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在求生综艺招惹前任他叔 > 第31章 招惹第三十一天

第31章 招惹第三十一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招惹第三十一天·【二合一】

    江池听见江城问, 心里想,他要是不在这儿,那指不定江城得被这吸血经纪人欺负成什么样子。

    他说道:“都上热搜了我还能不知道啊。我正好从机场出来, 一刷微博就看见推送了。”

    他坐在车上看到那条视频, 气不打一处来, 他没想到就这么几天功夫, 好端端的一个人竟然生病虚弱成这样, 还被一个破经纪人这样拉扯, 显然没有半分在意艺人的身体状态。

    江池这下更加坚定之前江城那个视频与这经纪人脱不开关系了。

    “本来我也要来一趟, 之前谈工作室合作的时候, 我看他们还挺有诚意, 结果私底下对艺人居然这种态度。”他冷哼一声, “那就没有合作必要了。”

    他说着看江城:“没想到真让我撞见你出来, 也是巧了。你放心, 我带你去一个熟人的诊所,就医记录不会被泄露, 私密性比综合医院要强得多。”

    江池说话语速很快,话也多,没有给江城插嘴的机会。

    江城只能点头道谢:“那麻烦你了。”

    “跟我客气什么。你先小睡一会儿吧,这会儿路上堵, 开过去估计也要大半个钟头。”江池说道。

    江城应了一声,在公司里也着实是伤了不少精神, 他闭上眼,也不知是觉得安心还是真的太累了, 他很快便堕入昏沉里。

    因为有烧, 江城无意识地微抱拢胳膊, 微微蜷缩。

    江池见状, 轻声对前排的司机师傅说道:“老顾,把空调往上调点。”

    “好的二少。”

    江池往背后靠枕一靠,撑着脑袋摆弄平板。

    他的微信已经被敲了好多条消息了,大半都是来自颜启飞的,他点都懒得点开看。

    刚下飞机,正累着,勿扰。

    他玩着平板,时不时看一眼江城的情况。

    江城倚着车窗合眼而睡,安静极了,半长的碎发落在耳侧,耳后有一颗小小的红痣,颜色要比江城现在的唇色深一点。

    他这会儿因为不适而微微抿起唇,脸色苍白,却因烧而染上一点点薄红,夕阳的暮光隔着车窗玻璃轻轻拢在他的眉眼上,像是镀了一层柔柔浅浅的光。

    江池忽然想到了什么,飞快拿起电子笔在平板上画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车缓缓而稳地停了下来,就听司机开口:“二少,我们到了。”

    江池意犹未尽地放下平板,闻言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他转向江城:“江城?醒醒,到诊所了。”

    江城“唔”了一声,微拧着眉心睁开眼,过了一两秒才回过神这是在哪儿。

    江池伸手探了探江城的额温,似乎是退烧了,脸色也要比刚上车那会儿好一点。

    他松口气,再看江城,少见江城这难得糊涂的样子,忍不住弯起嘴角笑了一下,说道:“烧像是退了,不过还得让费叔看看。”

    “好。”江城应了一声,开门下车。

    车子停在一幢独立的小洋房前,这和江城以为的私人诊所长得不太一样,看起来倒是更像民宅。

    江池往前一步按响门铃:“费叔,我带个朋友过来。”

    过了两秒,大门自动打开,里面传来一道嗓音温润的男声:“进来吧。”

    两人往里走,江池则轻声跟江城介绍道:“这是我爸一朋友开的诊所,他的水平可高了,尤其擅长外科手术……”

    “又是你小子,这回是什么情况?脱臼了?骨折了?”一个高个男人从里屋走出来,打断了江池的话,他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倒是让这儿看起来像点诊所的样子了。

    “费叔。”江池一笑,打了个招呼,“有个朋友生病发烧了,身份不太适合去公立医院,所以就带他来您这儿了。”

    费洛南闻言视线看向了江城,他微微一顿,挑眉打量了几秒,然后又看向江池:“这样,那你把他带进一号房吧,我等下过来。”

    “好。”江池应下。

    简单的感冒发烧,用不着多麻烦的处理,费洛南让江城挂了两袋水,又开了点药,便叫他们两人自己解决了。

    他转身走开,江城的视线落在费洛南有些微跛的右脚上,虽然不明显,但细看却是能看出一些不对劲的。

    江城收回视线,转而落在手里分到的药盒上,盒子上用圆珠笔写着每日的用量,末尾的地方带了一个小数点和完全涂抹掉的数字,像是不小心多写了什么。

    江城摸了摸那片凹凸的刻印,江池见状,开口解释道:“放心,用药剂量肯定没给你写错。”

    “我知道。”江城闻言笑了一下,他没在担心这个。

    他只是有点好奇费洛南到底是什么人,光看露出来的眉眼,有点像他曾经见过的一张老照片上的人,不过那张照片上的人据他所知,似乎都死了。

    他摇摇头,清空思绪,无声地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要把上一世的记忆和经历,与这个世界混为一谈,那样迟早会让他迷失混乱的。

    “对了,阿随的经纪人不是和你接触过了吗?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做?还是等合约到期再换工作室?”江池开口询问。

    “应该是要等合约到期吧,也就剩半个月的时间。”江城说道。

    江池闻言问:“那这半个月,你的行程安排还是由刚才那家伙负责?”

    “嗯,大不了冷藏,他能做的不多,不用担心。”江城倒是想得很开。

    “你还挺乐观啊。”江池好笑,觉得江城对这方面空白得一点都不像个圈内人,他道,“冷藏,我觉得反而是个好结果呢,就怕他给你出点幺蛾子,你后面已知的行程有什么?”

    江城想了想,说道:“木榭晚宴算一个吧。别的还不清楚。”

    “噢对,之前节目打赌时说的那个奖励是吧。”江池有点印象,“倒也临近了,三天后就是。你准备好礼服和造型了?”

    “看王琛那边吧,简随之说帮我备一套礼服,找时间让助理给我送来,以防王琛没准备。”江城说道。

    “也是,这点时间定制肯定来不及了,只能穿成衣了。”江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他抬眼打量着江城,慢慢眼睛亮了起来:“我有一个想法,叫阿随别送了。”

    江城疑惑地看过去。

    江池道:“明天……后天好了,明天你再歇歇,大病初愈的。后天我来接你去我工作室,我那儿有几件还没收尾的手工礼服,给你改改应该能穿,花不了多少时间。”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不错:“我觉得你一定适合!”

    江城没有异议:“你不嫌麻烦……”

    “不麻烦。你一定不知道自己的设计品被一个最适配的模特穿出来,是多快乐的事情,付出再多都值得。”江池打断了他的话,伸手捏捏江城的脸颊,笑眯眯道,“我光是想象一下,都觉得你会是最完美的。”

    江城:“……”这么夸张的吗?

    搞艺术的人,他不太能理解。

    他轻轻拍开江池的手:“那好吧,希望你能真的快乐。”

    江池:“……”怪怪的,但说不出来。

    等江城挂完水,在江池的坚持下,又把人送回了老公寓里。

    江池的迈巴赫车身比较阔,像这样的老式居民区道路狭窄,很难开进去,江城便叫司机停在了外头。

    江池探头打量江城住的地方,不由问:“这是公司给你配的还是?”

    “最开始自己租的,后来也没换地方。”江城说道。

    江池点点头,玩笑道:“等吴庸做你经纪人了,第一件事情估计就是得让你搬家。”

    “简随之他们也这么说。”江城笑起来,“那我先上去了,今天一天麻烦你了,多谢啦。”

    江池轻“啧”一声,推推江城:“再跟我客气我就生气了。”

    江城轻轻锤了锤江池肩膀一笑:“走了,后天见。”

    江池目送着江城拎着药盒袋子走进老楼栋里,他揉揉被江城锤过的肩膀,不疼,但是这种兄弟间的亲密小举动对他来说倒是挺稀奇的,感觉还不赖。

    /

    微博上的小插曲在人为的干预下,不仅没有被压下,反而愈演愈烈了。

    不少围观路人都觉得江城应该立即解约,经纪公司在过分压榨劳动力,支持走法律程序,还有的甚至不嫌事大,提出帮江城众筹。

    王琛被搞得一个头两个大,怎么也不明白,一个小小的江城,怎么参加了一个综艺后,这才刚刚几天功夫,居然就有这么大的能量了?

    “糊涂!”颜总气得一拍桌子,“你到现在都不明白,这是江城一个人的事吗?你以为这个咖啡店的监控视频,就只是一个路见不平的粉丝发出来的?”

    “就算起初是这样!闹成现在把矛头全都集中在解约上,又要法律武器,还要众筹的,摆明了是别家在背后捣蛋!”颜总指着王琛的鼻子骂,“还有SevenTimes!我花了多少时间精力就为了谈妥这一个合作?!”

    “你知不知道多少明星团队,为了穿一件他家的新款卯足了劲削尖了脑袋!光是一次红毯,一次见面会的出镜,就足以拉动大量的时尚资源!偏可好,就你一张臭嘴,现在人家理都不带理了!”

    王琛被骂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里还觉得委屈,他哪里知道会撞上SevenTimes的人?

    这明明是在他们的公司里,平时要有品牌方过来,都得提前预约,哪有外面的人会在这种时候突然进来的?!

    真他妈倒了八辈子霉!

    “姜星皓的事情呢?现在网上怎么说?”颜总又问。

    王琛嗡声嗡气地回道:“算是压下去了。”

    他把上回安排的病房探望的物料发了出去,有新的物料对冲,网友的视线总算有了点转移。

    “那就好,之后的木榭晚宴才是重头戏,既然简随之他们都会参加,那么那次就是一个很好的辟谣机会,安排几次合照出镜。”颜总说道。

    王琛点点头:“我会和他们的经纪人沟通好的。”

    “警告姜星皓和江城两个人,晚宴上一个都别想动歪脑子,那不是他们玩得起的地方!”颜总厉声警告,看着王琛强调,“还有你,早就和你说过关于江城,公司的打算是续约为主,叫你好好安抚,你竟然还一早过去跟他呛声?生怕他答应和我们续签不成?!猪脑子!”

    王琛小声:“他原本不是这样的……”

    “你也知道是原本!你仔细看过他这两天的直播吗?你了解现在的江城吗?”颜总又是一连串的连续发问。

    王琛为自己辩解道:“我这两天忙着姜星皓那头的事情,哪有功夫去看江城的直播……”

    “你要是只管得了一个艺人,那公司要不起你这样工作效率的人,给我滚!”颜总直接把桌上的一文件夹飞向王琛,尖锐的文件夹角正中王琛额角,划开一道口子,痛得王琛捂住额头直吸气。

    颜启飞见状顿了一顿,深吸了口气勉强平复下来,低喝道:“算了!现在给我出去,我要看见两天后的晚宴通告里,是清一色的好评,谁要是出点差错,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王琛连连点头:“好的颜总放心吧。”

    他说完,正要出办公室,忽然脚步一停,又转头过来,小声问:“那颜总……我们现在的主捧对象,还是姜星皓吗?”

    “江城跟你签续约合同了?”颜总反问王琛。

    王琛顿了顿,明白过来,颜总多半是认定如今江城不可能和他们续签了,所以还是要保住姜星皓的口碑和人气。

    他点头应下:“我知道了。”

    /

    隔了一天,一早江池就来接江城了。

    “看你精神不错啊,这两天恢复得还行?”江池笑眯眯地看向江城,然后说道,“我简单跟你说一下后面的安排吧。”

    江城点点头。

    “等下先去工作室,给你试挑几身设计款,确定后再量身裁剪,这些就都是我们的活了,你可以在一旁休息,等做好了,你再试穿一下定格,我们做点微调整,然后给你做适合这身衣服的造型妆发。”

    “确定最后效果之后,我们会拍一组成图,得到允许的话我们会考虑在官微的各个平台释出,如果不允许,那也只是我们的内部资料存档,这得跟你说一下,取得你的允许。”江池看向江城。

    江城点点头:“明白了,我都可以。”

    “就不知道你的经纪人了,说不定他要压着。”江池解释。

    江城闻言道:“你说王琛?不到半个月,准确地说,十天后,他就和我没多少关系了。”

    江池笑出声,点点头:“要是吴庸的话,就不用担心了。不过等明天晚宴现场,相信有不少镜头都会对准你,不等我这边的官微发成图定妆,你就会有无数自来水的镜头。”

    江城露出一些不解。

    江池知道对方是真不太了解SevenTimes在时尚圈里的地位,没有在意,笑着拍拍肩膀道:“你可以小看自己,但不能小看你哥我的品牌魅力。”

    “噢不对,你也不能小看你自己,这么大一美人,也不知道之前是怎么被王琛糟蹋的,啧,明珠蒙尘啊。”江池可惜地直摇头。

    虽然江城也才刚出道不过一年的样子,要说蒙尘,也没蒙上多长时间,但在江池眼里,像这样的美人,每一个年龄阶段都是不同美感,是不可复制的,错过就是错过了。

    可惜。

    江城听了忍不住笑,怎么还自称大哥起来了?

    “你比我大?”他挑眉反问。

    “那应该是吧?”江池闻言迟疑了一秒,打量江城,“虽然我看着年轻,但实际年龄也快是要三十而立的人了。”

    江城本想说他和江池应该差不多大,但很快反应过来,这具身体估计还真挺小。

    他勉强认下了这一声“哥”。

    很快到了工作室,江城本以为说“工作室”的话,规模应该不大,却没想到江池的工作室居然是一整个工厂房般的大小,就连装饰风格走的也是金属工厂风,整个空间空旷却又不失条理,非常的别树一帜。

    “欢迎参观SevenTimes。”江池没有错过江城眼里那一瞬间的意外和欣赏,他得意骄傲得像个开屏的公孔雀,带着江城先转了一圈工作室。

    江池也说不出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开心,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初他第一次带着爸妈和江瑾来参观他的工作室一样。

    “你可是我第一个带进工作室的娱乐圈朋友。”江池说道,“来吧,选选,有三件是礼服款,适合明天的场合。”

    江池招呼团队里的同事:“厚姐,调出demo来。”

    “好的老大。”戴着眼镜的女孩应下。

    江城凑近了看,听江池在他的身边解释每张图的设计理念,他认真听着,微微点头,很明显地感觉到一谈起设计本职工作的江池,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觉得你好像已经有了答案。”江城听完笑了笑说道,“你觉得我更适合穿哪一件?”

    江池咧嘴一笑:“那不还是得听听你的主观意见。”

    “我相信你的眼光。”江城完全放心把自己交给江池。

    “那……有点大胆有点冒险噢?”江池挑挑眉。

    江城没有意见,耸耸肩膀:“只要你不担心,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扑哧。”工作室里的团队成员轻笑出声,见江城江池都看过来,连忙说道,“我觉得江老师说得很对。”

    江池也跟着笑了,他拍拍手,指挥江城站到一块全白的布景板前:“在那儿站着。”

    他说着,又让助理抱了一套半成品设计款端过去,自己则也拿着一套半成品,直接在江城的身上比划。

    “这三件设计的设计概念来自同一首诗作,我曾认为那背后的意象更偏向是三种截然不同的东西,所以我据此为灵感,设计了三套独立的礼服,但就在刚才,我忽然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江池手里拿着巨大的剪刀,在半成品的设计服装上大刀阔斧地开始剪改,同时对着江城解释。

    工作室里没有一个人对此感到惊讶或是诧异,他们早就习惯了江池这突如其来的灵感和推翻一切的行为。

    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大家都惊呆了,只觉得江池疯了,直到江池一次又一次地展示出更加惊艳的艺术品,他们才开始麻木顺从。

    江池今天剪衣服了吗?噢,剪了。习惯就好。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江池才勉强放人坐下休息:“你先歇歇,忘记你还是个病人了。那个,厚姐帮忙再量一下尺寸。”

    江池头也不抬地说道。

    “好的老大。”厚姐招呼江城,又叫人倒了杯茶水来,然后说道,“老大一投入起来就顾不上人,江老师您先休息一下,稍后我帮您量一下尺寸。”

    江城笑笑,怎么感觉他像是个柔弱不能自理的人了?

    他摆摆手笑道:“没事,谢谢了。”

    原定计划是从早上十点开始干活,到晚上九点左右应该就能收工,结果不成想,到了晚上六点,江池手里的设计服还只是个雏形。

    “妆发造型看来今晚是来不及了,这样吧,我先叫司机送你回去,明天早上再来接你过来,到了晚上,你和我一道过去好了。”江池很快改了计划。

    江城应了一声,他这边反正没什么安排,时间上很是灵活。

    第二天仍旧是老时间,司机老顾来接他去工作室。

    江城见江池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那一套,不由愣了一下:“你昨天没回去?做了一个通宵?”

    “不至于,那还是睡过的。”江池摆摆手,他坐在乱糟糟的、铺满废弃草稿纸的桌子上,正在吃外卖,看见江城过来就忍不住开心,“我们做好了,过来试试。”

    “对对,江老师您快来试试!”团队里的几个年轻人也积极撺掇。

    他们每个人都熬了一个小通宵,甚至后来还叫来了本来轮休的几个同事,说实话,这样的极限踩线挑战还真是从所未有的,但完成的那一瞬间的满足感和刺激感也是从所未有的。

    江城点点头:“辛苦各位。”

    “原来是给他做,啧。”人群里传出一声不轻的嘀咕,一时间场面安静得有些尴尬。

    是昨晚临时喊来加班的一个小组成员。

    江池脸色一沉,从桌子上跳下来。

    “那个,江老师快去试试吧,要有什么地方需要调整,我们立马调整。”厚姐见状连忙说道,“阿健和老杜去帮江老师穿一下!”

    江城接过衣服,笑笑不说什么,好脾气地走进试衣间里,着实让厚姐松了口气。

    她没进SevenTimes之前,遇到过太多稍不满意就撂担子的艺人了,何况这次还真是他们这边的设计师同事有错在先,还好是老大的朋友,不找他们麻烦。

    “秦山!你说什么呢你!飘了是不是!当着艺人老师的面!”厚姐转头怼方才出声的人。

    那人被怼了也仍旧不服气:“我说错了?老大找谁不行,找江城?江城那劣迹斑斑的艺人,你放眼看时尚圈,哪个牌子愿意沾?有谁那么不爱惜羽毛的?再说了,就江城,我也是闹不明白了,你们怎么也跟着疯?这身衣服哪里适合他了啊?除了一张脸确实还可以。”

    厚姐顿了顿,确实,当时她看见是江城走进来,她也愣了,但是很快她就明白老大的点了,江城的身上确实有一种很奇特的矛盾气质,甚至称得上惹眼。

    那首诗里说,敬已死去的生命,以盛放的方式重生,敬无所遁形的恐惧,佩戴上它所向披靡,敬碾碎的骨骼,野蛮生长无框无束。

    她看着站在白色布景板前的江城,带着病气的苍白却精神抖擞,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挺拔干脆,犹如苍竹,是一种圈内艺人少有的气质。

    那双眼睛是整张五官里最出挑的点睛之笔,坚定而温和,她透过这双眼,就能看懂江城,包容但坚守底线。

    他像是有源源不断的活力,那些曾经加诸在他身上的流言蜚语,没有将他压垮,他像一杆芦苇肆意又野蛮地生长。

    她当时就在想,那几件衣服,不管哪一款,和江城相配的话,似乎都缺了点什么。

    而当江池做出打碎三件半成品重新设计的决定时,那种念头就消失了,她知道老大是要为江城做一件礼服,独一无二的礼服。

    秦山见厚姐没有开口,自以为占了上风,却没想江池冷不丁开口:“你有好好看过我们的模特么?”

    厚姐看过去,她本以为江池会生气,却没想到江池很快压下了脾气,只是眼里还是冷意。

    秦山闻言愣了一下,很快说道:“还需要看什么?他的样子我在视频里看得多了。”

    他说完,扯开嘴角带点瞧不起的鄙夷。

    “SevenTimes不需要带着有色眼镜的设计师,保持独立思考能力是一个成年人的基础能力,尊重平等是待人基本礼仪,显然你都没有。”江池没有多余废话,直接下了逐客令,“SevenTimes不需要你。等下自己去找财务结算工资和昨晚的加班费用。”

    “你炒了我?!”秦山不敢置信,“我是青藤最优秀的毕业设计师!你……”

    “SevenTimes从来不缺最优秀的设计师。”江池打断了他的话。

    秦山一顿,确实,江池自己就是最好的设计师。

    但他并不想放弃这个工作机会,或者说,他从没想过只是因为一个劣迹艺人,就将他这样一个优秀的、具有潜力的设计师剔除工作机会。

    他抿嘴努力争取:“但我没有违反我们的劳动合约……”

    “怎么没有?”江池看了他一眼,“顶撞合作艺人,极有可能严重损害SevenTimes未来长远利益。”

    秦山一噎,尾音都拔高了:“长远利益?就江城?!”

    就在这时候,阿健和老杜难以抑制的兴奋激动声从换衣间那边传来:“兄弟姐妹们!江老师出来了!”

    所有人下意识往那边望去,就见江城穿着礼服走出来,正在调整袖边的袖扣。

    礼服的主色是黑灰白三色的渐变,苍翠的竹盘旋着被困在琥珀里的怪物,缠绕在腰间束腰,勾勒出江城劲瘦而有力的腰型。

    他的胸前是一朵血红的绽放的玫瑰,根茎隐入渐变色的布料,像是单薄而立体的筋脉,扎入胸腔。

    礼服的米色内衬是一款如神父式样的高立领,将江城裹得禁欲而严实,而在立领的正中位置,则是一枚特立独行的铁色异形怪物胸针,轮廓犹如镂空的心脏,保留了异形生物的形感。

    这枚胸针曾经惹来无数瞩目,它的名字叫异化心魔,是SevenTimes推出的第一款设计胸针,从不对外售出,也从不对外借出,仅是展示。

    江城是第一个佩戴它的人。

    他注意到所有人的注目,抬眼看了过来,微微一顿,不由好笑:“这么盯着我,怪不好意思的?怎么样?还可以吗?”

    厚姐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倒吸了口气,用力点头,连声说道:“可以!太可以了!江老师!这身衣服就是为您量身定做没错了!”

    几乎所有人都激动地跑到江城身边,穿着SevenTimes的江城就像是一件艺术品,是由他们亲手打磨出来的艺术品,没人可以复刻!

    秦山这才第一次正眼看江城,他呼吸一窒,陡然发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点击我免费看漫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