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在求生综艺招惹前任他叔 > 第16章 招惹的第十六天

第16章 招惹的第十六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招惹的第十六天·【入v万字】

    “你好。”简行策把江城的所有表情尽收眼底, 心情很好地打了个招呼,甚至还微微弯腰,把他脚边带倒的行李箱扶起。

    “啊谢谢小sh……帅哥。”简随之连忙抓过自己的行李箱, 一个嘴瓢, 在简行策的警告视线下, 赶紧换了个说法。

    江城也猛然回过神, 他轻咳一声, 掩住心底的兴奋和激动, 低低应道:“你好, 简队。”

    草草草好像是真的!活的!简队!

    简行策嗯了一声, 这才从江城面前走开, 站到了所有嘉宾面前的中间位置。

    他的目光淡淡扫过去,却叫苏暖暖几人都不由自主地进入了军训状态, 挺胸收腹, 收起之前松松垮垮的站姿, 各个都站得笔直。

    【卧槽新来的领队好有气势!?感觉站在那儿就不一样!】

    【哦豁,那什么高丽欧巴, 和我们华国领队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救命,这次是真的兵哥哥了!太帅了吧,腿软】

    【突然get到寸头的帅气, 就算脸上有疤……更帅了!!】

    【寸头是检验帅哥的唯一标准√】

    导演还特意给了简行策一个单独的大写长镜头,新金主爸爸有钱又有型,出钱还出力,那他必须得好好感谢一下!

    “感谢金-主爸爸鼎勋5G手机, 独家荣耀赞助播出, hi, 荒野,我们来啦!”

    所有嘉宾按照节目组的要求,录了一份口播。

    江城注意到赞助商换了一个,原本要念的那一长串名单更是被精简得只剩下这一新的。

    直播间里的观众自然也注意到了,就在江城一行人搭乘游艇前往海岛的路上,直播间弹幕也在八卦纷纷——

    【赞助商换人了诶?只剩下一个了??】

    【之前的直播事故影响不小啊,能临时再拉到一个新金-主也算不容易了】

    【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冤大头,别的金-主爸爸撤资我能理解,谁也不想赶着去赔保险吧】

    【楼上星辰姐姐可以滚了,这里没有你们哥哥,不要酸不拉几】

    【课代表来了,鼎勋5G手机是挂靠在华邦集团名下的新研发电科公司,华邦集团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的吧?全国最大民营军-工企业龙头标杆,楼上管华邦叫冤大头?】

    【牛逼啊,一个华邦鼎勋赞助,抵之前十几个联合赞助小品牌好吧】

    【绝了绝了,我们小荒野也能有这样的能耐!?】

    船上,江城总忍不住视线往简行策那边飘。

    ——毕竟那可是活的传说,17岁服-兵-役,19岁开始执行任务,22岁进入江汉特区,25岁成为江汉特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教-官,27岁执行特殊任务,失踪三年后宣告殉-职,这样的履历就像传奇一样不可思议,没有人能够超越。

    上辈子江城是听着对方的故事一路进了江汉特区,就算他后来打破了对方曾经登顶多年的各项记录,可那也是简行策二十二岁刚进特区时的成绩记录,根本算不上巅峰成绩。

    江城总觉得遗憾,没能有机会和对方真正较量一下。

    现在来到这个时空,年龄倒退了四岁,却遇到了这个时空年轻版的传说兵-王,简直是这段时间以来唯一的惊喜。

    江城没能控制住,又往简行策那头瞄了一眼,正巧被简随之抓了个正着。

    简随之:“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格外关注我们新来的领队?”

    之前见到他这个绯闻前未婚夫都没表现出这样的兴趣来!

    江城打心里觉得这个明星没点眼力见,但人家都问了,他总得回答一下:“……你可以理解为,出于崇拜和慕强心理。”

    简行策也觉得自己这个侄子挺烦人的,他能不知道江城总偷偷看自己么?他没戳穿不就是为了方便江城再多看几眼吗?

    简行策从桅杆那侧走过来,冷冷瞥了眼简随之,开口道:“快到了,准备一下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船。”

    “是!”江城下意识站直了,掷地有声地回道。

    边上简随之受影响,都不由自主地挺直后背,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来参加综艺的,不是来参加军训的。

    他不由又看了眼自家小叔,小叔毕竟当了十几年兵,走路带队总有当兵的板正影子,一眼就让人看得出不同来,但也不至于让人代入感那么强烈吧?

    下船,抵达荒岛。

    所有嘉宾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稀稀疏疏地站在沙滩上,顶着刺眼的阳光,和暴晒的温度。

    “首先恭喜各位嘉宾又回到了我们的海岛上,进行为期四天三晚的生存挑战!”

    “由于上次的直播事故,我们深刻反省了本档节目的初心与意义,因此我们对节目的形式及内容组成做出了全新调整。”

    “接下来,我来向各位宣读一下全新的小荒野挑战规则!”

    导演看向眼前所有嘉宾,节目形式做出改变,势必要提前和所有嘉宾重新签过合约,达成共识,现在走一遍流程其实就是走给观众看的。

    “从现在起,节目组将不会发放额外的生存任务,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即是在这片荒岛上完成四天三晚的生存挑战。节目组只会在挑战开始之前,为所有嘉宾统一发放一下四样基础物资工具——”

    工作人员依次把物资包分配到每个嘉宾手上,分别是一把瑞-士-军-刀、一枚军-用水壶、一捆长绳,和一只登山包。

    “除此之外,节目组将不会在录制期间提供任何支援。四位嘉宾及领队完成生存挑战,则赞助商爸爸,鼎勋5G手机将独家赞助一百万人民币,用以捐助海洋环境保护事业!”

    简随之微微睁大眼,这个附加条件连他都不知道,小叔这回是下大血本了啊!

    “另外,考虑到本次小嗨荒野的挑战难度大大升级,我们将任务成功标准做了调整,嘉宾可以在生存挑战期间申请退出,只要最终仍有一名嘉宾坚持到底,仍旧视为挑战成功!——当然,我们的领队除外!”

    “这一次,我们给小嗨荒野加点刺激,谢谢大家支持!”

    导演自带氛围组,说完话,便自顾自地吹上小喇叭号角:“呜~呜呜呜~呜——”

    直播间——

    【玩球,我怎么觉得导演经过上次直播事故后,更加神经失常了呢,这么离谱冒险的策划是怎么被通过的啊啊啊!】

    【救命我好担心我家女神,狗经纪人又给我家女神乱接综艺!!】

    【呜呜呜我家哥哥全身上下可都有天价保险的!狗节目组给我小心亿点!】

    简行策看了眼自娱自乐用力搞气氛的导演,往前站了一步,导演见状立马自觉停下演奏,把舞台交给简行策。

    “节目形式内容的改变,是希望大家能够对上一次的事故引以为鉴。这一次你们将会更加拟真地体验到真正荒野下的生存,而你们也将意识到荒野下的求生绝非儿戏,危机无处不在,不要因剧组为营造节目效果而忽视低估其真正的危险。”

    他开口,声音低沉而冷冽,一字一句吐词清晰而严肃,叫人不自觉跟着板正了起来,就连一向最能活跃气氛、适应综艺环境的黄大恒,都下意识收起了玩笑的表情,严正以待。

    “希望大家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有任何问题,保持及时沟通。”

    简行策话音落下,江城险些就要本能大喊一声“是!”,也就幸亏导演的氛围组及时吹响小号角,把他的那句话憋了回来。

    “hi,荒野!我们来啦!”导演情绪高涨,热情饱满地喊下去,“节目组驻扎小组,可以下班了!”

    江城:???

    “开个玩笑,我们会在离岸十海里的地方停船驻扎的,嘉宾如需支援,我们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请嘉宾和观众朋友们放心。”导演笑呵呵的样子。

    黄大恒:“您这个样子比较容易挨揍,快走吧,离开我的视线。”

    导演:“……”

    简行策扫了眼导演组,开口道:“既然接下来的时间完全由我们支配,那么首先第一点,就是确保今晚我们有一个地方可以休整。”

    “现在是下午三点整,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三个小时,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

    “如果不幸流落没有人烟的荒郊,又没有信号,那首先要做的,就是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并且寻找这片区域的高点,抵达高点,确认整片区域的总体环境状态,寻找有利的遮蔽处。”

    简行策直接进入正题,没有再管准备撤离的导演组,径自带着四个嘉宾步入了荒岛。

    “嗨导……我们真的就走了?真让他们自己待在荒岛上啊?会不会出事啊?”导演助手不放心地又确认了一遍。

    导演看向对方,高深莫测:“你知道我们这次的领队到底是什么人吗?前江汉特区大队总队长这个分量,就意味着全国、乃至全亚洲,都不一定有人的单兵作战生存能力比得上他。”

    “更不说,自打他退役后,江汉特区大队总队长的位置就一直空缺着,根本找不到一个能力相匹敌的接任。”导演可是做足过功课的人,他得意地摇头晃脑,“有他在,我们的四个嘉宾就跟栓了十根钢索保险一样安全!”

    助手倒吸口气。

    “再说了,他还是……”导演一个得意,险些嘴瓢,急忙刹住车,差点就要把简行策也是金主的身份漏出去。

    他抿紧了嘴,心里大松一口气。

    “他还是什么?”助手好奇追问。

    “他还是打工人!要是让嘉宾出事,他得负责!去去去,哪儿那么多问题。”导演糊弄道,赶紧把助手打发走。

    /

    而嘉宾这一头,在简行策的带队下,所有人深一脚浅一脚地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在坑洼不平的野径上。

    这个时候,简随之几人就格外羡慕起江城了,一手提着没什么分量的行李袋,肩上背着节目组发的登山包,轻装上阵,紧跟在领队身后,脚下像是装了弹簧一下轻轻松松的。

    哪里像他们,拉着个箱子,简直像是在带一个五岁的傻大儿。

    “前面的高坡点就是这片区域里的最高点,也是我们的目标处,预计在三十分钟内抵达。”简行策说道。

    他时不时停下来观察衡量身后几个嘉宾的体力情况,苏暖暖居然不是队伍里体力最差的那个,最差的反而是黄大恒。

    简行策观察着,每每在黄大恒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停下休息,休息得差不多了,又再次把队伍喊起来继续赶路,这样走走停停的,倒也没有比最初预估抵达高坡处的时候晚多少。

    【我本来以为领队会帮忙提提行李箱之类的……没想到全是嘉宾自力更生吗】

    【领队又不是酒店服务生,还提行李箱呢hhhh荒野求生当然是自己顾自己了】

    【黄老师加油啊哈哈哈,苏女神都跑你前面去了!】

    一行人终于抵达高坡的最高点,这片山坡还算平坦开阔,一眼望出去,能将这片小岛和附近的海域看个七七八八。

    “哇噢——”黄大恒深深吸了口气,“太妙了,海风的味道和氧吧的清新,忽然觉得这一趟爬死爬活也值了!”

    简随之和苏暖暖对视一眼,忍不住笑:“确实,能看见这样的景色也是值了。”

    简行策闻言看了看几个嘉宾,问:“所以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黄大恒听了愣了愣,茫然地回道:“就……汪蓝的海洋,成片的绿荫,还有原来我们这个小荒岛也不是孤岛了,原来周围还有那么多大小不一的海岛。”

    苏暖暖和简随之也各说了一两句,简行策并不满意,最后转向江城,问:“那你呢?”

    江城心里想着,来了来了,简队的考核来了!

    他认真观察了一下,然后回道:“可以看得出小岛的另一头是沙滩的避风处,意味着如果我们在那片海滩扎营,不用担心一晚上过去被沙子活埋。并且那片围着海滩形成环状绿荫处,应该是一片椰树,我们的水源和食物都能得到比较基础的保障。”

    “总的来说,那里会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扎营处。”江城说道。

    简行策终于露出一个还算满意的表情,眼色缓和了一些。

    旁边的简随之几人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不过江城还没有说完,他接下去道:“但是显然,现在我们不可能在天黑之前穿越小岛的中心地带抵达那头,那么眼下最适合做营地的地方,只有这么一处——”

    他伸手指了指,位于距离海岸线有些距离的一处背风坡,坡度较缓,周围也没有什么高树林立,视野也相较开阔一些。

    “背风的地方首先用火也比较安全方便,不容易发生事故,其次这一片区域没有高树,多是矮灌木,即便遇到降雨情况,也不容易招致雷击。”

    江城手指了指不远处,在树丛的遮挡下,水声依稀可听:“以及,肉眼可以看见那边应该是有一片规模不大的小瀑布,是淡水保障,距离这边差不多只有一公里的样子。”

    江城说完,看向简行策:“最关键的一点则是,这里是当下距离最近的一处择优点,在时间不够充裕、体能有限的情况下,这里是最好的营地选择。”

    “嗯,分析得不错。”简行策看向江城微微颔首表示赞同,然后看向其他愣在原地的嘉宾,眉头动了动:“都听见了?那就行动起来。”

    简随之率先回过神,看向江城的眼神都带上了不一样的滤镜。

    再看其他苏暖暖和黄大恒,也不遑多让,满满不可思议和佩服,以及一丝丝迷茫,很想知道江城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就这么扫一眼,能分析出那么多条条框框?

    在他们看来,望出去就是树和海,一片接着一片,别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草,我听都给听傻了,不得不说这有点东西】

    【楼上一看就是没看过之前jc带队找水源的那次直播,jc带队直接碾压高丽领队~】

    【哈哈哈哈笑死,看苏女神他们的表情,简直就是学渣看学霸一模一样!】

    【确实,这不就相当于学渣答卷刚写个“解”,学霸已经唰唰一道大题解完了?还满分】

    【……真实得想哭】

    小分队再次行动起来,直奔目的地,山坡下的背风面。

    江城选中的这片区域,也正是简行策登顶山坡后一眼确认下来的地方。

    简行策放慢了脚步,等待江城并肩走上来。

    他抬手捂住麦克风,低低对江城说道:“或许空下来后,你可以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对战-时预备营地方针了解得那么清晰。”

    江城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但他脸上表情不变,看向简行策的目光带上一点茫然:“什么?”

    简行策看了他一眼,随即淡淡道:“没什么。”

    他松开捂住麦克风的手,大步继续往前。

    小骗子,装傻的本事倒是炉火纯青。

    江城见简行策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再追问,大大松了口气,主动落后对方两步,这才感觉到自己心跳得有多快,手指尖都是凉的。

    如果告诉对方,他是从另一个时空而来、是他退役后的接任江汉特区总教官,会不会被简队当作问题分子抓起来?

    江城设身处地地想了想,要是换做他,他一定会把人先抓起来。

    他立马排除了坦白从宽的选项。

    其实大可以含混过关,江城分心想着,要是等会儿简行策再提起来,他完全可以说这是普普通通的户外常识储备。

    毕竟大多数对此了解的人也只停留在“户外探险知识点”,而不会知道它们的溯源是来自战-时-军-用。

    他不过是平平无奇做了功课而已。

    “所有人把自己的行李都放在旁边空地上,这里就是我们今晚的营地选址,但现在还不能直接被使用。”简行策的声音拉回了江城的放空。

    他们已经走到了目的地,一片铺满落叶枯枝、立着零星矮树的空地。

    地上随处可见粗长的枯枝,简行策拾起一根,说道:“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将这片空地彻底地清理出来,清开地表上的枯枝、灌木和你们所能看见的一切,以免底下藏着蛇类或是爬虫。”

    他做了一个示范,其他人见状也纷纷从地上找到了趁手的“道具”。

    “这些矮树是现成的‘基床’,我们稍后可以利用它们搭几个床出来。”简行策一一解释,向一众茫然的嘉宾们勾勒出一个更加具象的画面。

    此时天色还算明亮,但太阳已经开始往西边倾斜,简行策一直在注意天色,见状便安排道:“简随之和苏暖暖两人负责清理这片空地,其他两位跟我走,我们需要搭床的原材料。”

    “那晚餐怎么办?还有生火?”苏暖暖连忙问,“我们这次连打火石都没。”

    简随之听着就觉得手一疼,上一回他好歹还有一颗打火石生火,虽然生得他够呛,手指都要磨出茧来了,但好歹也是有工具辅助,这回……

    他看向自家小叔,信心满满:“队长肯定有办法。”

    简行策瞥了他一眼:“在我们回来之前,先把你们手头上的做完再说。”

    清理空地听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得耗时不少。简行策不觉得这两人能赶在他们回来之前就清理完毕。

    黄大恒没想到自己得跟着领队跑,脸都苦哈哈起来。

    “队长,那我们去哪儿找搭床的原材料?”黄大恒问。

    简行策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转向江城:“你有什么想法?”

    江城:“……”来了来了,是来试探他的!

    “我之前看探索频道有说,可以用藤蔓和竹竿搭床,竹竿有韧性且承重能力很不错。”江城真诚地看向简行策,都是探索频道说的,“我们之前从坡上下来的时候,有路过一片竹林,或许可以派上用场?”

    竹子在国内普遍分布广泛,许多大洋的海岛上都能见到它们成林的影子,对于不小心流落荒岛的游客来说,倒是非常不错的工具,因为竹子本身分量并不重,足以一个成年男人轻轻松松扛起。

    简行策看了他一眼,微微扯了扯嘴角:“学以致用,很不错。那就走吧。”

    在简行策有意地放慢脚步后,不知不觉变成了江城带路往竹林的方向走。

    他们倒是没有原路返回,而是走了另一侧的斜坡,距离竹林更近,但也更陡一些。

    江城是打算去时走这条较陡的,回来的时候便走先前那条缓和的下坡路,能节省不少时间。

    他和简行策解释了一下理由后,得到了对方的同意才继续往前走,而黄大恒则莫名跟在他们两人身后,全程像一个无辜误入的路人。

    黄大恒朝自己的跟拍PD耸耸肩膀,小声道:“不是我不想说话,是我真插不进嘴,在我的业务能力之外了。”

    【哈哈哈哈哈黄老师我们理解你!】

    【黄老师是我本人视角了hhhh全程懵圈 1】

    【静静看着前面的两位老师带飞】

    就在他们赶路的正前方不远处,一棵松树横倒在坡道斜侧方,树看起来像是被飓风拦腰刮断的样子,老根都露在了外面,俨然已经枯死了许久。

    江城看见,眼睛都亮了,松树啊!那可是个好东西!生火小帮手啊!

    他忍不住就要抬脚往那头走,但一想到简队就在后面,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

    他扭头干巴巴地看向简行策,问:“简队,要不还是你走前面?更有安全感。”

    简行策闻言好笑,他很早就看见了那头刮断的松树,不想戳穿对方拙劣的借口,便顺势走过江城的身边,然后道:“看到那边的松树了?”

    “嗯嗯。”

    “生火有着落了。”简行策示意江城和黄大恒跟上来,“小心脚下,拿出你们的小刀来。”

    简行策用匕首刮开松树表面的树皮,剥出里头干燥而发黄的淡色树芯,碎块似的短粗树芯被收集起来,塞进了随身口袋里。

    “野外如果恰巧撞见这样一棵松树的话,那千万不要放过,松树木芯是非常理想的野外燃烧材料,含有高易燃的松脂,也就意味着,即便一不小心沾了水,甩干了仍旧能用。”简行策看向黄大恒说道。

    黄大恒生出一种错觉来,就像是明明两个学生一起上课,结果只有他一个是被留下来补课的。

    他现在就是那个被单独拎出来一对一补课的。

    黄大恒摸摸鼻子,有样学样地用小刀去剥。

    明明看起来挺简单方便的操作,没想到实际做起来还挺麻烦,一不小心就变成没用的木屑。

    黄大恒废了好大功夫,才好不容易收集齐小小一捆松树木芯。

    他呼出一口气,对镜头笑笑:“诶呀,这种动手操作不是你们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亏得我还是多了几十年的生活阅历,有点动手能力,要换成简天王这些年轻人来,恐怕半天都没我这一半多。”

    他说完转向江城,热心道:“江老师要不要我帮……”

    他话音戛然而止,就见江城手里攒了满满一把松树木芯,听见他的话还扭头过来,往他的手掌里看了眼。

    黄大恒立马把手背到身后!

    怎么回事!现在年轻人一个个都那么强的吗!

    【笑死哈哈哈哈哈哈黄老师你自己动手能力差,不要拉当代年轻人下水喂!】

    【江城:什么?要我帮你吗?】

    【哈哈哈哈哈哈】

    “谢谢黄老师,这些应该差不多够用了。”江城说道,没戳穿,把木芯往口袋里一塞,满足地拍了拍口袋。

    在野外,有它在身边,安全感不是说说而已的。

    一个小小插曲过后,再往前走就是竹林,竹林郁郁葱葱,竹细高六七米。

    这里的竹子大多直径只有一个拳头大小,茎干中空,用匕首砍进一条裂缝后,再找石头用力几下敲进去,就能轻而易举地断开。

    黄大恒看这倒是简单,立马上手试了试,果然是有手就行,立马找机会扳回自己的形象来。

    “我来我来,要多少?”黄大恒看向江城和简行策。

    江城回忆了一下那片营地的矮树分布状况,脑海里很快勾勒出了一个简单的营地蓝图。

    一根长竹可以劈断成三节,他们需要这些长竹用作床板和做支撑的三角……

    “——十六根。”他和简行策的声音几乎是同步响起。

    江城下意识看过去,就见简行策淡淡扫过来,他心里警铃大作。

    “……好巧啊。”他干巴巴道,“我瞎蒙的。”

    简行策看了他一眼:“是么。”

    他没有再说,光就这两个字让江城的心微微提起。

    黄大恒听见数字忍不住张大了嘴:“十六根?!那我们等会儿怎么捎回去啊?”

    “可以捎。”简行策简洁道,他四处看了看,在这样的荒岛上,到处都是四处攀爬的藤蔓,而这样的藤蔓就是最好的现成绳索。

    他挑拣了几根足有两三米长的藤蔓,用匕首磨断后分别铺在地上,对黄大恒道:“把砍下来的竹子全都堆放在这几根藤蔓上,等下捆扎起来。”

    “好。”黄大恒隐约懂了简行策的打算,立马撸起袖子砍起来。

    “离这边不远的地方应该就有我之前看见的小瀑布,我去那头取点水来。”江城见黄大恒上了手,便开口说道。

    没有淡水,一个晚上能坚持,但明天白天还有的是路要走,沿路能不能找到水源是个未知数,而赶路的消耗却是巨大的。

    他不知道简队是什么打算,如果换做是他,可能会找个时间自己单独去寻水,然后直接带回来,这是应付他们眼下时间短缺、又人力不足的最简单方式。

    “你一个人过去?不会迷路吧?要不还是叫领队跟你一道去?”黄大恒闻言不赞同,立马说道,“反正我就在这边,你们取完了水来找我,总比你一个人去找不知道哪儿的小瀑布强。”

    简行策闻言微微颔首:“如果有情况,让pd联络我们。”

    “对了黄老师,你把你的水壶给我。”江城说道。

    “好,那暖暖和简老师怎么办?”黄大恒一边取下水壶,一边问。

    江城指指地上刚被砍下来的一根长竹:“竹节都是中空的,凑合用一下呗。”

    他说着,刚打算做,简行策那头就传来了“哐哐”的响声,江城和黄大恒不约而同地扭头去看,就见简行策已经砍下了两根竹节,一根竹节就差不多近一米左右的高度,两头是靠近节结的地方,全都是被封住的。

    简行策拿起一根竹节,用小刀在一头用力捣出一个小孔来。

    江城见状四处看了看,找到地上一处断裂的矮树桩,断裂处正好是个比竹节小一大圈的尖头,正能用作尖插。

    他弯弯嘴角,这可比简队的精致开洞要方便直接多了……

    他拿起另一节竹节,也是先用小刀在一头捣鼓了两下,稍稍弄开点截面后,便走到那处矮桩前,竖直拿着那节竹节猛地用力往矮桩尖头上捣!

    “咚咚咚!”

    黄大恒都惊得瞪大了眼,就看着江城更暴力地直接提着竹节往地上矮桩捅!竹屑都溅飞了出来!

    “好了。”江城提溜起来,低头去看,就见原本硬实的竹节底部被穿了个孔,到时水就能从孔里灌进去。

    速度可比简队那边快了一倍。

    他咧嘴一笑,提着竹筒转过身,就见简行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倒是个好办法。”

    江城咳嗽两声,谦虚道:“暴力出奇迹。”

    【救命,这是什么狂掉san的大反差哈哈哈】

    【表面柔弱美人,实际一拳五百?】

    【笑死,看把我们黄老师吓得哈哈哈,全场唯一真柔弱人设吧哈哈哈哈】

    “好了那就出发,我们快去快回。”简行策说道。

    江城点点头,对黄大恒说道:“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回来,不要乱跑。”

    “那肯定。”黄大恒表示自己弱小且无助,哪里敢乱窜,“我和十六根竹子等你们回来啊。”

    江城“扑哧”笑出声,向黄大恒挥挥手,然后快步跟上简行策。

    简行策余光看了眼身后紧跟的江城,目光深了深,倒是一个测验对方的机会。

    他不着痕迹地逐渐提起速度。

    直播间的观众看得最直观,明显感觉到两人的速度拉起来了——

    【和这会儿相比,刚才简直就像是老爷子散步……】

    【妈欸!我还以为这两人是走在操场平地呢!这也太流畅!】

    【舒适 1000】

    江城跟着跟着,倒是没有感觉到简行策有提速,直到听见身后摄影师的喘息节奏变快了,才忽然意识到简行策的小动作。

    他微眯起眼,简队还真是狡猾……他逐渐放慢速度,和简行策之间的距离拉开。

    简行策果然一直在用余光观察着,见状便放缓了速度,看向江城:“我走太快了?”

    “稍微有一点跟不上。”江城微微红着脸,轻喘气,诚恳道。

    简行策轻笑一声,不置可否:“那我慢一点。”

    【刚刚还脸不红气不乱呢!这叫跟不上!】

    【笑死,领队一回头,jc立马柔弱,这是不是看上咱领队了?参考女朋友拧不开饮料瓶盖】

    【江城不已经是圈内公认的绿茶0吗?我说怎么不缠着简天王了,原来是换口味了,稀罕领队这款的~】

    【u1s1,光看外设,我觉得很配(轻轻)】

点击我免费看漫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