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六零职工家庭独生女[年代] > 第56章 重新考试

第56章 重新考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小说阅读APP下载,免费无广告 点击下载

    虎子没一会儿也出来了, 他刚刚是在屋里睡觉,白天上午一场初试、下午一场复试,花了他不少精力, 再加上因为紧张昨天晚上睡得很晚早上又早早起来了, 一天的考试下来, 难免精力不济, 睡了几个小时。

    这会儿看到程金华这个姨夫来了,立马过去跟他讲招工考试的题目,这就跟大部分学生考完试喜欢对答案一样, 对完答案心里才能安定下来。

    程金华他不仅是主任,而且当时进厂的时候还跟着一位师傅学了好几年的技术, 而现在进厂也快有十七年了,基础不可谓不结实,招工考试上的题目对于程金华来说就是信手拈来,更何况之前还是他带着虎子辅导的,对虎子要考的内容更是熟悉地不能再熟悉了。

    这会儿虎子只一说题目, 程金华就能说出答案来, 而最后对完答案之后,程金华更是确定虎子有九成几率是会被录取的。

    而虎子这会儿在跟姨夫对完答案,确定了自己大部分的题目都答得很好之后, 才放下心来, 在这之前, 他一直都在担心万一自己发挥失误了怎么办,还好没有。

    就算平时虎子再稳重,这会儿也难免喜形于色, 忍不住地咧嘴笑了。比起让他妈花钱给他走关系弄工作, 虎子更想靠着自己的能力通过招工考试考进去, 虽然他知道几百块钱他妈肯定是愿意为他出的,但是他不想自己连工作赚钱孝敬他妈妈都还没有,就先让他妈把钱给他花上了。

    为了能不让他妈多花这笔钱,虎子之前可以说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力来准备招工考试,前段时间可以说是他这十几年里学习最认真的时候了。还好,现在有了回报。

    虎子这会儿很是心满意足,笑着道:“到时候我进厂工作了,第一个月发了工资之后,我请咱们全家一起去国营大饭店吃饭。”

    对于虎子的这番话,大家也都没有反驳,毕竟这都是孩子的一番心意,就连黄从云和黄从芬她们姐妹俩,当年进厂第一个月工资发下来,不也是都忍不住地给一家人买了礼物吗?所以她们这会儿格外能理解虎子的心情。

    虎子已经打听好了,进厂之后当学徒第一个月的工资是十八块,到时候他请全家人一起吃晚饭,剩下的钱还能一人买一件不太贵的礼物,至于剩下的钱,虎子决定交给妈妈,他以前就说以后工作赚了钱都给妈妈花的。

    只不过这会儿他还没有进厂呢,招工考试都还没有公布结果呢,后面的这些话虎子就没有说,但是不妨碍他一个人在那傻乐。

    程荔月这会儿一边小口小口地啃着西瓜,一边为虎子这个哥哥高兴。虎子这个哥哥是个很好的哥哥,从小就是拿程荔月当亲妹妹看的,对于这个年代的人来说,能进厂当工人就是就是最大的喜事了,所以这会儿虎子这个哥哥可以通过招工考试,还真的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而且在程荔月眼里,虎子哥哥能通过招工考试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这几个月他的努力程荔月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为了方便程金华这个姨夫教导,那段时间虎子是过来她家这边住的,每天从早上看书到晚上,偶尔还会被她爸带到厂里动手实践一番,可以说是没有一丝懈怠了。

    当然,用虎子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本来就笨,比不得有天分的人,这会儿要是再不努力一点,那就太对不起姨夫天天花那么多时间来教我了。”

    其实程荔月并不觉得虎子这个哥哥有多笨,虽然平时憨厚了一点,但是智商肯定是没问题的,要是教学方法得当,考大学也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这个年代的教学方法实在是有些粗糙,再加上虎子他上初中那两年学校天天搞运动,就更不可能学习多少东西了,最后考高中自然就困难地很。

    不过这会儿高考停摆,就算虎子能上高中,也没办法考大学,最后的结果还是进厂工作,所以这会儿初中上得怎么样自然就无所谓了。否则若是能考大学的话,程荔月是一定会让裴立戎这个哥哥帮忙给虎子补课的。

    “你们来啦?正好,等我一会儿,我今天一定要下厨好好露一手。”黄从芬这会儿才下班从厂子里回来,早就准备一回来就好好做一顿大餐给儿子补补了,这段时间儿子的辛苦她也是看在眼里的,这会儿好不容易参加完了招工考试,她是一定得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儿子的。

    蒋顺也点点头,把手里的西瓜皮扔掉,准备去洗手跟着一起进厨房,他道:“菜我下去去接虎子的时候也顺路买好了,都放到厨房了,一会儿我也跟你一起,我做海鲜可有一手了。”

    黄从云和程金华本来是想要进去一起搭把手的,但是被蒋顺和黄从芬都赶了出来,让他们出去坐着歇着去。

    黄从云和程金华也能理解大姐他们这会儿的激动心情,于是夫妻俩就出去继续和黄姥姥还有黄姥爷唠嗑了。

    “还要吃吗?”虎子看到妹妹吃完了一块西瓜之后,立马问道。

    程荔月摇了摇头:“不吃了。”

    虎子道:“再吃一块吧,这个时候的西瓜是最甜的。”

    程荔月道:“一块就够了,一会儿我还要留着肚子吃大姨和姨夫亲手做的大餐呢!”

    虎子听到这话,再加上一会儿屋里那个西瓜也要让姨夫带回家去,妹妹想吃的时候还能吃,才没有继续劝。

    而程荔月这会儿不吃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西瓜不太甜。

    虽然对于这个年代的人来说,市面上供应的西瓜已经够甜了,但是对于程荔月这个在后世吃惯了各种经过几十年精心培育的品种瓜的人来说,这会儿的西瓜就是没有那么如人意了,虽然也甜,但是到底还没有到那种让程荔月惊艳的地步,是以每次吃瓜就是尝个鲜,并不会吃太多。

    蒋顺自从和黄从芬结婚了,就没少跟着一起下厨做饭,样样都是比着程金华来的,毕竟他好不容易娶上了自己喜欢的媳妇,可不能被比下去了,程金华这个“妹夫”能做的,蒋顺觉得自己也都能做,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再加上蒋顺之前可以说是孤身寡人一个过了好些年,虽说偶尔开玩笑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心里也是经常会觉得自己孤零零的,家里太冷清了。

    这会儿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个漂亮媳妇,日子过得比以前有滋有味多了,这会儿别说是天天做饭洗衣了,就是让他当牛做马他都愿意,这样一家和乐的日子,他很珍视了。

    “我来烧火,你洗菜就行。”黄从芬刚要烧火,这活计就被蒋顺揽了过去,自己蹲在那烧起灶台的火来了,一边烧一边道:“一会儿我做那个爆炒蛤蜊,这道菜我都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保证他们都爱吃,虎子上次吃的时候不也说好吃吗?正巧今天他考完试了,让他高兴一回。”

    黄从芬一边洗菜一边道:“嗯,我看你还买了豆角,我一会儿再做一个干煸豆角,正好荤素搭配,月月也喜欢吃,然后再来一个青椒炒肉和葱爆鸡蛋,外面黄瓜再不摘也老了,一会摘两根凉拌……”

    “做好了!大家准备洗手吃饭。”蒋顺一边端着菜出来一边说道。

    程金华听到之后,也赶紧洗了手过去帮忙端菜,没一会儿,桌子上的菜就摆满了。

    这么一桌子菜,对于其他人家来说,过年的时候都不一定能吃得到,但是在黄姥姥家这,一个月至少会吃上一回。

    不提黄从云和程金华他们两个,隔一段时间就送肉送蛋还有米面过来,还有蒋顺这个隔三差五跑车的,作为运输队司机,不仅工资高,而且福利还好,每次跑车回来,更是能带不少吃的,又因为经常往港口那边跑,海鲜这些东西黄家就一直没少过,连大闸蟹都能一两个月吃上一回。

    而且家里也没有要花大钱的地方,这日子就过得更好了。

    蒋顺和程金华性子也都差不多,都是舍得给家里买东西的,所以平常伙食就更是差不到哪里去了,像今天这样的大餐,一家人更是都习以为常了。

    蒋顺道:“程哥,虎子招工考试的结果就麻烦你帮忙盯一下了。”因为厂里那边说过两天出结果,也没有说具体哪一天,他们也不好天天蹲钢铁厂门口等,蒋顺自然就只能拜托程金华帮忙盯一下了,毕竟他是钢铁厂主任,到时候消息肯定知道的比他们早。

    “嗯,这事你放心,虎子这段时间还是我一手带着教的,他招工考试的结果我肯定会帮忙盯一下的。”这事对于程金华也就是顺手的事情,更何况虎子还是他外甥呢。

    蒋顺哈哈笑了两声,“行,那这事就让程哥你费心了,到时候就让这小子请你吃饭,他刚刚可说了,到时候工作之后第一个月发了工资要请大家去国营大饭店的。”

    虎子也挠了挠头笑了,他是肯定会请全家去吃饭的,这是他一早就想好的,肯定不会变卦的。

    程金华他们到了六点多才在黄姥姥这吃完饭准备回去,回去的时候,黄从云牵着闺女,程金华则抱着那个大西瓜。

    他们已经习惯每次到黄姥姥那边会被塞点东西带回去了,当然他们也经常送东西过去,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管是他们送东西过去还是黄姥姥给他们塞东西带走,都已经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他们很少推拒,几乎都是给了就带走。

    那个西瓜是在第二天吃的,跟隔壁一家一半,两家分着把西瓜吃完了,西瓜也够大,两家分着吃也不会不够分的。

    裴立戎他知道妹妹对西瓜兴趣不大,这才把妹妹送到他嘴边的那块吃不完的西瓜给吃掉了,浪费不好,有时候妹妹饭吃不完,裴立戎都会帮着一起吃,妹妹的胃口小,裴立戎已经习惯了,这会儿帮妹妹吃掉吃不完的西瓜,动作就更自然了,不假思索地就着妹妹的手三口两口把那块西瓜吃完了。

    明天就要新学期开学了,程荔月就要上二年级了,而裴立戎也要上五年级了,五年级上完,就升初中了。这会儿也幸好钢铁厂的子弟小学和子弟中学都是建在一块的,裴立戎以后就算是上了初中,照样可以接送妹妹,跟着妹妹每天一起上学。

    上学!程荔月抱着小橘叹了一口气,她的懒觉又没有了,以后又要每天早起了!

    唉!哥哥不在的时候,她觉得暑假过得好慢啊,哥哥怎么还不回来。而现在要开学了,没有懒觉睡了,她又觉得暑假过得好快,她懒觉还没有睡够呢。

    程荔月有些蔫蔫的,但到了第二天早上,还是乖乖地起床了。

    裴立戎他到了学校,把妹妹送到了新班级后,才去自己的班上。

    虽然升了一级,但是班级同学还是原来的同学,职工子弟小学是不分班的,只要你不中途退学,到了初中毕业,班上同学就还是一年级一起上学的那一批。

    所以这会儿程荔月一进班,就看到了早就已经到了的金梅梅和于平安他们,因为这一暑假他们也没少到彼此的家里做客一起玩,虽然放了一个暑假的假期,他们关系还是好得很,一见面就说上了。

    而另一边,钢铁厂那边招工考试的结果也出来了,只不过却出了波折,需要重考。

    程金华道:“虎子这次招工考试通过了,名单出来了,上面也有他。只不过,这会儿还得重新考一次。”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考了一回吗?现在怎么还要考一回,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黄从芬有些紧张地问道。

    程金华安慰道:“不独虎子,所有人都是要一起重考的,不过你们放心,重考的卷子跟之前的难度差不多,本来虎子就是考上的,这会儿重考一回肯定是照样也能考上。至于这中间发生的事情,说来也复杂。”然后程金华就把为什么要重新招工考试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其实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首先这事跟厂里的两个主任有关,一个是之前跟程金华家有过龃龉的潘主任,另外一个是关主任。

    事情起因就是潘主任他的大儿子潘建国也十六了,正好这会儿有招工考试,潘主任就想着让大儿子趁着这个招工考试进厂,不然后面找不到工作,家里又有两个孩子,按照政策,作为老大的这个儿子肯定就要下乡插队当知青了。

    只不过潘主任大儿子一向不着调惯了,觉得自己父亲好歹也是个车间主任,难道还不能帮自己安排进厂了?所以这几个月自然也就没怎么学,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

    潘主任在知道大儿子偷奸耍滑什么都没准备的时候,离考试就剩半个月了,这个时候就算是突击也来不及了。虽说潘主任使点钱,花个五六百,也能给儿子买一个工作顶班进厂,这样的事情多得很,不少人到了退休年纪,家里孙辈又小,不好接班的,都会把工作卖掉,换一大笔钱来。

    只是潘主任舍不得花这么一大笔钱,于是就去找了负责这次考试的关主任走关系。关主任平时就跟潘主任的关系还行,再加上潘主任还给了一百五十块钱,关主任看在钱还有以往的交情上,最后就没有拒绝,答应了潘主任的要求,把试卷透露给了潘主任。

    对于潘主任来说,这是一笔很合算的买卖了,少花了好几百块钱呢。

    然后潘主任的儿子在这次招工考试就考上了,最后贴录取红榜的时候,潘主任的大儿子潘建国赫然在列。

    只不过,潘主任根本没有想到,他儿子之前那段时间太招摇了,早就被人记在了心上。

    招工考试的录取名单一出来,就有人不乐意了。那人正是潘主任儿子潘建国的同学,他可是知道潘建国这几个月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的,每天都是出去浪荡,跟那些狐朋狗友在外面玩上一整天,他也不是遇到一次两次了,这事有不少人可以作证。

    潘建国的那个同学觉得,自己本来在学校的时候学习就比潘建国好,而且还根据以往的招工考试好好复习了,请教了不少老师傅技术上的东西,但是这样他都没考上,凭什么潘建国天天出去玩然后就考上了?然后他就坚持认为这次招工考试有猫腻,再加上父母也不服气,最后闹到了厂长那里。

    而厂长这一彻查,就查出了关主任泄题给潘主任的这件事情。厂长很是雷厉风行,这会儿关主任和潘主任都已经被停职了。

    只不过这么一来,招工考试自然也得重新考才行,毕竟谁也不知道关主任有没有把这事透露给潘主任之外的人,还是重新再考一遍才显得公正,甚至连重新考试的试卷,都是厂长他亲自出的。

    至于虎子,他这也是属于无妄之灾了,本来名字都已经被录取上去了,结果出了这么一遭事情,好好地还得再重新考一遍。

    这会儿跟虎子一样被录取的那些人都在暗骂潘主任他们,毕竟再考一遍,万一运气不好考不上呢?而那些没有被录取的就有些庆幸了,毕竟再考一次就是平白多得的第二次机会啊,努努力说不定就能考上了,一时间又斗志昂扬了。

    程金华安慰虎子道:“这次招工考试,你的排名是第二,说明你的实力是够了的。明天的重新考试,只要你发挥稳定,肯定是会被录取的,放宽心,好好考。”

    虎子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考的。

    程荔月还是在虎子去再次考试的那一天才知道这件事情,她跟裴立戎这个哥哥抱怨道:“都怪那个潘建国,以前想要欺负我们就算了,这次他作弊还害得虎子哥要重新再考一次,幸亏被人发现他作弊了,不然这会儿他都已经进厂了呢。”

    裴立戎安慰道:“别气,我听叔叔说了,他以后就算是靠实力,也不能进厂工作了,因为这次作弊,厂里不许他再参加招工考试了,以后厂里永不录用他了。”

    程荔月听到这个,才解气了不少,同时心里还祈祷着虎子哥哥招工考试一定要过,不能因为这个潘建国,让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至于被不少人都在暗骂的潘建国,他的下场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这次作弊的事情被人揭发到厂长那里,闹得不小,别说钢铁厂了,就是其他国营厂子,以后也都不大可能录用潘建国了,这会儿各个厂子也是讲究工人作风的,招工名额本来就少,就更不愿意再招一个作风有问题的人进厂当工人了,所以这个潘建国,在他不是独生子的情况下,没有工作,后面的大概率是要下乡当知青了。

    虎子重新考试的结果,程金华一早就盯着了,最后录取名单一出来,他就过去看了,虎子这会儿还是跟之前一样,是第二名,发挥非常稳定,而本次的录取名单跟之前相比,相差也并不大,三十个人,只有四个换了人,不过这大概也是运气问题。

    虎子这会儿是板上钉钉地考上了,一家人都很高兴,只不过因为先前这一出,黄从芬他们私底下还是有些不放心,生怕过两天又有意外出现,然后就还要再重考一遍。

    不过潘主任他们那样作弊的还是少数,更何况第二次招工考试还是厂长亲自出题,就更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了,虎子没过半个月,就顺利进厂了,正式成为了钢铁厂的一名学徒工,跟着一位老师傅学习。

    *

    虎子进了钢铁厂,作为学徒,第一年的工资十八块,第二年的工资二十块,第三年的工资二十二。

    而到了第四年也就是七三年,他出徒了,正式转正定级,作为一名技术工人,每月的工资变成了三十四块,这已经是高工资了,而且他再干上两年,很快工资就能升到四十块,技术工人的待遇一向都是很好的。

    而这个时候,程荔月也终于要小学毕业了,马上就要升初中了!而且最关键的是,她的个子,终于到了一米六了!这简直是让她高兴地不得了,每天都要量一量身高,看看有没有继续再多长一厘米。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