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基建游戏后我成了造物主 >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小说阅读APP下载,免费无广告 点击下载

    移动城市是什么样的, 何方一直都只在闵至舟的嘴里听说过,即便是知道也许移动城市很大,很夸张, 但是移动城市的形象, 何方的脑海中只能想到某一部很著名的动漫电影。

    所以即便是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在真正的看到这个巨大的伫立在眼前的高耸入云的移动城市的时候, 何方还是震惊了。

    巨大的希望城已经被掏空的只剩下一堆骨架,黑色的钢铁坚固无比,无数的架构密密麻麻的搭建起来,遮天蔽日, 尚且还有部分保存完整的地方, 何方还能在上面看到希望城的外壁上的饱经风霜的痕迹。

    不仅仅是纵向很难看到顶端, 甚至是横向到底延伸到多长何方居然也无法计算,甚至无法确定这希望城的结构到底是方的还是圆的。

    它实在是太过壮观了,壮观到何方已经无法用言语去形容, 只有巨大的震撼感。

    时代不同了,何方自己的小城市最高只有二十多层的高层都已经沾沾自喜,在真正的看到希望城的时候何方才明白什么叫做高大。

    他突然清晰的感受到这是一座城市,一座真正的可以容纳十几万人的巨大城市,这样的城市居然可以行动,要如何才能保证这一座巨大城市的行动何方简直无法想象。

    这大概是游戏的官方设定, 没有什么很特别的需要特别科学去解释的地方, 就如同自己的城市中他的田地里始终都是种植着满满的植物,并且肉类也绝对没有吃完的担忧一样。

    “这就是希望城, 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城市。”此时伪守门人自豪的介绍着他们即便残破却依旧宏伟的家园, “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运作的城市, 即便它现在仅仅只剩下了一座骨架, 对我们来说也是我们劳动和智慧的结晶。”

    “是的,很壮观,也很漂亮。”何方喃喃说道,同样也是发自内心的夸奖,这是一个完全和他的城市的构造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城市,是这个末日的背景之下衍生出来的技术巅峰。

    或许是因为被夸奖了,伪守门人看上去非常的高兴:“你们可以在这里多看看,希望我们的希望城能给佣兵你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

    伪守门人走了,他要回去继续做他守门人的职责。

    何方高高的抬着头,脑海中却很混沌,因为自己所身处社会的思维的禁锢,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以横向发展作为城市发展的目标,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将城市纵向发展。

    “我的城市是不是也可以考虑这样发展呢?”何方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心里话诉之于口,“比如说直接建立空中花园什么的?”

    其实他的城市的建筑成本并不算很高,真正高的全部都是在开阔土地上,大概是因为《墟无重启》要控制玩家的过度发展,并且让玩家更加更完善基础建设,所以对开阔土地的资金要求的特别的高。

    但是如果借用了希望城的技术全部拿回到自己的城市之中,是不是可以在短时间之内给自己的城市内带来巨大的发展?

    “移动城市为了能够容纳更多的人口又能保证行动的能力才会建设的如此广阔,但是……”闵至舟听到了何方的话,并不赞同,“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或许大家并不会喜欢有这样的设计的。”

    “恩?”何方一愣,回头看向闵至舟,不太理解,“我觉得这是很好的设计啊,而且看起来真的很帅。”

    闵至舟的嘴角露出了几分无奈的苦笑:“副队长,也许您去里面看看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何方虽然迷惑,可是也的确需要看看这种城市修建的优缺点之后再去考虑要不要引进。

    “那我们要怎么进去?”何方并没有看到入口,又或者说其实每一处看上去都是一个入口,这个巨大的希望城失去了外壳,只剩下骨架,四处透风哪里都可以进入。

    闵至舟看了一圈,引导向一个方向:“这边吧。”

    何方跟在闵至舟的身后,注意到此时很多人都在周边的土地上耕作,耕作的人发现了他们之后都会直起身,在无意间对视之后就会露出友好的笑容,看上去闲适又豁达。

    在何方的身边不断跑过一些十分年幼的孩子,这些孩子很快乐奔跑、追逐、笑闹,完全就是一副快乐的田园风光的模样。

    这样的地方,心旷神怡。

    但是又有谁能知道其实在这一座城市之中所有人都在等待死亡呢?

    何方将系统中所有的N-PC数据简单化显示全部打开,在何方的眼中出现了无数的属性面板的简化版,呈现在每一个N-PC的头顶,他能够看到这些N-PC的数值和自己的城市内的N-PC的数值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整个城市内的人甚至都比不过闵至舟巅峰时期属性的一半。

    看到这么多的人的属性数值,何方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也许闵至舟并不是因为是信息N-PC而数值太低,而是所有的‘野生N-PC’的数值都非常的低下。

    但是人太多了,不断弹出的页面几乎要填满了何方的整个视野,看的他头晕眼花。

    这些属性过低的N-PC让何方心生顾忌,这些N-PC真的能好好的完成他建城的需求吗?如果要先调整所有的居民状态,恐怕就是一笔不菲的投入,这投入能收回来吗?

    “移动城市其实是有固定的入口的,入口一定会有专人检查,普通的佣兵也不可以随意在周围走动。”闵至舟一边带路一边说道,“移动城市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精密的巨大机械,虽然不至于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是有某个地方出问题也会出现一部分的资源浪费,所以外来客能够行走的范围十分苛刻,这么悠哉的走在城市的边缘,平时是不允许的。”

    “如此巨大的城市,移动速度也很缓慢吧?” 国妙风忍不住说道。

    一直观看的崇鹰突然说道:“如果要炸掉这么一座城市应该会很浪费弹药,这个城市很大吗?抗炸吗?”

    “移动速度是很缓慢,但是只要能超过魇兽和魇兽种子的速度就可以了。”闵至舟回答了国妙风的问题,却并不太想回答崇鹰的问题,可是想了想之后还是说道,“真正的移动城市的外壳是非常坚硬的,炸-弹基本不会在墙体上留下太大的痕迹。”

    听到这个消息崇鹰的表情明显不是很好,他在路过周围的时候一直用手在触碰希望城的骨架,测量着这些东西的质量和坚硬程度,思考着应该如何改进现在他们手头所拥有的武器。

    “我的城市不需要考虑移动,以我们现在的技术直接就地居住并不是困难事,只是这里的土地好像收成不是很好啊。”

    何方注意到在四周即便是已经有几分‘欣欣向荣’的田地中,并没有结出多少果子,发现了异常,看来只有自己的土地才有迅速更新的能力。

    “在城外的土地是不可能头天挖掘第二天就能再长出来的。”闵至舟一直都觉得何方的城市实在是太过于神奇,重新回到末日的世界后才勉强觉得应该不是自己有问题。

    “恩,我明白。”白嫖的土地总是不会比自己用钱开出来的土地要强的,虽然知道肯定会有落差,但是这样的落差还是让何方有些失望。

    就算是他的城市可以提供相当多的资源过来,但是在短期之内基本都是亏本买卖,在这边发展的速度一定会特别慢,何方甚至都很担心如果自己开发了新的城市会拖垮他旧城市。

    “这里就是入口了。”闵至舟终于找到了希望城的入口,然而何方在看到入口的时候一愣。

    “你是认真的吗?”何方眼巴巴的问道。

    “是的,我很认真。”闵至舟笃定的说道。

    在何方的眼前所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完全和一个某个小区的某个小户的一个单扇小门一样,完全是一个仅仅容许一两人通过的小小的狭窄的通道,就这样的门还不如旁边已经变成了骨架的原本的城墙之处的缺口。

    “这么小的门那消防怎么办,如果着火了里面的人岂不是要直接烤死在里面吗?”何方简直震惊万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岂不是一整个城市内的人都得死亡?

    “门其实有很多,但是大部分时间都不会开启,便于管理,这里是正门,正门是为了接待外来人员的必须经过的入口,在这一条通道内会进行全方位的身-体检查,一旦发现了什么问题能及时处理。”闵至舟钻进了那大门之内,何方也跟着进去了。

    在‘进入’到希望城内内部的时候,何方看到的是四处通透的城市内部,但是从老旧的痕迹上来看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城市的内部,而是已经在被拆分过后的结果。

    这里有无数的通道,如同迷宫一样密密麻麻的路线,四处都是墙体,光是想象一下这样的空间何方瞬间就感受到了被禁锢的巨大的心理压力。

    走到里面的时候何方就能看到每隔几米就能够看到一个门框,因为基本上四处都被拆解了很多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门框内的场景。

    那完全是一个缩小版的大学宿舍,一个狭窄的房间里就有八张床,这些床位非常的拥挤,看上去就像是何方在现实中火车的隔间,仅仅是可以睡觉而已,除此之外就放不下什么私人物品了。

    这样房间在整个一层遍布四处,何方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个角色模型很可能走的脚都要疼了,这里实在是太过巨大,一层一层的螺旋状的像是蜗牛的壳,这样如此密集的人口居住环境实在是让人胆战心惊。

    在蜗牛壳的中心,闵至舟开口说道:“在这些中心位置都是用来工作的地方,每天早上人起床之后都会来这里进行工作。”

    虽然说是工作的地方,但是大概是因为拥有价值所以现在只剩下一片空旷了,很可能是已经被其他专门来吞噬希望城的其他移动城市带走了,即便如此何方看到的也是一个非常有限的空间。

    “平时人都要怎么洗漱呢?”何方问道。

    “会有比较固定的地方,虽然要节约用水但是大家也需要保持着基本的干净,否则会有瘟疫滋生,如果因为瘟疫大量的损失人口是巨大损失。”闵至舟说着一边引导着何方往上层走去。

    希望城高耸入云,可是每一个人能够居住的地方却狭小的可怕,当何方看到了一个因为位置比较偏僻所以没有被破坏的小房子的时候,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闵至舟否定了他想要往城市上空建筑的想法。

    仅允许一人通过的通道,狭窄的居住地,何方进入了这个小小的空间的时候,看着很多人的床,突然觉得这里比起一个‘家’倒不如说是像监狱,即便是监狱都能够见得到光芒,可这里什么都没有。

    何方坐在了床-上,看着四周的床铺,躺上去甚至连坐起身都做不到,头顶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昏暗的灯,八个人住在这样一个地方,何方甚至都觉得如果是自己,可能会拒绝活下去。

    “即便是这样一个很小的地方,对一个在移动城市内居住的底层人员来说也是唯一可以放松的地方,在忙碌了一天之后躺在床-上的感觉是无与伦比的,只是每天晚上睡觉必须要打开门,这里太狭小了,如果不能打开门通风,很可能会直接缺氧而死。”

    何方听着闵至舟的话,他抬头看向闵至舟。

    闵至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出生吗?

    闵至舟似乎是懂得了何方的询问,摇了摇头:“我的父母还要在更上层,即便依旧是底层,但是父母的能力贡献很大,所以才能够拥有给我最初的装备的权利。”

    何方想起了最开始见到闵至舟的时候,他脱掉了铠甲,穿着普通的衣服坐在垃圾堆里太阳底下,丝毫不介意太阳晒伤他的皮肤,让他的皮肤上都褪去了一层一层的皮。

    在孩童的时候他见不到太阳,在成年之后作为佣兵的他又必须一直穿着铠甲。

    他始终是无法接触到阳光的,所以在自己的城市中,他能够舒心的肆无忌惮的接受太阳的抚摸,所以他才不肯做任何防晒措施,让太阳在他的皮肉上晒下痕迹,让他从一个肤色惨白的男人变成了现在这般健康小麦肤色的模样。

    “我所说和你想的并不一样。”何方从狭窄的房间的阴影里走出来,说道,“我非常注重居民幸福度,所以一定会建造采光很好的房子。”

    闵至舟愣了愣,然后才缓缓的露出了几分笑意:“好吧,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

    希望城越往上层整体的设计就越加的宽松,似乎在这里曾经有着非常鲜明的等级的特征,何方甚至能在高层的几处找到一些娱乐设施的残留,他甚至在某些房间里看到了很多撕扯下来的布料做成的各种各样的被单,就地做成床铺,四周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应该留在这里的老弱病残的制作而成的。

    “这些布料应该是上层的人离开的时候没有带走的东西。”闵至舟指着这些布料说道,“现在希望城的底层已经看不到多少正在被居住的地方了,既然哪里都可以居住,倒不如住在曾经梦寐以求的上层,满足一下最后的愿望。”

    四处透风的上层并不容易遮风挡雨,可留下来的人却坚持的想要住在上层,哪怕现在上层已经一无所有。

    何方的心情很沉重,这些东西呈现出来的是血淋淋的阶级之下所诞生的扭曲,明明越是高处就被带走的东西越多,真正重要的东西很可能是底层人一辈子也无法触碰的。

    “你知道上层的人都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吗?”何方问着闵至舟。

    “我不知道。”闵至舟露出了几分苦涩的笑容,此时他们所站着的地方是整个希望城的最顶层,即便是已经破败不堪,可是到处都还能见到曾经所留下的奢靡的装饰的残留,“但是我现在大概可以想象到吧。”

    大概就是……和何方的城市中的居民一样的生活。

    虽然整个幸福城非常的壮观,但是价值高的东西全部被带走了。

    即便如此何方也依旧能够看到这一座移动城市曾经的辉煌。

    “阶级。”崇鹰此时坐在整个大厅中间,突然通过这样的地方摸索出了一个适合的词汇,“希望城里有很大的阶级吗?”

    国妙风似乎也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阶级这种东西的存在?难道不是所有人各司其职各自管各自的职责吗?明明都已经是一同逃亡的同伴了。”

    闵至舟复杂的表情看向显然对阶级很有意见的两个人,问道:“难道在你们的眼中城主和自己是一样的吗?”

    “当然不是。”崇鹰和国妙风异口同声的说道。

    而何方也说道:“当然不是。”

    闵至舟有些意外,他能够理解其他人将何方当做神明供奉,但是他想不到何方是怎么对自己定位的。

    “副队长觉得你在城市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闵至舟也是有些好奇,出于私心的他将这个问题问出了口。

    “我是给城市打工的打工人啊!”何方非常的有自知之明。

    他每天发愁应该如何建设城市创造城市发展城市提高居民幸福度增加居民富裕度考虑如何提高财政收入啥啥的,在现实中作为一个城主肯定是拥有相应的权利和特权的,但是这可是游戏!

    你一个游戏里能得到什么特权啊,也就顶多N-PC在嘴上把人好一顿夸但是半点钱都不会给的那种!

    比如吕狐。

    至今为止他都没能从吕狐的口袋里掏出一分钱来。

    闵至舟震惊了,他立刻看向了在旁边的崇鹰和国妙风。

    此时崇鹰偏着头看向别处,国妙风丝毫不懂得怎么掩饰自己的尴尬。

    闵至舟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整个城市的人都以城主为天为地为神明的,却让他们的城主以为自己是个打工人?

    闵至舟不理解,闵至舟大为震撼。

    此时远在飞机上诸研也忍不住揉了揉眉间,现在这样的状况他们也很想要对他们的造物主很好很好奉献上一切,但是情况不允许,本来现在的一切都是造物主给他们的,他们再还回去,不就是典型的借花献佛吗?

    借造物主的花献给造物主,这不是厚脸皮呢?

    更何况现在的造物主根本还搞不清楚状况。

    为了避免不明状况的闵至舟透露出更多的信息,此时诸研主动开口说道:“城主大人,或许我们需要检查一下操纵室,既然城市内有所谓的信息传递的方式那就肯定拥有传递的物品,至少现在应该还在希望城里。”

    “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吧?”何方问道,“一直也有给你录像,你也应该看到了从头到尾都已经被其他的城市扒拉的干干净净的了,稍微有点用处的都被拿走了。”

    整个希望城简直就如同遭到蝗虫过境一样,片叶不留。

    “会有一样物品作为定位,否则其他城市无法找到希望城的方向。”诸研此时一边思考一边说道,“既然城主逃跑,城主不能确定其他城市能接纳他,为了他未来的发展肯定会将希望城剩下的资源带走,剩余的残骸则是作为礼物给其他需要的城市使用,算作对其他城市的谄媚。”

    闵至舟摇摇头,说道:“城市现在都十分重视血统,只有上等血统的人才能接受教育,利用血统进行继承和统治,希望城城主的血统也是被承认的,即便他抛下了城市逃跑,可他却拥有血统,依旧是一个上等人。”

    “血统?”崇鹰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什么,然后看向何方,现在的何方是模型,但是他们的造物主的真正的身-体应该也有血统,如果是造物主的血统的话……崇鹰突然开始想入非非。

    诸研缓缓说道:“在混乱的状况之下利用血统论调其实也是一种很明智的选择。”

    闵至舟皱眉:“明智?难道有人生来都低贱吗?这可不像城主的居民能够说得出来的话。”

    “在混乱的状况之下为了稳定人性血统可以是一种选择方法,只要从天生开始教育血统的重要性就更容易稳固统治和稳定民心。”诸研对这种情况的发生表示理解,如果人人都可以做城主的移动城市,内部会发生怎么样可怕的变化谁都想象不到。

    闵至舟一咬牙,没有再继续说话,他不能承认,也不想承认,如果承认了岂不是在说自己就是一个血统低劣的人吗?

    诸研似乎是猜透了闵至舟所想,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而是说道:“城主大人,您可以再找找看吗?”

    “诸研,有没有可能没有什么东西,希望城的城主走之前定位好的呢?”何方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有可能,但是最好还是找,如果有一个到现在还一直都在往外发散信号并且可以被其他城市接收到的东西,那么我们就可以利用它了!”诸研的语气中很少见的充斥着几分兴奋,“只要信号还有传递,我就能直接为您定位其他所有的城市,城主大人!”

    何方听到诸研斩钉截铁的宛若霸道总裁一般的语气突然之间心情激荡,他突然想起来了这件事!

    既然城市和城市之间拥有交易,那么他们就可以使用希望城的信号作为自己的信号,可以借口‘再发展’或者‘得到了资源和机遇’等说法,重新启动希望城,而他的城市就可以理所当然的退居幕后了!

    “我……我去问问看吧,也许这里面的人会知道。”本身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何方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对这个东西何方突然之间就充满了希望。

    “不如问问他们?”崇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何方突然发现崇鹰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消失了,而此时他从不远处走来,而他的手中,提着三个瘦弱的仿佛只有骨头的孩子。

    何方瞪大了眼睛:“你抓人家孩子干嘛?”

    “是他们一直跟着我们!”崇鹰立刻委屈巴巴的冲着何方抱怨,“一开始跟着的有十来个,最后就只剩下这三个了。”

    被崇鹰逮住的孩子两大一小,小的是个懵懂的女孩,三个孩子发育的都很差,骨瘦如柴面色蜡黄,头发稀少脑袋很大,身-体过于瘦弱让这个大脑袋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某个恐怖片里的道具。

    “你们跟着我们干嘛……”然而何方的问题还没完全问出来,其中最大男孩立刻开始抢答了。

    “你们是佣兵对吗?!肯定是很厉害的佣兵吧?你们的的铠甲看上去特别的强大,是我们见过的最强大的佣兵!”最大的男孩子紧紧的盯着在远处的闵至舟说道。

    “……”这也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铠甲,闵至舟在内心偷偷说道。

    完全被忽略的何方:“……”

    “我有事情,要和你们交涉!”此时那个男孩子努力的用着自己最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声的和他们说话。

    闵至舟看了一眼何方,然后伸出手按住了那孩子的脑袋,将孩子的头转向面对着何方,缓缓说道:“有什么事情和我们副队长说就行。”

    何方看着那少年在如同骷髅的脑袋上镶嵌着的过大的眼睛,这种极其怪异的不和谐感让何方莫名的有些不忍直视,眼神飘忽。

    “你可以做主吗?”那孩子似乎对何方的态度很是怀疑,显然身材高大肤色黝黑的闵至舟更让他信服。

    “是的。”何方突然觉得自己作为玩家非常的没有威严。

    “我们想加入你们的佣兵团!”此时那瘦弱的孩子直接用那小小的手拍在了胸口,“我们可以给你们做探测小队,可以为你们清理和擦拭铠甲,可以做任何打杂的工作!我们三个人,每天只需要一个成年人的饭量就可以。”

    何方瞪大了眼睛:“?”

    “我们现在或许做不了很多事,但是我们将未来全部预支给你们!我们可以为你们所用,就算是饥饿至极的时候吃了我们也可以,我们会跟随你们出生入死!”孩子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之色,并且直接跪在了地面上的,头重重的磕了下去,“请带我们走!”

    这个孩子的语气明显是已经做好了出生入死的准备一般,何方看向了孩子的属性面板,这最大的孩子居然已经十岁了,可是明明是十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和个五岁的孩子一样,完完全全的发育不良。

    “你们并不想和亲人们一起在这里等待……”等待死亡吗?何方没有说完。

    “不!”孩子大声又坚定的说道,“我们不想和其他人一起死!我们想活!”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已经懂得生死,在末日之下逼迫着任何一个人迅速的丢掉幼稚走向成熟。

    何方有注意到留下来的一万人中也有不少的孩子,这些孩子看上去无忧无虑的,可实际上也全部都是强弩之末,而何方也看到了一些尚且不懂事的孩子,正在角落里蹲着偷偷的吃野草,以及……

    何方站起身,走到了希望城的边缘,从这个方向可以看到在希望城的外围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墓地,墓地里已经有了很多很多没有任何名字的墓碑,并且已经有了相当多的人已经进入了挖好的墓穴里。

    在墓穴的周围还有相当多的刚刚挖好的坑,甚至在现在还有人在挖洞,那是为了随时随地可以将饿死病死的人入土为安。

    “副队长,我们会不拖后腿,我们可以照顾你们的一切!”此时孩子抱住了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小女孩,他抬头说道,“我的妹妹很漂亮,我的妈妈很好看,只要我妹妹能长大,以后一定会很漂亮,现在只是太小了,再长大一点,再大一些就可以。”

    何方瞪大了眼睛,眼睛里全部都是难以置信。

    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是那大孩子伸出手将自己妹妹的头发全部撩向脑后,露出那张过于瘦弱但是依旧能看得出来有几分漂亮的脸,这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那大孩子伸手推了一下瘦弱的妹妹,那妹妹走路还有些踉跄,女孩缓缓的走向了何方,在何方的旁边抬起头。

    女孩稚嫩的面容上努力的做出一个学习大人的妩媚的笑容,不伦不类,她悄悄握住了何方的手指,抬头想要亲吻何方的指尖。

    崇鹰瞬间恼火了:“你是什么东西,我哥比你妹妹好看千万倍,你还敢拿你妹妹来挑衅我!”

    “哥哥?”那孩子好像明白了什么,突然上前,“我也可以,什么都可以,我耐打,也耐造!”

    何方在被碰到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将手抽了出来,崇鹰怒到极致的想要上前,却突然被国妙风按住:“崇鹰,冷静一下,别太激动了。”

    何方难以言喻的低头看着那孩子,满脑子都是《墟无重启》难道还开启了十-八禁吗?这么小?你们设计这样的台词真的不怕被网友冲死?

    “我需要你们帮助我一件事。”何方离开了小女孩的身边,他有些不愿意看那小女孩那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眼睛,“我想要知道现在在这个希望城内有什么东西是在发射定位信号。”

    “什么?”那孩子愣了愣,似乎是不太理解。

    “为什么其他的移动城市可以找到这里,这么大的地方不偏不倚的偏偏找到这里。”何方的手指指了指下方,代表着现在这个地方,“如果你能给我提供一个准确的线索,我可以考虑要不要给你一点报酬。”

    “我不需要报酬,我只要你们带我们走!”孩子的眼中是满溢的求生欲。

    “那就要先看你们能不能让我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了。”何方缓缓说道。

    何方心情其实很复杂。

    剩下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也有相当多的孩子,的确就如同赵卫所说,剩下来的都已经是不被选中的,留在这里等死的人了。

    一万个没有任何优势可言的N-PC,他甚至连吸纳对方的理由都找不到,一大片的灰色提醒,放眼望去没有一个值得培育的,甚至这些人的成长值都是低的可怕。

    只是何方同样也在忌惮一件事,他每次只要开阔城市并且城市内被扩大了容量之后,城内就会立刻生成同等数量的N-PC直接填充城市,这些生成的N-PC属性好能力强,并且立刻就能为城市提供税收,并且有相当大的可能出现同原知然那样的精品,甚至是每个N-PC都有其独特的属性天赋。

    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是他开辟的土地上,他不能确认如果自己在这一片并非开阔的土地上新建了城市后N-PC会不会也随之增多,如果没有他从城市内调取N-PC出来发展,那么城内的N-PC数量会不会不再填充而减少。

    何方其实从内心上对希望城抱有了很大的期望,毕竟……

    希望城的骨架实在是保存的太完美了。

    即便是被拆掉了所有的可使用的资源,他也依旧保留着十分精美的骨架。

    何方猜测之所以会保留的如此的完整是因为这里实在是太过于靠近魇兽林,并且已经有一定的生命发展,一旦被魇兽种子寄生就是大规模死亡。

    其他的移动城市因为忌惮魇兽林不肯靠近,而靠近的多是一些同样比较艰难的移动城市,而这些移动城市都自顾不暇,更不要说拆卸和带走这么大的骨架。

    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留下来的绝佳的骨架,何方觉得自己如果要重新建设几乎是直接节约一大堆的资源,而且可以直接进行填充也可以少用一部分钱,再加上四周水草丰茂,还有和魇兽林的巨大的沟壑峡谷保护他的城市,这个地理条件简直是天造地设。

    这还怎么能不动心?

    何方都要馋死了!

    只是这一万多的低劣的N-PC,何方其实……也比较难做。

    见识了N-PC的可怜之后,他不是没有同情心,但是如果不能创造出相应的价值,不平等一旦产生很容易会破坏现在他的城市内的现状。

    同样是努力同样是赋税为什么这些低劣的什么都付出不了的N-PC能够获得和其他人同等的待遇,如果不能做好这个平衡何方感觉会影响到自己的城市。

    这件事还是必须要和吕狐商量一下。

    何方决定先找到‘信号发射器’让诸研暂时对其他城市看看能不能掌握方位,然后先回到自己的城市再去和众人商量一下这里适不适合开发,以及这些劣质属性的N-PC的安置问题。

    跟在孩子的后面,何方看着大孩子一只手牵着一个弟弟妹妹,在前面走着,瘦弱的可怕的后背好像肩负着这两个孩子的使命,努力的挺直腰背让他看起来更有力量。

    “大部分东西都已经被带走,这已经是最后有价值的东西了。”小孩走的很慢,他好像很累,每一步都在夺取他的力气,但是却努力的大声说话彰显自己的价值,“我在灭城之后,在整个希望城里转了个遍,我相信在留下的人之中,只有我是最了解这个城市,曾经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我带路的!”

    何方皱眉。

    听着这个孩子的话语中的意思,难道是他竭尽全力的和任何人展示自己的价值,但是全部在被利用完了之后就被抛弃了吗?

    孩子带他们来到了城市的中层。

    中层很大,何方并没有完全查探,闵至舟显然也没有真正的到达过中层。

    而当他们左拐右绕的到一个曾经仿佛是操纵室的地方,在城市的中心,他看到了第一个在巨大城市中的尚且还能使用的电器。

    电器散发着幽幽的蓝色光芒,被包裹在一个设计的非常结实的玻璃罩中。

    “诸研。”何方问道。

    “是这个。”诸研肯定了何方的说法,“我已经查探到这样东西在源源不断的向着外界发射着信号。”

    “这应该是希望城里唯一一个还能使用的东西了吧。”闵至舟开口说道。

    “怎么办,带走吗?”崇鹰拿出了武器,想要将那东西取出来。

    “你们不能带走这个!”突然带路的孩童挡在了何方等人的面前,背对着定位器张开了双手做出保护状,“还有可能有其他的移动城市来这里,也许还会有很多的人能被挑走的!”

    “可是不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了吗?”闵至舟在一旁说道,语气是并不常见的冷漠,“这里能被带走的都已经带走了,其余的想要带走并不划算。”

    孩子似乎被戳中了伤心处,一咬牙,却倔强着不肯离开。

    诸研通过通讯器和他们说:“现在也不确定直接取走定位器会不会影响到定位效果,最好还是可以直接研究,我觉得我可以亲自跑一趟。”

    何方听着诸研的话,无意识的看向了四周。

    完美的骨架,一些聊胜于无的N-PC,以及他非常需要的定位器。

    “我很想要希望城。”何方喃喃将内心的想法悄悄的说了出来。

    何方的人都听到了,没有人会拒绝何方的要求,只要何方想,那么他们就会双手将希望城送给他们敬爱的造物主。

    “轩轩,你在这个地方做什么?”突然几个成年人出现,见到情况不对立刻挡在了他们中间,而国妙风以自己的身高优势半挡在何方的面前。

    “我想让他们带我们走,婶婶,我想和他们走!”大孩子倔强的抬头和拥抱他的中年女性说道。

    女性的表情微怔,抬头看向何方等人,视线定格在了最前面的国妙风身上,眼中带着几分希冀:“佣兵,你们真的愿意带这几个孩子走吗?”

    国妙风脸色一僵,他的情商并不足以让他找到一个合适现在的话,呆愣着无法回答。

    女性无奈的笑了一声,面色凄苦,显然已经知道结局,她喑哑着声线:“没关系,我们就只是问问,要是带着轩轩你们也会很困难吧。”

    国妙风很尴尬,他从来不懂得应该如何说谎,发现没人接话,只能自己顶上。

    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他看了看此时还有些怔忪的何方,脑海中闪过何方说想要希望城这件事,说道:“困难倒是不困难,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就算是这一万人,救下来也很轻松。”

    此时站在那孩子身边的几个人都愣住了。

    生命力低下的瘦弱不堪的N-PC的脸上短暂的露出了惊愕、期待、希冀,然而转瞬之间变成了愤怒、羞恼,以及突如其来的怨愤。

    “滚出去!”本身还十分和善说话温柔,带着几分笑意的希望城的居民们,突然就这么变了脸色,恶狠狠的呵斥道,“滚出去!你们这些卑劣的佣兵,从我们的城市滚出去!”

    何方还在思索,突然就对上了此时几个居民愤怒又怨恨的双眼,顿时一愣。

    “怎么回事?”何方依稀想起来刚刚国妙风说了什么。

    国妙风也傻了,自己的一句话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效果。

    他们的造物主想要希望城。

    他们会将希望城献给造物主,而这些人更是他们需要征服的一部分,如果能老老实实的被造物主驾驭,一切就会很妥当。

    没有人不想活,他们可以让这些人活,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国妙风并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可是现在显然出现了极大的反效果,所有人都面露怒容。

    崇鹰更是感受到威胁直接亮出了武器对准了已经逐渐聚集过来的人,那凶狠的武器瞬间就吓住了来者的动作。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错了,请你们走吧。”此时抱住几个孩子的中年女人脸上全都是惊恐,浑身都害怕的颤抖着,她甚至都不敢看向何方一行人,“对不起,请原谅我们,对不起。”

    “出去,否则别怪我们!”有人高高的举起了手中毫无威胁力的农具,可是他们的身-体都害怕的一直在颤抖,他们是恐惧的,一边恐惧着一边想要驱赶他们。

    “你们这群……”崇鹰怒火中烧,他不能忍受自己的造物主居然被这些低劣的人威胁。

    然而闵至舟心中突然一惊,面对着弱小的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人,他下意识的压了一下崇鹰的枪,瞬间得到了崇鹰恼怒又愤恨的逼视,瞬间头皮发麻,可是又立刻说道:“冷静一点,副队长还没说话呢。”

    崇鹰立刻注意到他们的造物主,看到他们的造物主居然被这么恶劣的对待后,露出了如此迷惘的神色,心疼的不行,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其他人。

    “先走。”何方皱眉看着突然陷入狂躁的野生N-PC,立刻下达了命令,转身离开。

    然而那孩子却挣脱了大人的钳制,努力的跑到了何方的身边:“带我们走,求求你们了佣兵,佣兵,求求你们……”

    何方回头,看着此时写满了畏惧和复杂神色的N-PC,将自己身上的某一样东西取下来给了那孩子。

    孩子下意识的握住手中的东西,疑惑的抬头,却看到的只是何方等人离去的背影。

    委屈感涌上心头,孩子终于敛去了坚强,无助的哭出声来。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