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集小说网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我靠马甲系统组成了祗王一族 > 第62章 第 62 章

第62章 第 62 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本站小说阅读APP下载,免费无广告 点击下载

    62

    伴随着阿修蕾声音响起来的, 还有系统那万年不变的提示音。

    【马甲卡「阿修蕾」同调率上升至89%】

    地板突然碎裂开来,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两个人不需要过度感知就能轻易发现那种隐藏在地下的诅咒。

    开玩笑,有栖川桥原本是拿这里来打假赛搞大动静的, 怎么可能什么东西都不准备, 单单放一张马甲卡在这里?

    “砰”的一声, 地下的东西破开了还铺着柔软地毯的地板, 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同时从原地跳开。定睛一看,只见坚硬地拔地而起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和阿修蕾身体花瓣同出一宗的藤蔓。

    深绿色的植物上带着硬刺,像无数刀片一样轻松地划开了钢筋水泥, 像是疯了一样在空中摇曳, 直接像是撕纸片一样撕开了整个房间。

    密闭的城堡最顶层被破开, 楼下正在确认所有普通人位置,并且尝试救人的伏黑惠只感觉整个大地都在震动,这种仿佛地震一样的效果让头顶的巨大的灯开始摇晃, 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天花板藏着明显的咒力,藤蔓破开了石板,让这一层都有坍塌的危险。

    伏黑惠瞳孔一缩,楼上陡然增长咒力让他下意识的想要上去帮忙,这个咒灵已经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但是——他的第一要务是救人, 如果他走了, 和直接杀了这些人有什么区别?

    上层还有一批,玉犬的嗅觉已经确认了所有人的位置。

    ——至少要让他们全部离开这个建筑, 大部分的人都没有什么明显的自我意识, 并不是用言语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唯一一个能够和他对话的, 就只有黄濑凉太。

    得他们两个人合作才行,如果用咒力让所有人晕过去在搬走的效率太低了,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更快的方法?

    黄濑凉太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口,知道着阿修蕾对这些人命令的他,提出了一个方案——

    天花板的缝隙越开越大,已经掉落下了碎石。

    没有任何犹豫,伏黑惠反手两个大拇指勾在一起。

    「鵺」!

    巨大的猫头鹰从影子中飞出,托起了咒力挡住了坠落坍塌的天花板。

    下面的情况不容乐观,就更别提楼上了。

    吉野顺平的淀月被藤蔓紧紧的束缚起来,尖刺扎进了淀月的身体内,毒素洒在藤蔓上会让藤蔓缓慢枯萎,但是枯萎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再生的速度。

    式神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强行再使用可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连吉野顺平自己的双臂上也沾满了血迹,衣服被撕扯开,细密的伤口刺激着他的痛觉神经。

    和他相比,虎杖悠仁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大腿被贯穿,脸上被划出了长长一道伤口,粉色的头发被染得更深,唯有那一双眼睛周围没有受到一点攻击,亮得惊人。

    “没有用的,你们连真正的阿修蕾都触碰不到。”阿修蕾踩在柔软的藤蔓上,光着的脚却一点也不担心藤蔓上的刺,手指间把玩着黑色的羽毛,身上为数不多的一些伤口来自于吉野顺平「戒之手」的能力。

    但是,这些伤阿修蕾也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实际上还是有伤害在的,不过有栖川桥觉得自己可以再逼一逼,于是就用技能卡「祗王夕月的十字架」给马甲卡加了点血。

    让阿修蕾看起来更加游刃有余。

    一切都是强撑门面,但是看起来很厉害就足够了。

    “真的是,和你们这么一闹,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泠呀大人的任务啊——不是说来自投罗网的会是那个操纵咒灵的小鬼吗,那个是诅咒师到底靠不靠谱,麻烦死了。”阿修蕾假装抱怨着吐露出情报来,服侍的眼神中带着冷意,“要是没有完成任务的话,泠呀大人生阿修蕾的气了可怎么好?”

    突然,阿修蕾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用黑羽封住了下面两人的退路,有些兴奋道:“说起来,你们都是咒术师。如果用你们来作为威胁的话……你们说,那个小崽子还不会自投罗网?”

    到了这一步,虽然吉野顺平并没有参加姊妹交流会对“操纵咒灵的小鬼”并不熟悉,但是虎杖悠仁却是知道的。

    “也就是说,你的目标是神命君。”虎杖悠仁一手抓住攻来的藤蔓,以手为刀将其砍断。

    心里没有说出来的是疑惑,为什么她会觉得原本应该来的是神命正宗。

    任务……虎杖悠仁只能想到这个。

    他对所谓的“高层”可体会的很清楚,之前少年院的时候那些人就有意要送自己去死,为此还连累了伏黑惠和钉崎野蔷薇。

    那这一次呢?

    又是故技重施?

    可是他明明听五条悟说,现在总监部在尽力拉拢神命正宗,而神命正宗本人的立场也非常暧昧。老师还专门嘱咐他,暂时不要和神命正宗走的太近。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神命?谁?名字……谁会在意那种称谓啊——”阿修蕾手指成爪,兴奋的一划,带出来的冲击力打了下去。

    原本就不堪重负的地面彻底坍塌,原本有数层的城堡已经全然看不出原貌。

    此时,吉野顺平虽然只能隐约从之前和同学们的交流里对上一个“神命正宗”的名字,但是他现在脑子里真正过的,却是更前面,阿修蕾提到的话。

    什么叫做“真正的阿修蕾”?

    意思就是说,他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个形象,并不是阿修蕾本身的形象吗?

    有什么东西如同迷雾一样笼罩在阿修蕾的身上。

    “唔——!”一个不查,藤蔓贯穿了吉野顺平的肩膀,他忍着疼痛将其斩断,大脑飞速的转动着。

    自己「戒之手」的能力能够对阿修蕾起效,她也提到了“泠呀大人”的名字,那就是衹王能力的对象吗?

    他就是丛雨姐弟说过的,衹王家的另一面?

    是祗王泠呀的咒灵,刻意对高专的一个学生出手。

    这不是衹王内部的问题,还延展到了阿修蕾刚才提起的诅咒师——合作。就像是现在黄昏馆中的「戒之手」和咒术师的合作,祗王泠呀也和诅咒师进行合作了吗?

    吉野顺平把脑子中这些世俗的问题暂时抛开,全力集中在眼下。触及到阿修蕾本身,也就是「真身」?

    能够让咒灵显现「真身」的——

    「解缚」!

    吉野顺平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个词。在黄昏馆上课的时候,祗王夕月曾经专门给他讲解过专司攻击和专司防御「戒之手」之间的区别。

    那时候他的能力还没有完全分化,还不知道他是专司攻击还是专司防御,所以笼统的课程他都有知道一些。

    攻防能力方向自不必说,「戒之手」的搭档在这一方面并没有卡得很严。关键在于「解缚」的能力——这个只有专司防御「戒之手」才能够使用的力量,能够将剥离咒灵、咒力、咒物甚至是一部分术式。

    换句话说,就是能够让被剥离的部分,显露「真身」!

    一下子,吉野顺平感觉自己的想法连通了起来,一条能够真正触及到阿修蕾的路明晰了起来。

    他是专司攻击的「戒之手」,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搭档——

    「戒之手」对“搭档”之间的要求,很严格的同时也很简单。

    彼此之间的信赖,不会被外物所改变的信任——真正的同伴。

    都是说出来容易,但是达成却很困难的话语。

    不是人来选择这份力量,这份力量是会自己选择人的。

    选择一个,然后再根据已有的「主人」来选择搭档。

    待人至诚——吉野顺平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看人多么准确的存在,但是这些日子的相处中,虎杖悠仁和伏黑惠无疑是和他关系最好的两个人,而前者更接近于“朋友”,后者则偏向了“老师”。

    看着吉野顺平带着些试探和思考的眼神,有栖川桥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对方已经想到了他所想要传达的东西。

    那就是时候加一把火了。

    布偶咒灵趴在废墟下,用所有人都你能听到的声音大声道:“阿修蕾大人,目标出现在神奈川,正在和真人大人交手!”

    都是自导自演。

    “诶——为什么会在那边啊!”阿修蕾眼睛都瞪了起来,相当不满的瘪嘴,“肯定又是那个丑家伙做了什么吧!他想要做什么,难道是要争夺泠呀大人的宠爱吗!”

    提到这个可能性,阿修蕾整个人都炸了起来,连粉色的长发都不由自主的被咒力扬起,下手的攻击都松了不少,仿佛精力已经放在了更重要的事情上,全然不把下面抗争的咒术师放在眼里,牙齿咬紧,“竟然敢和阿修蕾争夺泠呀大人的宠爱,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阿修蕾眯眼睛一眯,脸上的魔纹动态燃烧了起来,黑色的羽翅在月光之下放大了数倍,几乎将所有的光源都笼罩了起来,地面上的藤蔓伴随着阿修蕾的动作躁动着,和她的情绪相互呼应。

    激动的语气在一瞬间冷淡了下来,“收藏品想要多少都会有的,但是阿修蕾绝不会让泠呀大人失望的。真遗憾,本来还想和你们再玩玩的,不过现在,就请你们赶紧去死吧。”

    冷漠的声音一落,阿修蕾身上的杀意暴涨,让人有一种本能的寒毛竖立。

    这是一种接近死亡的威胁!

    虎杖悠仁几乎是本能的感觉到了身体内属于两面宿傩的咒力在躁动着。

    那种带着诅咒一样邪恶的声音在他的身体中不断回响,夺走了他一瞬间精力的同时,阿修蕾延长如剑的指甲穿过了藤蔓和黑羽制造的防御间隙,直冲着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而去。

    一个无法思考的瞬间,吉野顺平再也没有了一点细想的精力,他和虎杖悠仁在打斗中早就贴近了战场。挥鞭卷起虎杖的手臂向自己的方向一拉,让他错开了贯穿地面攻击的同时,自己的腹部几乎被阿修蕾整个撕开。

    “吉野!”虎杖悠仁脸上属于两面宿傩的眼睛好像跳动了一下,以他为中心的咒力将数米长的直接截断。这样大面积的贯穿伤绝对不能让阿修蕾有机会把攻击物再抽会去。

    要用吗,两面宿傩的力量?

    有了上次的教训,虎杖悠仁心中是犹豫的。

    吉野顺平不顾腹部被的伤口,阻止了虎杖悠仁准备攻上去的动作,转过来抓住了他的肩膀,套在指根的银圈发亮,“时间不多,我长话短说,要想真正祓除阿修蕾,需要使用专司防御「戒之手」的力量「解缚」。”

    “可是,我记得吉野你是专司攻——”

    “我是攻击,所以我才需要一个防御的搭档!”他打断了虎杖悠仁的话,现在可没有什么答疑解惑的环节,虎杖悠仁甚至不知道「戒之手」的核心和他们所需要宣誓不能背叛的对象——衹王夕月。

    按照黄昏馆的程序来说,直接赋予「戒之手」的能力是违规行为。

    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剑都已经压在脖子上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做详细的解释和仪式?

    祗王夕月在选定、认同吉野顺平的时候就曾经告诉他,不论未来有何种选择,夕月都会相信他。

    不论任何时候,都不要放过自己的灵感,不要犹豫去做下决定。

    既然如此——

    “虎杖悠仁,”吉野顺平第一次非常正式的叫出了对方的全名,表情和眼神严肃又认真,声音都带上了几分低沉的感觉,“你愿意成为吉野顺平的搭档,和我一起接受「戒之手」的束缚和宿命,并起誓永远不会背叛我们之间友谊和羁绊吗!”

    几乎是一瞬间,虎杖悠仁就明白了顺平的意思。

    愿意吗?

    他对「戒之手」本身一知半解,也不明白所谓「戒之手」的束缚和宿命。

    但是,他愿意相信吉野顺平,在这个生死关头,他愿意相信对方的判断,并且——不会背叛友人!

    “虎杖悠仁,愿意。”他本来就待人至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的话没有一点被局势所迫的感觉,从心底里升起来的认真在一瞬间就获得了戒指的认可,两人之间的羁绊被连接在了一起。

    话音一落,吉野顺平手上的光线大亮。

    “什么东西!”阿修蕾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大量的黑羽和周围的藤蔓一拥而上。

    戒之力呼应成一道带着相当纯净祗王夕月的力量扩张开来,像是一个结界一样将外界的攻击尽数挡了下来。

    光圈刺目得让人睁不开眼,倒是里面的两个人全然不受影响。

    隐藏在吉野顺平戒指中的另外一半力量顺着两人呼应的誓言涌出,像是锁链一样延展开。

    “叮”的一声脆响,虎杖悠仁就看到自己食指上套上了的金属指环,和吉野顺平手上的缺口对称,樱色的纹路闪烁着隐约可见。

    时机正好!

    外面的有栖川桥看准了这个机会——

    【技能卡使用:「祗王夕月的十字架」】

    技能卡的力量和结界同源,不动声色地沿着光延伸进结界内。阿修蕾把指甲眼神的咒力一撤,青绿的颜色爬上了吉野顺平的身体将腹部的伤口和诅咒痕痕迹尽数销毁。

    逸散的能量帮助吉野顺平和虎杖悠仁恢复了些许的体力和咒力。

    紧接着,光源像是一种能量往开一扩,在暗下来之前、在阿修蕾马甲卡的配合下,将所有的黑羽和藤蔓清理一空。

    月光之下,废墟之上。

    飞在空中的阿修蕾和地面上比肩而站的两个咒术师对立,两股咒力正在无形的撕扯着对面。

    “「戒之手」……”阿修蕾手腕上的青筋迸起,脸上的魔纹眼神开来,几乎遍布了半张脸,“就不能为了美丽的阿修蕾赶紧赶紧去死吗!”

    说着,阿修蕾翅膀一挥,黑羽横在面前。

    “唰”的一声尽数挥下。

    像是子弹凌厉的战场一样,地面上被无数的黑羽激起了漫天灰尘,遮挡着视线。

    咒力源没有消失。

    阿修蕾眼睛一眨就看到从烟尘中甩开的长鞭,鞭子鳞片般的缝隙里卡住了密密麻麻的黑羽。

    “真是麻——”

    还不等阿修蕾抱怨的话说出口,破空音直接刺入了耳中。

    在身后!

    她转身到一半就感觉肩膀一阵撕裂性的疼痛。

    “啊!”

    她惨叫了一声,右肩膀到锁骨整个被撕开了一半,花瓣顿时洒落了下来。眨眼间,她的肩膀就开始重组。

    但是这次恢复的时间明显要比之前慢很多。

    “果然,「戒之手」的力量对你造成的伤害更大。”吉野顺平神色果然,随手一甩便让溢出的毒液将黑羽腐蚀干净。

    “咒具是私人订制吗,好厉害。”虎杖悠仁看着自己手上带着的拳刺,完美契合着手指的粗细,一黑一白分在左右两手上,顺着握拳时的方向,中指两侧像犬齿一样的刺朝内,无名指和食指契合犬齿刺向外,最边缘连接着掌心方向的菱形凸出像是军刀一般,薄而利。

    很明显,这是戒指根据虎杖悠仁自己的战斗模式进行的演化。

    堪称人工智能。

    阿修蕾扶着自己的右肩,被「戒之手」能力制造的伤需要更多的咒力和时间进行恢复,也会给她真正的痛感。

    “可恶的「戒之手」,没有仪式怎么能成为「戒之手」啊!”阿修蕾想不通,但是恼怒的声音让她已经无暇去思考那些问题,鳞片在身上泛起了微光,像是抖擞了一下,整个硬质化了起来,像是一个盔甲一样覆盖在身体上,“这下看你们怎么伤害阿修蕾!”

    手腕处的鳞片延长,在手心里和滑落的花瓣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把会动的长剑。

    下一秒,三个方向同时动了起来。

    吉野顺平屈膝跳起,极限延伸的鞭子带着他特有的毒素借着武器的灵活性绕过了阿修蕾的正面,丢出的匕首和阿修蕾短兵相接,也借着她挥剑的空档,从身后紧紧的束起了阿修蕾的翅膀,夺走了她灵活移动的能力。

    与此同时,虎杖悠仁从侧面起,拳刺毫不留情的攻击向了阿修蕾的正面。

    阿修蕾的长剑击碎了吉野顺平丢出的咒具,然后反手一挥,剑锋和鞭子摩擦出了火花,却没有阻止过长的鞭身绕到身后。翅膀上的撕痛刺激着她的神经,碰撞着鞭子的剑直接向下一切,卡住了虎杖悠仁的拳刺。

    但是「戒之手」的武器必能不是看上去那么直白的,正中两个齿刺卡着剑锋,虎杖悠仁将手一斜,侧面的菱形刺瞬间延长,在阿修蕾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的瞬间,击中了阿修蕾。

    硬质化的力量让攻击没有贯穿,但是阿修蕾失神的瞬间,虎杖悠仁另一只手马上补了一拳,让她整那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废墟中。

    碎石和灰尘扬起。

    落地,两人不敢放松。

    他们俩的配合还远不够默契。

    “虎杖,要用「解缚」的力量才行。”

    “「解缚」……要怎么用啊?”虎杖悠仁捂脸,手上的拳刺用起来非常顺畅,甚至连长度都能跟随他的需要进行改变。

    但是「解缚」——他没有接受过任何「戒之手」的训练,对「解缚」的理解全部都停留在碓冰愁生的身上。

    只是且不说碓冰愁生每次用能力几乎都是对着他用,他理智上是很少见「解缚」使用方法的,而且碓冰愁生的力量和他明显不同,并不具有参考价值。

    “如果说「戒之手」的力量是内心的回答,那么「解缚」就是对力量的叩问。”吉野顺平自己也没有「解缚」的力量,但是丛雨九十九和他交流过,祗王夕月也和他解释过。

    所以只是玄学理论的话,他能说上一两句。

    更多的,就只能靠虎杖悠仁。

    谁知道这个力量不是获得之后马上就是能使用的啊!

    阿修蕾这时候也站了起来,她手颤抖着摸到了脸上的一道伤痕,从嘴角一路延伸到了眼尾。

    横在脸蛋上的一条明显的血迹。

    “啊——!”阿修蕾大叫了出来,眼泪大滴大滴的从没有伤口的那一边流了下来,“竟然敢伤害阿修蕾的脸,不可原谅、不可原谅,绝对不可原谅!”

    【马甲卡「阿修蕾」同调率上升至95%】

    背后的羽翅被刚才的鞭子刺入了过多的毒液,短时间内丧失了飞行的能力。但是她显然更在在一定的是自己的脸。

    阿修蕾的咒力像是失控了一样,激起了地上的废墟,石块在她的控制下悬空起来,一挥间砸向了两人。

    但是几乎丧失了理智的攻击并不奏效。

    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朝着两个方向躲开,同时手上的动作也不停,新一轮的攻击开始。

    吉野顺平尽力的帮助虎杖悠仁制造靠近阿修蕾的机会。

    趁着阿修蕾越来越乱的攻击节奏,吉野顺平近身双手拉着鞭子像是套环一样将阿修蕾的手和剑锁在了一起。

    他的力量没有阿修蕾的大,这样的“锁”最多也只能持续两三秒的时间。

    但是这个时间足以让虎杖悠仁死抓在阿修蕾的翅膀上,延长的菱刺扎在翅根上,虎杖悠仁一脚踩在阿修蕾的背上,双手用力往后以扯。

    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和扑面而来带着腥味的花瓣,阿修蕾的翅膀被生生扯了下来。

    此时,阿修蕾用力挥动长剑逼退了吉野顺平,攻击的对象不是面前最容易的攻击的人,而是转身去砍虎杖悠仁。

    极强的动态视力和反应神经让虎杖悠仁清晰的看到了长剑的轨迹,身体一低,躲开了第一下冲击,手撑在地面上,身体悬空,肌肉缩紧再放开,脚自下而上踹到了阿修蕾的下巴上。

    虎杖悠仁的力度让她有些发懵,往后退了两步。

    吉野顺平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虽然人后退了,但是武器却很长,从背后狠狠的卷在了阿修蕾的脖子上,把被踢了一脚的她往自己的方向一拉。

    密集的配合让阿修蕾没有来得及调整姿势,整个咒灵往后一闪。

    这次的菱刺几乎切开了阿修蕾的脖颈。

    突然,咒力一停,她的身体突然膨胀了起来,原本和人类相似的状态被打破,爆发开来的诅咒让她的身体化为了半龙一样的感觉。

    腰腿都变得粗壮了起来,手变成了兽爪,几乎断掉的头颅根本没有被在意,双手前后一抓。

    鞭子上传来的拉扯感让吉野顺平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放开武器,被拉回去太危险了。

    鞭子在空气中消失,伴随着他向后的翻滚重新凝聚在掌心。

    虎杖悠仁压低重心,几乎是用贴着地面距离撤离了原地。

    阿修蕾的声音变得不那么娇嫩了,甚至带上了一股兽意,竖瞳紧盯着虎杖悠仁,“现场继承什么的——成为「戒之手」需要的训练你都没有过吧,不会用能力吧——我是不会被你们这些货色杀死的!”

    话音才落,突然一道黑影闪过,紧接着尖利的牙齿咬在了阿修蕾的腿上。

    这是伏黑惠的玉犬。

    有栖川桥摸着时间,他还不应该这么快结束对普通人的救援啊。

    那些傀儡一样的人不可能会听伏黑惠的言语,都是要打晕搬出……不对,他们身上带着阿修蕾“捉迷藏”的命令,会追捕黄濑凉太的位置。

    也就是说,只要伏黑惠和黄濑凉太合作,以后者为饵,那些人就会主动离开城堡去追,到外面再打晕他们效率就会翻倍。

    阿修蕾用爪子将玉犬击飞,紧接着就感觉天降落雷。

    金色的电光带着极强的电压,连不导电的地面都焦黑得开裂,阿修蕾的身体有鳞片隔绝,可是被玉犬咬开的一个口子却成了破绽。

    大量的电流进入到她的身体之中,不是致命的伤害,但是麻痹的感觉却让她迟钝了起来。

    虎杖悠仁闭上眼睛,“叩问”——是叩问自己还是叩问咒灵。

    是为什么要获得力量,还是为什么要伤害无辜的人。

    不,两个问题的回答本身就是一样的。虎杖悠仁没有迷茫过,他所选择的道路一往无前——

    他握紧了拳头,拳刺上的特殊金属伴随着他的意志和咒力发亮。虎杖悠仁感觉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抓住灵感,顺着这种感觉,他挥拳而出。

    延长的菱刺和齿刺伴随着拳头穿过了阿修蕾的身体,特殊的力量在穿过阿修蕾身体的时候,延长的刺几折成了荆棘一样的锁链,从阿修蕾的身后不断涌现,将咒灵死死的绑了起来。

    ——「解缚」。

    在荆棘的作用下,阿修蕾皮肤表面像是干裂的花瓣一样碎开,然后一快一块的掉落了下来。

    外层这是什么术式吗?

    宛如咒力的替身一样。

    只要这个东西不破,阿修蕾就永远不会有致命伤。

    「解缚」终止了这个效果,那现在露出来的就是本体!

    一瞬间,吉野顺平就意识到了这件事。

    伏黑惠「鵺」的电光制造出来的这个麻痹的瞬间,吉野顺平一脚踩在地上,借着反作用力向前,身体当中所剩不多的力量被全数榨了出来,鞭子的质感变硬,从鳞鞭变成了骨鞭。

    “飒——”

    吉野顺平切了下去。

    【马甲卡「阿修蕾」已损坏】

    【系统修复中——】

    【系统修复中——】

    【修复失败。】

    【马甲卡「阿修蕾」已碎卡】

    【确认回收,马甲卡「阿修蕾」碎片能量】

    有栖川桥快速接引着这股马甲卡碎卡产生的能量。

    然后——

    【主系统修复中——】

    【马甲卡「阿修蕾」碎片能量已使用】

    【主系统修复进度12%】

    哦哦哦——等到主系统全部修复连接好之后,他就能重写数据,联系上本部了!

    伴随着一股有些刺耳的声音,阿修蕾的身体彻底化成了枯萎的花瓣消散在了空气中。

    赢了……

    神经一瞬间终于放松了下来,咒力被完全榨干,吉野顺平感觉一阵脱力,身体向前一倒。

    伏黑惠一把扶住了他。

    附近已经没有了明显的咒力痕迹。

    伴随着阿修蕾的消失,远处沉溺在不知美梦还是噩梦的人逐渐苏醒了过来。被夺走了精神也回到了阿修蕾收蔵品的体内。

    只不过被敲晕了的身体状态暂时不允许他们醒过来。

    这个用阿修蕾能力所构建的半成品生得领域也坍塌了下来,城堡的废墟铺在地面上。

    辅助监督又有的忙了。

    虽然是私自行动,但是总体而言结果是好的。

    单独联络一下伊地知先生吧。

    还有五条悟,追责之前,还是和直系老师通个气儿。

    不过那个人的话,比起追责,会赞叹他们的行为也说不定。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