是小川来了……哎哟,茵茵,大宝贝噢!”

一把将茵茵抱住,蹭了蹭她的小脸蛋。

茵茵不好意思极了,有这么多外人在看着呢,旁人都在议论起来她和秦林的关系了,茵茵甚至听到有人在猜她是秦林娘家侄女呢。

“秦阿姨!”

“哎,这都多长时间没看着了,又漂亮了,是个大姑娘了!”

秦林上下打量她,眼中带着喜爱。

这时何小英也过来了,见到茵茵也很惊喜:

“茵茵怎么过来了?”

“嗯,今年在福林举行数、理、化竞赛,我和我们学校的校长还有另外一位同学来参加比赛。”

“我们茵茵真棒!对了,你爷奶身体还好么?”

“挺好的,我爷天天一大早要绕着场子里走上一圈。我奶天天上三楼、下三楼地各车间走。”领导视查。

“他们身体好,我和你老叔就放心了。你爹妈呢?小勇和小武他们都好不?”

何小英挨个问了一遍。

好在这会儿她们是在秦林的办公室,不怕人围观了。

“既然来这参加比赛,那还住什么旅馆?就住家里,早上叫你洪叔叔司机开车送你去,比完赛再接你回来多好!”

“不用的秦阿姨,还是住旅馆吧,这样比赛那有什么临时通知也不会漏掉。”

被遗忘的叶隐川接口:

“舅妈就别让她了,又不是外人,没啥好客气的。反正她比赛就只有两场,比完了接回来住两天就是了。”

“叶隐川说的是。对了秦阿姨,刚才看你们都围在那,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秦林一拍额头:

“你看我这记性,看到你太高兴把她们给忘了!”

“秦姐,是队里又有人受伤了?”何小英了解些内情问道。

秦林叹气:

“可不是!也不知道这些姑娘们一天天的都想些什么,斗来斗去的,可坑苦我了!”

“有人受伤了么?需要帮忙么?”

“忘了我们茵茵是个小神医了,赶紧的,去看看她们送医院没有呢,如果没送你就过去瞧瞧,看严重不严重。”

一打开门,不用去瞧了,对方强忍着疼叫人背了过来,要秦林替她做主呢。

“团长,你相信我,小春她就是故意的,她嫉妒我演铁梅!”一个漂亮姑娘满头汗,抹着眼泪道。

“什么叫我嫉妒你啊?你演的又不是最好的,我要嫉妒也嫉妒最好的去,哪轮得到你?真不害臊!”另一个漂亮姑娘为自己辩白。

“行了,行了,你不要你的腿了?要是看不好残疾了,往后都不能跳舞了!”

这会儿这姑娘是真的怕了,想要去医院了。

茵茵戴上群里送的医用手套,仔细地捏了捏对方肿起来的脚腕。

“骨头有些裂了,没有断。裂得不算太严重,吃点红伤药,贴上散瘀止痛膏药过半个月就没事了。为了防止意外,这段时间脚不能用力,尽量不要下地,至少三天内不要挪动。”

那姑娘不认识茵茵,对她的话自然半信半疑,看向秦林。

秦林点头:

“她是苗茵茵,你们用的美容霜就是她配的。她的医术高的很,你也算是运气好,竟然遇着她了,要想能恢复最好听她的话,不要乱动,不然往后你可别哭!”

“好,我不乱动。可是表演怎么办?”

“你还是先顾着你的脚吧!”

秦林心地好提醒了她一句,至于听不听就是她的事了。

茵茵没有插嘴,其实她这点伤如果用自己配的红药用不了几天就能恢复的。

那药她有给秦林,给不给对方用秦林说的算,她不会插手的。

安排人将伤者送走。

“这不是听说省里组织演节目,还要上电视么?而且这回表现好的还会被选到中央台春节晚会时上台表演,一听到这样的消息这群不省心的姑娘们便斗了起来,为了女主角的位置抢得是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行了不说她们了,倒是你上次去京里看到你胡奶奶身体可好?”

“胡奶奶身体很好,听说这半年来血压都没高过。洪爷爷的腿也没再疼过。”

叶隐川醋了:

“舅妈,这事你问我也可以啊,怎么还非得问茵茵,好像我不会跟你说真话似的。”

秦林失笑:

“连这理你也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茵茵是大夫,问她才能得到真实的情况,问你和电话里问你外婆有什么差别,瞒着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啊。”又对茵茵道:

“你洪叔叔不能轻易地离开军区,连过年都是我一个人回去陪二老待了三天又匆匆回来,直到现在没见过面。家里就两个老人在想想都觉得他们孤单,又没有退休,要是退下来了还能跟着我们过来住,唉!”

一家六口人在京城的、在福林的、在江北的,还有一个更远,在合海的。

茵茵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了,洪家的情况就跟古代将军世家差不多,男人都在外戍守一方,长年不能回家。只是古代儿女多,总有留在老人身边的,他们家是就俩孙子还一样各在一方,叶隐川算是回家最勤的了。

“好了舅妈,我这边还有事,一会儿还得回去,茵茵给你们带了东西,先回家把东西放一放吧。”

“还带了东西?你这丫头倒是知道惦记我们!”秦林没有说客套话,笑着带他们回去。

“小英,你也回去下吧。”

“好,我安排下手里的事就回去。”何小英知道茵茵得先去洪家。

路上秦林还拉着茵茵说个不停,问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叶隐川和孙琪拎着袋子在后面,王校长二人就在军区等没有跟过去。

用不上十分钟就到了秦林家,茵茵不敢多耽误,将东西放下,给秦林解释什么东西怎么用后就赶紧去她老叔家放东西。

只剩自家人了,倒是更放松一些。

“大老远的,拿这些东西干嘛?就我和你老叔俩大人在家,平时都是在部队吃的。”

之前是家里有孩子她才特意回家做饭吃,孩子不在家自然不费那力气了。

“也没啥费事的,养殖场杀了只大猪,我妈和我奶卤了些猪心、猪肝,又熏了几只烧鸡、烧鸭和兔子,叫带过来给你和我老叔尝尝,自己吃不了就送人也是个人情。”

何小英明白他们的意思,是担心她们没什么东西跟人走人情,心里的感动就别提了。

“还有这些杂碎的东西是我在福平买的,老婶没事的时候磨牙嚼着吧,还有家里带来的鸡蛋、鹅蛋,天不热也不容易坏就多带了点。衣裳是厂子里新做的款式,给你带了两身,我老叔的就没有。”

“你老叔天天穿军装,也用不上。你考几天?到时我过去接你回来住几天再走吧?”

看着叶隐川从袋子里提出来的几盘鸡蛋、鹅蛋,何小英都麻木了。

茵茵想了下:

“都还不能确定呢,要到那里才知道,也不一定过来住,老婶不用特意准备什么。”

“难得来一趟,别这么快就走。”

又问清了她们安排住的地方名字便送她们离开了。

王校长是第一次进军区,被里面的严肃氛围影响,就坐在秦林办公室等着哪都不敢乱走,也嘱咐楚原就在原地等一下,别太好奇了惹事。

楚原应下,心里也很复杂,具体想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好在没用上二十分钟,茵茵就回来了。

“让校长久等了,不好意思。”

“也没多久,正好多看看军区,平时我可没机会看到这么多当兵的呢。”王校长笑道。

组委会订了青城离少年宫最近的几家旅馆。

这次因为三项竞赛在一起举行,所以也是历来参赛人数最多的一次,三个省有二百多人。

王校长到了之前给过通知的旅馆,竟然被告知,他们没有被安排在这里!

这下子可叫王校长懵住了。

“怎么会没有呢?我昨天还打电话跟组委会确认过呢!”

“确实不在这,要不你去组委会打听一下吧,他们今天就在少年宫布置场地呢。”

没有办法,大家只能去少年宫,不急不行啊,眼瞅着就要五点了,要下班了。

好消息是他们赶到那组会成员还没有全撤出去呢,还有工作的老师在,一查名册他们学校确实是被安排在刚才的旅馆了。

坏消息是,经过多方查证,负责订旅馆的工作人员操作失误,在旅馆做登记的时候将福平市给写成了福安市!

结果福平市代表学生和老师可不是找不到地方住了。

王校长急得嘴上都起泡了:

“那咋整啊?你看看赶紧给我们安排个地方啊?”

工作人员为难道:

“这临时咋安排啊?旅馆都满员了。要不你们就先去原本安排给福安市住的地方去?都这时间了不好安排啊!”

楚原皱眉:“就不能将我们安排到旅馆,等福安市的人过来去他们原本安排的地方么?”他明明记得在旅馆时问过,福安市的人还没来呢。

“是啊,麻烦你跟旅馆那里说一下呗!”

不想对方立马就不干了:

“这事本来也不是我负责的,我可没这权利去改资料。要不你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一下,等明天负责这个的人上班来了你再找他说?”

王校长脸色变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他还不明白这里面有猫腻,那他就是傻子!

深吸了口气,王校长正要翻脸,袖子被茵茵拉住。

茵茵同样不傻,哪还会看不出来这个针对?

显然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做出来的事,就算是闹起来也不能是现在闹,至少也得等他们江北省教委的人在才行,不然哪“讲”得通道理。

“校长,不如我们先去原本安排给福安市的地方瞧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咱们就另外找旅馆住,或者去我老叔家将就几天。”

王校长脸色变了几变,最终接受了茵茵的好意。

如果有可能他也不愿意得罪组委会啊,只是这也太欺负人了!

“那福安市人原本安排到哪了?”

一行人走进一排低矮的平房。

“这是男宿舍,老师和学生都住这屋。原本学生的行李可以借你们使,不过东西别给碰。”

王校长进去看了眼,一个宿舍十二个人,除了环境差点倒也没啥问题。

但进入到女生宿舍后,王校长说什么都不同意了。

原来这次参赛的人数太多了,少年宫旁边的旅馆根本就安排不下,没办法,只能就将一大部分人安排在离少年宫最近的青市二中学生宿舍里。

二中放假三天,学生宿舍被借来安排外地来的老师、参赛学生住宿,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安排完。

原来二中女生宿舍有限,偏这次参赛的女生竟然占总人数的一多半,根本就安排不过来。

不得已,女生这边只能两个人睡一张床!

王校长二话不说就催着茵茵出来。

对她道:

“你还是去你亲戚家住吧,只要明天早上早点过来别迟到了就行!”

明天考物理。

王校长这一年多和茵茵家走动得比较勤,知道她们家的情况,也知道这小姑娘从小就是娇养着长大的,没吃过苦,也不能吃一点苦。

这种情况下还是叫她住得舒服点,别影响了比赛的就麻烦了。

叶隐川将刚才打的一杯开水放得不烫了递给茵茵。

茵茵道谢接过,笑着对王校长道:

“这不是挺好的么?虽然是两个人一张床,但我可以和我表姐住一张床,既然大家都是这条件,我也不能搞特殊化不是?”没道理别人都可以住,就她不能。

校长就怕她意气用事:

“这哪能比?她们不是不这条件么,要是也有在青市的亲戚肯定也不会住这里了,叶师长,你劝劝她呢?”

叶隐川笑看着茵茵:

“一定要住在这里么?”

茵茵坚定地点头,不在意道:

“如果有人想用这种方式来影响我比赛的发挥的话,那我不如就让他们看看,我到底会不会被影响到?或者说即使被影响了,成绩也仍然不会叫他们如愿!”

叶隐川隐着笑,点点头,给她比了个大拇指。

“王校长不用担心,不过是住个两三天而已,茵茵没那么娇气的,就当是体验集体生活了,再说还有她表姐照顾她呢!”

孙琪忙点头:

“我会照顾好茵茵的。”

家属都这样说了,王校长即使再不放心也不好再劝说,只能不停地嘱咐她:

“值钱的东西一定要放好!文具盒自己也保管好,睡觉放枕头底下。”

“好,我们记住了!”

“别人给的东西别吃,水也别喝!”

茵茵、孙琪、叶隐川、楚原、宿舍里的人:……没那么娇气的,就当是体验集体生活了,再说还有她表姐照顾她呢!”

孙琪忙点头:

“我会照顾好茵茵的。”

家属都这样说了,王校长即使再不放心也不好再劝说,只能不停地嘱咐她:

“值钱的东西一定要放好!文具盒自己也保管好,睡觉放枕头底下。”

“好,我们记住了!”

“别人给的东西别吃,水也别喝!”

茵茵、孙琪、叶隐川、楚原、宿舍里的人:……没那么娇气的,就当是体验集体生活了,再说还有她表姐照顾她呢!”

孙琪忙点头:

“我会照顾好茵茵的。”

家属都这样说了,王校长即使再不放心也不好再劝说,只能不停地嘱咐她:

“值钱的东西一定要放好!文具盒自己也保管好,睡觉放枕头底下。”

“好,我们记住了!”

“别人给的东西别吃,水也别喝!”

茵茵、孙琪、叶隐川、楚原、宿舍里的人:……没那么娇气的,就当是体验集体生活了,再说还有她表姐照顾她呢!”

孙琪忙点头:

“我会照顾好茵茵的。”

家属都这样说了,王校长即使再不放心也不好再劝说,只能不停地嘱咐她:

“值钱的东西一定要放好!文具盒自己也保管好,睡觉放枕头底下。”

“好,我们记住了!”

“别人给的东西别吃,水也别喝!”

茵茵、孙琪、叶隐川、楚原、宿舍里的人:……

点击我免费看漫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