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在求生综艺招惹前任他叔 > 第43章 招惹第四十三天

第43章 招惹第四十三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招惹第四十三天·【二合一 深水加更】

    随车的医疗专业小组过来给江城一行人、包括之前的四个摄影师, 都做了一套全身的基础检查,以确认所有人是否受伤。

    皮外伤是在所难免,医疗组给所有人处理包扎了一下, 再看其余的检查指标都是正常的,节目组这才彻底嘘了口气,放松下来。

    江城的冲天小辫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和合影打卡,很快就成了节目组修复车队期间的靓丽风景点。

    最先是苏暖暖, 笑眯眯地拿着手机晃过来, 冷不丁地一声:“嗨, 江老师。”

    江城下意识抬眼看过去, 就见苏暖暖拿着手机举起自拍, 将他一并拍了进去。

    江城:“……”

    “江老师才是我们上路小分队的真门面担当, 冲天辫都掩藏不了的美貌。”苏暖暖夸赞, 笑眯眯地在手机相册里点了一个爱心收藏。

    江城好笑又无奈,摸摸小辫,也不知道简队怎么扎的,真的怪精神抖擞的, 半天都固定得死死。

    黄大恒也凑热闹过来找江城拍合照,拍完也输出一波彩虹屁:“江老师变个发型就像是变了个气质似的,之前那样就显得温柔,现在冲天小辫一扎,格外精神小伙, 特别阳光。”

    简随之因为还在学习彩虹屁, 没来得及过来合影。

    导演看江城这边热闹,也好奇凑过来看, 弄明白了情况后, 便也凑合一脚, 蹭了一张合影:“江老师这模样还真没见过,新奇,怪不一样的,但不得不说我们江老师长得好,什么稀奇古怪的发型都能hold住。”

    江城抽抽嘴角,稀奇古怪,导演这是把真心话漏出来了?

    他看向稀奇古怪设计师本人,就见简行策抱胸弯着嘴角安静看过来。

    江城不知怎么的,就有些不太好意思对视,朝简行策大大咧咧地一笑。

    “江老师下次缺发圈和我们说,我们给你备一整盒!”导演拍了合照心满意足地离开,临走前说道。

    江城笑起来,说得像是他专丢发圈一样。

    不过众所周知,发圈确实是个消耗品。

    节目组的其他员工在导演的带头作用下,也三三两两地时不时来找江城蹭个合照,俨然是把江城当成了剧组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也不知道是谁带头传出的谣言,仿佛和江城合照都得附送一句彩虹屁夸夸,一个个的各种各样的彩虹吹都堆到了江城面前,直把江城说得耳朵根脖子根都红了,完全吃不消。

    最后一个借口尿遁,才总算躲开了这群热情过分的同事。

    不过经这么一闹腾,方才那点负面的小情绪是彻底被打消了,江城躲到房车里,托着下巴看窗外忙来忙去的人影,不自觉地弯起嘴角。

    “简队,你也上来了。”江城听见门口传来动静,抬眼看过去,见是简行策,开口招呼道,顺便把导演分过来的小零食话梅推给简行策。

    简行策看江城又恢复了精神,冲天小辫随着江城的小动作一晃一晃,让他忍不住想笑。

    确实,这个小辫和江城很搭。

    他接过江城递来的话梅,刚放进嘴里就被那股酸甜的味道刺激得微微皱眉:“你喜欢吃这种小东西?”

    “随便吃吃。”江城看见简行策的模样,笑得眼睛弯弯,他忽然拿起手机,凑近了过来,说道,“简队,看镜头。”

    他说完,趁着简行策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迅速按下快门,把简行策被梅子酸得直皱眉的模样拍了下来。

    简行策看向江城,丢给江城一个解释的眼神。

    江城清清嗓子,总不能说稀罕简队这倒霉样子,他道:“这么多人都来找我合影了,没道理亲自给我扎小辫的简队本人没合影吧?留作纪念。”

    简行策闻言微微一顿,算是认可了江城的这个解释,没有再追问。

    江城有些意外这么轻易就过关了,他悄悄看了眼拍好的照片,就看简队微微蹙眉,像是与话梅势不两立的样子,忍不住直乐。

    简行策凑近扫了一眼,就见江城是在看两人刚刚拍下的合影,他微微挑眉问:“拍了一张合影就那么开心?”

    江城吓了一跳,下意识收起来,然后一把将桌上的话梅塞进简行策手里,匆匆说道:“开心,当然开心了。咳,简队你慢慢吃,我下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他说完,逃也似地连忙下车,做贼心虚地红了耳朵根。

    简行策若有所思地看向江城匆忙逃离的背影,手里拎着那袋话梅,隔了几秒后,他轻轻笑了一声,再看那袋话梅都觉得稍稍顺眼了一些。

    江城找到苏暖暖、简随之几人,走过去打招呼。

    “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不睡一觉?”苏暖暖看见江城,上下打量了一下,开口问,“看你不像是去休息过了的样子。”

    “等会儿再休息。”江城回道,看他们都在帮忙一起清算物资,便撸起袖子加入帮忙,“目前什么情况?剩下的物资有哪些?”

    黄大恒回道:“还剩二十来箱水,食物还在清点,丢的大多是一些用具,像我们的营地帐篷之类的,抢收的时候都因为占体积分量没拿,一个都不剩了。”

    “别的都还好,损失最大的还是那两辆越野车,其次就是一些录制用的设备,不过设备倒是车上都有一些备用替换装备,还能混。”简随之说道,“就是食物、水、帐篷这些昨晚都拿出来用过的东西,损失得多些。”

    江城微微点头,这么听来,损失其实还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里。

    几个大明星都加入了车队清点休整的工作里,一忙就是一个早上中午都过去了。

    “几位老师都停下休息吧,剩下的活不多了,我们来就行,辛苦各位老师啦!”导演助手拿着自热饭盒过来分发,同时感谢道。

    “等各位老师用完饭,导演会过来和大家开个小会,主要是讨论我们之后的行程安排。”助手分完饭盒后说道。

    助手说完后就走了,简随之几人闻言对视了眼,该来的还是来了。

    “你们怎么说?如果导演让我们选的话,要是能走,是走还是不走?”苏暖暖问。

    江城没说话,看向黄大恒和简随之。

    简随之说道:“说不怕是假的。”

    江城笑了一下。

    “但要是放弃,又觉得之前经历的那些好像都白经历了,江城和领队、还有我们的摄影师冒险去抢回来的那些东西,也白抢了。”简随之说道,“总觉得有些不甘心啊。”

    黄大恒微微点头,但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虽然我也是这样想的,但另一方面也不得不考虑,我们的代步越野车是彻底没了,接下来的路,要是节目组不匹配代步车,需要步行的话,我们可以吗?”

    江城赞同地看向黄大恒,出声道:“黄老师说的这一点很重要。绝大多数人没有在沙漠徒步的经验,沙漠徒步不是简单的体力耐力考验,说再多也比不上实际感受来得直观,你们就算做好最糟糕的思想准备,可能面对现实环境状况的时候,仍旧会觉得崩溃,想要放弃。”

    苏暖暖闻言看向江城,忍不住好奇问:“你试过沙漠徒步吗?”

    江城顿了顿,语焉不详地道:“曾经体验过类似的。”

    “被江老师说得感觉只能直接放弃了……”黄大恒感叹了一声。

    江城干巴巴地笑:“有夸大成分,但你们也得想清楚可能会遇到的情况——负重沙漠徒步、缺水、缺食物、缺住宿环境、白天炎热酷暑、晚上寒风朔朔……如果这些可以忍耐的话,或许我们可以继续往下走。”

    简随之几人闻言齐齐沉默下来。

    半晌后,黄大恒开口打圆场:“导演组不至于都这么惨了,还给我们那么艰苦的环境吧?好歹我们能争取一点?”

    简随之则是看向江城,冷不丁地发问:“像你说的那样,你尝试过吗?感觉呢?”

    江城觉得简随之的问话就像是笃定了他尝试过一样,他轻咳一声,回答道:“我也是电视上看到的,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不如去问简队,简队肯定尝试过。”

    能进特区特-战-部-队的都经历过五大生态环境特训模拟,都是几乎赤手空拳地进去生存十天半个月,简行策必定是经历过的。

    江城也经历过,但不能说,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几乎什么装备都不带、只身进沙漠生存的人,应该都会觉得多少脑子有点问题,要么就是过于富有冒险精神。

    导演过来的时候,就见几人讨论得正热切,他笑眯眯地搬了个小板凳坐来,说道:“几位老师们中午好啊,刚才助手应该也过来和几位老师讲过我们等下要谈的事情了,那我就不多废话,直接切入正题了。”

    江城几人互看了眼,微微点头。

    导演说道:“方才我们和随车的医疗组、以及远程的相关权威专家开了一个线上会议,结合各位老师的身体、精神各方状态评估,以及当下的物资剩余情况、腾格沙漠当地未来几日的气象变化预测情况,给出了几个方案选项,由各位老师来选择。”

    他说完,稍微停顿了几秒,给江城几人一个消化的时间。

    “第一个方案,考虑到本次节目录制过程中遇到的不可控灾难气候,节目组可以安排撤离车辆,让几位嘉宾回到腾格县小修一晚,第二天安排专机形成离开腾格,沙漠录制暂时告停。

    我们会和各位的经纪人团队重新商定节目补录及具体录制的重新规划,加强录制过程中,对环境气候等外在意外因素的探测和警戒,尽可能避免这种意外的发生。”

    导演说完,看向众人,稍微有些忐忑紧张。

    对他来说,第一个方案相当于是判了死缓,对节目的整体播出伤害很大,当初小荒野拉不到赞助,只能采用这种边播边录制的方式,以希望能够在播出的过程中拉到更多的赞助,却没想到过程那么跌宕。

    但将心比心,导演很清楚这种情况下,嘉宾不愿意继续录制才是正常的,站在情理上他不应该拒绝暂停录制的要求。

    他深吸了口气,几乎已经在心里认定了江城他们会选择退出。

    “其他方案呢?”黄大恒问。

    这个方案完全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但比起这个,他更关心的是,如果他们走下去,能从节目组嘴里敲诈出多少好东西来。

    他眼睛放亮,虎视眈眈地盯着导演。

    导演硬生生被黄大恒的目光看得打了个突,闻言意外道:“你们不打算中断录制?还想继续?”

    简随之摆出了谈判的架势,暗示意味极强地看着导演:“那就看你给出的其他方案了。”

    导演见状立马说道:“那我给几位老师讲讲我们其他方案。”

    “继续往前行的话,我们也有两个方案给到几位老师。”

    “第一个方案是暂在原地休息一晚,我们会调派两辆越野车来,但是为了延续节目一贯的调性和初衷,我们不会像之前那样,重复提供足够几位嘉宾之后几天行动的物资,就如当初定下的规则,需要各位老师们自行解决生存所需,最后目标仍旧是,寻找到沙漠原住民族群所在地,成功穿越沙漠。”

    “第二个方案则是,允许各位老师仍旧是暂在驻地房车内休息一夜,第二天启程。节目组将不提供代步工具,但会将物资状态还原至各位没有遭遇沙尘暴之前的最后余量,各位老师可以尽数带走。另外,本次任务目标也将做出相应的修改,即为寻找到原住民族群所在地,既能判定挑战成功。”

    “各位老师们,这些便是我们节目组提供的三种方案,现在请各位老师选择。”导演一口气说完,然后看向江城、简随之几人。

    苏暖暖四周张望了两下,率先道:“等一下啊,就我们几个讨论吗?领队不参与?”

    “领队将无条件跟从你们的决定。”导演说道。

    苏暖暖只好撇嘴,说道:“那领队来帮我们参谋一下不可以吗?寻求寻求他的建议?”

    “参加任务挑战的人员是各位老师,所以决定权和讨论权只在你们手上。”导演说道,“这三则方案都是我们经过各方评估——当然也是询问结合了领队给出的建议——商讨出来的,理论上是绝对可行的,不会超出各位老师的极限,不会造成身体伤害。”导演说道。

    苏暖暖闻言只好放弃这个念头,但很快,她把目光投向了江城——没有领队在,这不还有bug一样的江老师吗?

    她连忙道:“江老师,你觉得哪种好?”

    江城想了想,问导演组:“给车的话,如果车在途中缺少燃油、出现故障,你们可以提供帮助吗?”

    “不行哦江老师。”导演说道,“我们提供的燃油量会按照里程来计算。理论上……”

    江城打断了导演的话,扭头对苏暖暖、简随之几人道:“既然是这样,那我觉得选择代步车的弊大于利。”

    导演摸摸鼻尖。

    江城继续解释下去:“节目组提供的燃油量是按照里程计算,但我们行驶在沙漠里,不管是行驶途中因为驾驶技术、地形障碍,还是因为载重物、使用空调水箱之类的缘故,而导致的耗费油量一定会远远高于理论数据,也就是意味着我们很有可能行驶不到目的地,仍旧需要改为步行。”

    “并且选择了代步工具,就意味着我们没有物资作为后援,缺水、缺食物、缺住所,这个困难程度远高于沙漠徒步。”江城说道。

    苏暖暖闻言,很快说道:“那就选第二个徒步方案?”

    江城却是话锋一转,同样是分析第二个方案的弊端:“另一方面,徒步方案虽然给出了我们所剩的所有物资,但是考虑到负重沙漠徒步,能带走的物资其实仍旧有限。水和帐篷的重量非常大,会大大拖累我们行动的脚程。”

    黄大恒呼出一口气,轻轻嘀咕:“怎么越听越觉得,还不如直接放弃算了?”

    导演:“……”

    江城不着痕迹地弯弯嘴角,然后看向简随之,眉梢微挑。

    简随之接收到江城的视线,忽然福至心灵明白了江城的用意,他转向导演,开口道:“如果我们选择退出的话,你们会很头疼吧?”

    “咳,各位老师的经纪人团队应该也会很头疼,想要再匀出录制的时间做调整,都是大变动,对我们双方来说都不是个最好的办法。”导演连忙说道。

    “是吗?我觉得不是。”简随之道。

    苏暖暖似乎也懂了,连忙跟上:“我也觉得不是。”

    一时间两个最有话语权的大明星一齐表态,导演额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忍不住想,简天王不应该站在资方角度,跟他们站一队的吗?怎么歪屁股歪得那么远去了?

    导演只好赔着干笑:“那几位老师是有什么想法呢?”

    黄大恒闻言朝江城几人招招手,四个人头碰头围成一圈说小话,把导演踢出了群聊——

    “让他们多给一点燃油?我们还是选车?再争取点物资换过来,圆满。”

    “那要多少燃油?预估得出来吗?我们两辆车。”

    “节目组能那么好说话?给车又给物资?那之前给出两个方案不是白给?我看不可能答应。”

    “万一又遇到陷车的情况,我们只能靠自己把车弄出来吧?这也是个大麻烦,万一弄不出来,还是得徒步。”

    “没那么倒霉吧?”

    简随之几人齐刷刷将目光投向江城,江城见状嘴角一抽:“说倒霉看我干嘛?”

    “噢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想问你,沙漠行车遇到陷进去的情况多见么?”简随之说道,对江城的第一反应又觉得好笑,“别那么敏感嘛。”

    江城:“……”

    “不少见。”江城哼哼一声。

    黄大恒闻言只好放弃了念念不忘的代步车念头:“那只能徒步了……或者我们向节目组租个骆驼?专门用来抗物资的?看电影里不都是一队人马带着骆驼走的么?”

    导演:“……黄老师,我们听到了,骆驼不行,没这个条件。”

    “怎么就没这个条件了,讲讲道理嘛。”黄大恒立马说道。

    “真不行,都已经进沙漠那么深了,没处找租骆驼啊,就算是从腾格营地那头租,要再拉进来,也没人愿意接这样的单子,而且耗时也久。”导演无奈道。

    黄大恒只好放弃,他转向江城几人:“那徒步的话,一人光是抗一背包的水就走不动了,还不说帐篷这些工具,这不行吧……”

    “徒步的目标会降低为寻找到原住民族群即视为成功。按照地图上标注的距离,从这里作为起点的话,我们再步行一个白天、露宿一个夜晚,应该就能抵达。”江城想了想说道,“比起帐篷,一个晚上的露宿性价比太低,水更重要。”

    江城强调:“一个成年人一天最低要摄入的水分不低于三升,而我们在沙漠里行走,这样的环境下,不出两个小时就会出现中暑的现象,必须要及时补充水分。”

    “负重徒步对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不小的挑战,这方面可以钻一下空子,和节目组讨价还价一下。”江城微微眯起眼。

    小分队四人组头碰头,低低商量了一番。

    最后,江城抬头,转向导演:“我们有两个打算,对节目组而言,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你想听哪个?”

    导演垮下老脸,苦兮兮地道:“……先来坏的吧。”

    “我们选退出录制。调整好状态,用最好的一面来录制节目,给观众呈现出最佳的效果,相信观众粉丝们也一定能够理解。”江城朝导演笑笑。

    导演:“江老师呜呜呜呜呜呜——”

    “那好消息呢?”导演助手连忙问。

    “好消息是,我们也可以选徒步方案。”江城仍旧是笑眯眯的样子,“但我们也有条件,要求节目组在我们行动过程中,免费提供五次物资补充帮助。”

    黄大恒几人站在江城身边,齐齐点头。

    “五次!?”导演轻呼一声,“那还不如直接让我们做随身仓库得了。”

    “也不是没想过,就是觉得你们不太能答应,也就算了,不勉强。”江城说道。

    导演一噎,旋即摇头:“不行不行,江老师,说白了,小荒野节目的核心本质,就是领队教你们怎么在极限环境里谋出一条生路来,要是全靠节目组提供物资,那就违背我们节目初衷了呀。”

    “说白了你们就想看嘉宾怎么被虐。”苏暖暖吐槽。

    导演顿住,干咳两声连忙摇头:“那不是,我们希望嘉宾们也能体验到完全不一样的野性大自然风情,瑰丽下的危险,更近一步地给观众们呈现出大自然的真实面貌。”

    “嗨导,别背招商用的那套说辞了,你就给个回答,条件到底答不答应?”简随之戳穿道。

    导演:“……五次也太多了,我们顶多提供三次,并且每次你们能够选择的物资类型只有三种,不限量,只限种类。”

    江城眯眯眼:“你们提供的种类有哪些?给个一览看看?”

    导演这方面倒是爽快大方,立马就给了。

    江城一个个扫过去,在看见甚至还有开-山-刀的时候,眼睛狠狠亮了一下。

    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开-山-刀。节目组准备的是一把奥-托-开-山-刀,刀身线条非常流畅漂亮,刀身虽薄,却非常适合野外使用,砍伐树木、藤条都不在话下。

    江城曾经还有一把户-撒-开-山-刀,它在所有品类的开-山-刀中最为强悍,双槽刀身,不仅适合清除路障,还适合近身搏斗、防范野兽,威力巨大,哪怕用来劈砍岩石,甚至都不是夸大,只不过这样一把刀,危险性太高,后来就很少流通了,哪怕是部-队里都少有用到。

    江城对节目组给出的物资品类还是很满意的,他说道:“出发之前,我们可以先有一次原始的物资补充是吧?不能算在三次求助里?”

    导演点点头答应,各退一步条件。

    江城看向简随之几人,眉梢一扬:“怎么说?”

    “成。”黄大恒第一个说道。

    其他几人也都没有异议,本就是以江城的决定作为主要参考。

    江城见状,微微颔首开口道:“那大家就做好准备。今晚我们好好休息,明天,就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全新挑战。”

    “好!”

    与节目组的讨价还价最终以各退一步的结果告终,自然是双方都皆大欢喜。

    要真退出录制,对他们来说,当然不可能像之前忽悠导演时说得那么笃定的“无所谓”。

    光是重新商定档期,就够折腾了——像简随之这样的艺人,未来一年的行程表都订得差不离了,顶多做小小的调整,而就近一个月的,几乎都是定死不能动的。

    要重新约档期调时间,势必就得压缩其他工作和休息的时间,谁都不愿意。

    /

    今天仍旧是在房车驻地里休息一晚,也算是给几个嘉宾从沙尘暴、流沙的接连惊险里有个缓冲调整。

    江城几人先把明天出发要携带的东西装备起来,薅了节目组的物资储备车。

    简随之几人原想拉上简行策一起去薅的,奈何导演说领队的装备由节目组发放,和嘉宾的自选不一样,拒绝了简行策同行的要求。

    简随之只好悻悻放弃这个念头,要是有他小叔在的话,那肯定不会拿错踩坑。

    “没事,跟着我选。”江城瞥瞥导演,一眼就看穿导演的小算盘,他轻啧一声,真是坏得很。

    黄大恒点头应声:“还好,我们还有江老师,不至于完全懵圈。”

    “就是就是。”苏暖暖附和,“导演的心思大大的坏,但不怕,我们有外挂Mr.江!”

    江城好笑地看苏暖暖,他什么时候成外挂了?

    导演摸摸鼻尖,打开物资储备车门:“那就请各位老师上车选择要带上路的物资吧。”

    物资储备车里的种类很多,为了丰富综艺的可看度、增加嘉宾选择不同时的不同化学反应,每个种类下的道具材质、容量、品质也都各有千秋,需要看嘉宾如何沙里淘金。

    就譬如登山包吧,节目组一共给出了四款登山包,把品牌标志都剪了,或者是缝了一块标签遮掩住,以免嘉宾能从牌子上辨别出来,也是煞费了苦心。

    江城上储备车后,首个奔的就是登山包。

    节目组一开始发给他们的登山包只有三十升的容量,但显然物资储备车里还有更好的,估计是原本打算用在额外任务的工具兑换里,现在嘛,就被江城直接薅走了。

    “我的天,这几个登山包也太大了吧?!我觉得我缩一缩,甚至能把我装进去?!”苏暖暖指着一个容量大约有一百二十升的登山包轻呼。

    光看那大小,都有大半个苏暖暖高了。

    “好家伙,这能装啊!”黄大恒乐了,走过去提出来,掂了掂,自重有一些沉。

    江城闻言分过去一个眼神,见状笑道:“这不适合我们,太大了。这种适合穿四大无人区的,徒步几十天背着这个可以。”

    他说着,拿出另一款三十五升的背包,乍一看有些不起眼,右边还有一个小挂包,左右两侧有两个侧拉的拉链包,以及头部的顶包都可以用来收纳各种小物件,分层很多,最关键的是自重很轻,只有一点五公斤。

    “这款就不错。”江城掂了掂,丢给一旁的简随之,“节目组其实分错了,这款严格来说,是攀岩包,不算是登山包,不过我们正好捡个漏。”

    “攀岩包?”苏暖暖凑近过来看,要说外表,差别是真不大,就是两旁的挂包上挺丰富。

    “嗯,侧边的挂包可以挂万物。”江城笑笑指道,“照明灯、头顶灯盔、打火石之类的,都可以挂包边上,你看这前边的主包拉链一竖而下,设计就很好,用来拿取大体积的物件也非常方便。”

    “三十五升的容量基本能够装进一日用的大部分装备和补给了,再多也背不动走不远。”

    “当然更关键的是,作为攀岩包,它的结实程度是出类拔萃的。”江城重重扯了扯登山包的表面,看得黄大恒眼皮一跳,心惊胆战。

    有过之前竹林里的暴力做竹筒,他生怕江城把包给手撕了。

    江城解释:“包的主体面料应该是630D抗撕裂尼龙,加强部分则是840D抗撕裂尼龙,这款我没记错的话,曾经抗住了洛基山区连续四十天的实测,非常可观,选它没错了。”

    导演在一旁听得眼睛都快掉下来了,江城就差直接把这包的牌子分类都报出来了。

    他小声问边上的助手:“你是不是把信息资料偷给江老师了?”

    “我没啊!”助手委屈,“江老师说得比您给我的信息资料还多一点……”

    导演:“……”

    确实,他就不知道这包还有四十天实测这种光辉历史。

    江城已经把挂在物资储备车里的东西,一件件地薅下来装包了,装完一个装另一个。

    考虑到苏暖暖、黄大恒几人的体能差别,他没有每个人都装一模一样的个人份物资,而是根据几人的体能情况做了点调整。

    花了近半个小时的功夫,江城将四人的登山包分装完毕,一个个对号发放:“行了,这些是你们的,别拿错了,自己看看有哪些东西,心里要清楚。”

    “这么快!”导演意外极了,他们给嘉宾预留的挑选时间足有一个小时。

    面对这么琳琅满目的物资,当初导演来尝试实验环节的时候,就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勉强做出筛选。

    他没想到江城用的时间只有自己的三分之一。

    “快?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就行了,还得花多少时间?挑选物资嘛,用的是逻辑。”江城指指太阳穴,“逻辑清楚,就用不了多少功夫。”

    导演自闭了几秒。

    简随之接过自己的那份登山包,入手要比他想象中的更轻。

    他有些意外地看向江城,冷不丁朝江城伸手:“你的包让我看看。”

    江城丢给他,简随之一入手,就感觉明显要比自己的重,但也没有重太多,他还以为江城会把他们几人的东西都压在自己身上。

    江城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简随之想岔了,他忍住笑,调侃道:“不会以为我把大家的水都背自己包里了吧?别把我想得那么伟大啊。”

    “觉得轻,是因为你们现在吃饱喝足了,精神正好。”他说道,“等明天上路,不出三个小时,你们就会觉得这包重得像是塞了铁秤,别现在想得美,什么都敢要。”

    苏暖暖吐吐舌头,江城的话正说中她方才心里想的。

    几人准备好了第二天出发要带上的物资后,从车里下来。

    夜里还是睡房车,晚上降温冷,睡房车里还觉得暖和点,真不敢想要是明天真要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话,那该有多冷。

    “江老师,我们明天晚上过夜的话,总得兑帐篷吧?那就算求助物件里的一样了,帐篷有了,还得有防潮垫、睡袋这些……节目组会分开算吗?”黄大恒晚上睡不着,愁得问江城。

    简随之也没睡着,听见黄大恒问的,笑了一声道:“你还幻想有这么好的条件呢?还是抓紧时间能好好睡的时候多睡一会儿,后面能睡一个完整的晚上都算不错了。”

    “是吧?领队?”简随之说完,找自家小叔确认。

    不过简行策没有搭理,简随之猜他小叔估计是睡下了。

    “简天王有这个觉悟真不错。”江城接口夸了一下。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温吞吞地道:“兑换物资得看情况,看明天真走起来的脚程速度。虽然按照正常估算的话,明天住一晚,后天白天应该就能到,但要是得花三天两夜的功夫才能到目的地的话,那我们的三次机会就有点不够用了,兑不兑帐篷得另当别论再考虑。”

    黄大恒闻言歇了火,抓紧小棉被,看来只有他还抱着不切实际的普通人念头了,他哽咽:“我一定尽快跟上战友们的思想觉悟。”

    江城笑出声,他转了转身,在暗沉沉的一片里寻找简行策那头,轻轻问:“简队睡着了吗?”

    简随之本要插嘴替小叔回一句“他睡了”,结果却听简行策低应了一声:“嗯,怎么了?”

    简随之:“……”好嘛,是他不值得一个回答了是吧?

    江城翻了翻身,床板轻轻“嘎吱”作响,他道:“就是在想明天要徒步的事,你觉得怎么样?”

    他有点迟疑,对他来说,徒步给出的条件优越性远大于沙漠越野,但转念想想,这次队伍里还缀了三个没有经验的普通人,也是不知道会不会有太大的变数。

    简行策道:“避开高温时间段,早出发,少夜路,问题不大。”

    有了简行策这句话,江城心稍稍笃定,其实他心里也有几分把握,但有了简行策的肯定,让他更安心一些。

    第二天一早,凌晨四点,沙漠的太阳才刚刚升起,一行人便是要出发了。

    黄大恒几人昨晚睡得早,这会儿早起也是精神满满的,倒是对比忙了一晚上后勤的节目组导演一行人,显得几个工作人员都像是病猫一样恹恹的。

    谁看了都得觉得有点可怜。

    黄大恒笑笑走过去,搂过导演的肩膀直摇头:“你说你,偏要给我们下套设难题,何苦呢?我们早起,你们也得跟着受苦。我放过你,你放过我,这不挺好?”

    “……”导演在这一刻甚至产生了几秒的动摇。

    苦,真的好苦。

    黄大恒刺激完导演,看导演露出苦兮兮的样子来,快意地咧开嘴,甩甩衣袖跑了。

    装备上登山包,换上高帮的登山鞋,人手柱一根登山棒,一行人一身整装待发。

点击我免费看漫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